鄧羽風眼中閃過一絲寒氣,戰刀倏然浮現在肩膀上,單手握住。這心神相修的寶刀,已經是他最後的財產了,就連戰衣都在鐵淚的那一擊下徹底粉碎。

「將他擊退便可,我們先回到岸上才好,天曉得這海里還會出現什麼東西如果能殺了這兔子,那當然是最好的了」

李雲霄對這片海域也是心有餘悸了,臨空一招,九柄北天寒星劍浮現在身前,凝出劍形。

其餘五名武者見有人帶頭,也是士氣大振,紛紛取出玄器來,灌入元力其中,幾件玄器的嗡鳴聲散開。

那兔子見狀,似乎愣了一下,這時才發現除了兩人之外,其餘之人的修為都不在他之下,反倒有些猶豫起來。

李雲霄冷喝道:「他不打,我們打,出手」

他單手一指,那九劍劍形倏然斬出,橫空而去。

鄧飛魚毫不猶豫,一擊刀芒隨後跟上,他的大殺刀寒氣凌冽,一下就斬裂空間,追上了李雲霄的九劍劍形,幾乎是同時落下。 那大兔子感受到了危險,猛地一甩耳朵,身上聚集起雷電之力,形成一個橢圓的雷球,防禦在身前

「轟」

刀芒劍氣,瞬間斬破它的雷盾,將雷霆的防禦之力劈開,轟擊在兔子身上,將那巨大的身軀震退。

兔子已經明白不敵,借著後退的勢急忙一躍而起,朝著身後逃去,鬼哭狼嚎的凄厲叫聲從口中傳出,讓人一陣耳朵刺痛,氣血翻滾。

眾人急忙運轉元力封住五感六識,同時感到即士氣大振,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幾乎要歡呼起來了,刀俎和魚肉的角色瞬間互換。

一人雙眼冒光,興奮道:「這可是九階妖獸,殺了它換取的元石夠一輩子修鍊之用了」

另一人不屑的冷哼起來,道:「哼,傻瓜才會拿去換元石,這可一身都是寶貝啊」身為武帝強者,可能未必有好裝備,但至少修鍊的元石是不會缺的

「還等什麼?追啊」

第三人忍不住了,搶先就朝那兔子追去,眾人這才一個個緊隨其後,李雲霄和鄧羽風互望了一眼,也追了過去。

鄧羽風此刻一身窮光蛋,也想弄點好東西來,而李雲霄更是不會放過這隻兔子,那變異的雷霆雖然只是妖雷,但對他的雷訣修鍊好處還是極大的。

那兔子體型雖然巨大,但跑起來還是極快,它在空中跳躍式的前進,雙腳並不落地,幾個躍起之下就已經在數千米之外,比眾人的遁術不逞多讓。

「哼現在知道逃了?剛才追殺我等的時候是多麼的愜意」

一名三星武帝強者臉上滿是陰霾,他雙手打出一件箭矢般的玄器,「嗖」的一聲破空而去,在前方猛烈爆開,化作罩了下去。

那兔子落下,它雙耳上的電芒一閃,立即一層藍色的電罩頂開。

李雲霄立即拿出暮雲鏡,鏡光照耀過去,直接將一方空間鎖定,兔子的身體和雷電之力驟然停滯了下,罩住,從空中跌落了下去。

「轟」的一聲重重摔在地上,一股巨震之力衝擊開來,將周圍都盡數夷為平地。


眾人大喜,急忙遁飛中掙扎的兔子,立即各種絕招打出,狠狠的報復起來,一下子光芒震天,打的那兔子鬼叫不已,兩隻耳朵直接耷拉了下來,貼在臉上,似乎是一種防禦狀態,眾人的招式雖狠,卻很難傷它分毫。

「大人,還請您出手這隻妖兔的防禦太強了,我們的攻擊竟然打不進去

那名三星武帝立即向鄧羽風求援,他已經是五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了,都不能破開那妖兔防禦,而且看樣子那兔子還在不斷蓄勢,準備反撲。

李雲霄道:「這兔皮堪比九階戰衣,而且在它的雷電之力下防禦力倍增,的確不是普通武帝能破開的。」

鄧羽風點了點頭,道:「還請雲少為我護法,我傷勢並未復原,戰這妖兔較為吃力。」

那五人都是露出古怪之色來,李雲霄的實力在場內是最弱的,竟然找他護法,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門道不成?

