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月游龍號的甲板上,娜美靈巧的為自己手中的兩把衝鋒槍換上兩排嶄新的彈夾之後,回首望了一眼所剩無幾的子彈咬牙說道。

衝鋒槍雖然殺傷力極強,但大多都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一旦敵人提前有了防備,效果便是大打折扣,剩餘的子彈最多還可以阻攔眼前這群來勢洶洶的賞金獵人數分鐘,娜美在掃射的同時不禁憂慮。

烏索普神情專註,手上動作重複而又快速的將自身所研製的特殊彈藥彈射而去,每一發『必殺技』的擊出都會帶走數名前進的賞金獵人。

「沒辦法,根本就沒有時間給我們製造子彈。」

再次將手中所有的秘制彈藥消耗殆盡之後,烏索普趁著伸手去小挎包之中取秘制彈藥的空隙才有時間答覆娜美。

說著,烏索普手上匆忙的動作為之一滯,臉上神色頓時定格,似是不敢相信般收起彈弓低頭翻開背在腰間的小挎包,結結巴巴道:

「完、完蛋蛋了完蛋了……」

「死定了死定了……」

「路飛他們怎麼還不回來!!」

卻是烏索普伸手摸了一個空,低頭望去這才發覺自己的小挎包中早已空無一物。

「烏索普隊長、娜美小姐,讓我們下去戰鬥吧!」

這時,銀月游龍號上的克隆人紛紛停下掃射,不約而同的將手中衝鋒槍的彈夾盡數取下放到烏索普以及娜美身