有兩人盯著李雲霄看了一陣,似乎認出了他的身份,這才露出恍然之色來,但即便如此,也覺得有些誇張了,身旁的那位大人可是五星武帝強者啊

李雲霄點頭道:「羽風兄儘管出手,我在一旁掠陣。」

正說著,那兔子身上一陣「荸荸」的聲音響起,越來越淡,化作青煙彌散。

那名三星武帝臉色大變,駭然道:「都退」

「砰砰砰」

連續三聲爆響,那圍攻兔子的三名強者莫名受到巨力衝擊,一股力量直接打穿他們的身體,爆出團團血霧,震飛了出去。

其中兩名武帝生死命懸一線,急忙將各種保密的丹藥取出吞下,還有一名武尊巔峰強者則是直接爆了肉泥,徹底隕落了。

這一變故立即讓幾人都是大驚失色,兔子的眼珠子似乎更紅了起來,「砰」的一聲雙腳一瞪,巨大的身軀就臨空飛起,將血月擋住,竟然遮天蔽月的看不到光芒。

剩下的四人都是臉色大變,那兔子似乎進入了發狂狀態,身上的氣息暴戾無比,整個空間都變得極為敏感,到處發出「噼啪」的電弧聲,一道道的雷電如同蚯蚓丨般到處浮現而出。

兔子身上也有電流不斷穿梭,受到那雷電之力的影響,整個身體漸漸化作淡藍色。

四人駭然的發現,自己也受到這極強的雷電場能影響,元氣護體之外也有電弧不時的跳出來,而周身元力開始消耗的極快,力量似乎被壓制了。

其中唯一沒受影響的便是李雲霄,那些在身體附近閃爍的電弧反而受到一股吸力似的,直接被他的身體吸收了進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則是越來越強

鄧飛羽看的一下震驚,立即明白了過來,一臉的羨慕道:「雲少此刻運轉的功法可是那陸簡博傳授的雷訣?」

李雲霄道:「正是。我開始還擔心這雷訣會有問題,現在稍稍試了一下,感覺很好。」


鄧飛羽苦笑道:「此消彼長,我們的力量則是被雷電場能壓制下來了,想要打贏這隻兔子,怕是一場惡戰了。」他雙手抓住戰刀,擺開架勢來,做好了一拼的準備。

另外兩人也是手持玄兵,萬分警惕起來,那兔子懸在空中之上一動不動,但皮毛的顏色確實越來越藍,顯然是在蓄勢。

終於,那兔子動了,頭顱往下望了過來,兩個眼睛如同寶石紅玉一樣,美艷的有些妖異,一道藍色的光圈浮現在兔子的周身,好似星環,兩個耳朵上出現了一圈圈的雷紋,蘊含規則,整個天空的畫面太美不敢看。

兔子的嘴巴不斷地荸細語,那藍色星環旋轉起來,整個天地間的雷電場能都受到影響,那星環突然間壓了下來,一股雷鳴風暴在其中形成,整個天地被雷威壓得完全變形

「怎麼會這麼強?」

鄧飛羽大驚,刀芒連續斬出,在身前凝出一個巨大的刀符,激射而去。

雷霆星環落在那刀符上,兩股驚天之威不相上下,將天空完全壓成兩種顏色,刀氣和雷霆都不斷地崩離瓦解,整個天幕全部被破壞掉。

另外兩人臉色慘白,在這等威勢的攻擊下,他們也不過堪堪只有自保之力,那名三星武帝還好,手中寶劍橫空而出,一下將四周的靈氣盡數吸入其中,在周身結出淡青色的光罩,射出一道劍芒,往星環上斬去。

李雲霄抽出千秋霸刀,左手在刀身上一摸而過,真龍之淚立即將屍蹩本體喚醒,一飛衝天。

他對雷電有極強的親和力,此刻也感到有些不妙,兔子的那雷電場能似乎並非它本身的力量,有種無窮無盡的感覺。

「砰隆」

刀符終於被壓得破碎,化作驚天刀芒四下散開,那三星武帝的劍芒更是瞬間沒影,隨後大屍蹩沖入星環內,終於將那片藍色雷海撕裂開來

「轟」

星環破碎掉,凝成一股巨大的雷霆,直接將大屍蹩震落下來,轟入大地之中

整個地面瞬間灰飛煙消,雷電沒入其中,開始將大地寸寸瓦解,力量一直延生到了大海,捲起衝天海浪往前推去。


先前被兔子震傷的兩名一星武帝,正在下方苦苦療傷,駭然的望著那雷電餘波席捲而來,整個地面全部被掀翻摧毀,再也顧不得傷勢,強行提起一口氣想要遁逃。

但已經晚了,在兩人騰空而起的瞬間,就直接被雷電餘波之力卷了進去,連同大地一起化作漫天碎屑。

李雲霄等四人也駭然的紛紛出手防禦,盡數被震飛數百米遠,雖然未受內傷,但體內氣血翻滾不已,胸口感到極度壓抑。

兔子在施展完這恐怖的一擊后,從天空中往遠處跳了過去。

「轟轟轟」

一連跳了數下,雙腳不佔地,臨空而起,將天空都震得劇烈顫抖,越來越

幾人望著那兔子的背影,都是一陣心驚,再也不敢追了。

李雲霄臉色陰沉不定,臨空掐了個指訣,往大地內打出一道符印,頓時一道寒芒射出,落在他手中,正是被打落的千秋霸刀。

此刻刀身上靈氣盡失,上面還覆蓋著一層淡淡的藍色微光,透出雷電之力來。

李雲霄心頭大震,這千秋霸刀乃是頂級的九階玄器,竟然被這雷電場能完全壓制住了,這絕不是普通九階初級妖獸身上的雷元素可以做到的。

「呼終於走了,太恐怖了」

那名三星武帝發白的臉色開始微微回血,重重的鬆了口氣。

另外兩人也是一陣心有餘悸,特別是鄧飛羽,更是有種心灰意冷的感覺,剛才那一道星環雷霆,就算他巔峰狀態,底牌盡出,也不過如此了。

他可是五星武帝啊,而這僅僅是地老天荒內的一隻九階初級妖獸,這一打擊讓他更加沒有探險的念頭,只想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等到出去。

還一章要晚點更,感謝大家的打賞,情誼無法盡數,謝謝大家 其餘兩名武帝的想法同鄧飛羽一模一樣,在兔子跳走後,便立即道謝告辭,化作兩道光芒往另外的方向而去。

鄧飛羽道:「雲少,此地妖獸的戰力遠遠超過同階,危險程度太高了,你還是別去探險了。」

李雲霄沉思了一陣,收起那千秋霸刀,整個人恢復了平常之色,道:「無妨,飛羽兄自己去找個地方修鍊吧,就此別過了。」他的目光凝視著那兔子逃走的方向,心思重重的樣子,化作一道光芒就飛去。

鄧飛羽似乎看出了李雲霄的心思,心中一驚,也急忙追了上去,道:「雲少不會是想去追那隻兔子吧?」

李雲霄呵呵一笑,道:「正是。飛羽兄也應該知道,陸簡博給我的雷訣需要至少五種的絕強雷霆才行,這兔子剛才施展出來的雷霆之力,絕對夠格了

雖然早有猜測,但鄧飛羽還是大吃一驚,駭然道:「雷電雖然不錯,但也得有命拿啊」

李雲霄淡然笑道:「我自有辦法。」

鄧飛羽臉上神色陰沉不定,猛的咬牙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以報雲少先前的救命之恩」

李雲霄訝然,想不到此人還是如此重情義,但還是拒絕道:「不用,我有秘法可以制服那兔子,有你在身邊我反而不便施展。」

李雲霄說的很直接,意思就是他的秘法不方便在外人面前展露。

鄧飛羽愣了一下后,立即瞭然起來,他心中也一直很好奇李雲霄是怎麼從鐵淚和陸簡博手中活下來的,而且當時的情況看,反而像是他趕走了他們,這種疑問一直都壓在心底沒好意思開口問。

這下當即明白了過來,但內心也萬分震驚,那秘法竟然如此之強。

「既然如此,那一切小心了」

鄧飛羽告辭道:「等出了地老天荒,一定要來我托天宇樓做客,讓我盛情款待,以答謝救命之恩。」

李雲霄笑道:「如果有空的話,我會的。」

兩人當即在長空上分手,分別化作兩道光芒往不同的方向而去。

李雲霄離開鄧飛羽后,化作一道雷電,迅速的賓士,很快便追上了那隻兔子,這才顯化出身形,緊緊跟在其身後,想要一窺究竟。

那兔子現在也已經匱乏,在空中跳了長時間后,跳的越來越低,終於在一座巨大的山峰前落在了地面了,緩慢的行走起來,直接走入了山峰內。

那座山峰高聳入雲,其深無比,兔子那巨大的身軀進入裡面后竟然看不見了。

李雲霄微微皺起了眉頭,化作一道光芒也飛了進去,裡面全是大的令人恐怖的樹木,似乎生長了無窮歲月,每一株都要百人合抱。

而且山峰中還隱隱散發出不少強大的氣息來,讓李雲霄萬分警惕,雖然他有月瞳在身,但天知道這地老天荒里都有些什麼怪物,一不小心隕落了的話,那就玩笑開大了。

很快便追上了兔子的蹤跡,一直朝著山頂「蹦蹦跳跳」而去,速度極快。讓人詫異的是,在這山峰內跳躍,竟然不會引起震蕩。

李雲霄的神識很快便辨識出了這山體的性質,竟然是一種極為堅固的土系元素構成,品極為七階

如此大的一座山竟然是七階原料

這個發現讓李雲霄嚇了一跳,瘋狂的生出了想把整座山都搬走的打算,那瞬間就能成為天下首富。

但山體內不時感受到的強大氣息,還是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即便是前面的那隻兔子,在山中跳躍也是一副極為小心的模樣,不敢張揚。

片刻后,那兔子終於登頂,已經在雲海之上,極目望去,天空遼闊,巨大的血月仿若亘古以來就不變的屹立在那。

李雲霄靜靜的隱匿在兔子身後,以他的魂力之強,不被兔子發現是很容易的事。

現在一望那雲海之上的空靈,還有那血月的亘古,突然有了一種萬古長空,一朝風月的惆悵,眼眸中隱隱滾動著一股力量,與天空中的血月相互影響。

「砰」

那兔子直接臨空躍起,往前一跳,在地上震起些許塵土,巨大的身軀憑藉一躍之力彷彿在空中飛行,往一處雲朵上落去。

「啪啦啦」

兔子躍入那雲海里,竟然震起萬道雷光,沖入天際,將天空染藍。

那朵白雲剎那間變為藍色的雷海,輻射開來,將四周的雲朵全部併入進去,化作連片的藍色雷雲,閃爍不停。

那兔子靜靜的躺在其中,雙耳不斷的有電環閃動,如同在充電般。

李雲霄的臉色在那藍光映照下閃爍不定,他的神識立即散開,覆蓋整個雷雲之海,將其中的動靜察覺的一清二楚。

「果然,就是這種雷電場能」

李雲霄內心大喜,這裡的雷電能量不在他吸收的天劫之下,隱隱之中有種清澈如水的感覺,是水系之雷。

但這片雷雲太過廣大,並不想劫雷那樣猛烈精純,必須提煉出來。

他沉思了片刻,直接飛入那片雷海之上,開始運轉雷訣中的取雷之法,數十個手印打出,拍在一片雷雲上,頓時發出道道藍光,那片雷雲飛速的縮小起來,變成一個美麗的藍色符號,往上升華。

李雲霄欣喜不已,幾個快步踏了過去,化作雷霆之身,將那個雷符吸入體內。

兩股截然不同的雷電之力衝突了一下,很快便融合起來,李雲霄的雷霆之軀似乎稍稍變化了顏色。

一見這招有用,李雲霄當即不客氣起來,開始大肆的提煉雷雲,化作一個個充滿力量的雷符,直接吸收煉化。

僅僅半天時間,就已經被他吞噬了小半的雷雲,整個雲海上的能量場能被明顯削弱。

正在李雲霄吸收的歡快的時候,神識微微一動,瞬間化作一道雷光遁開,原先所立之處被一道藍色擂霆轟下,把整片的雷雲打散,漫天都是弧光閃爍。

那修復能量的兔子也終於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的寶庫正在被人竊奪,幾乎要氣炸了,一擊不中之下,猛地蹦跳過來,高高舉起兩隻拳頭就砸了下去。

李雲霄冷哼一聲,往前踏出一步,身體頓時化出不滅金身,同樣是雙拳轟出,勁風將四周的雷雲直接吹散,打出一條通道。

「轟」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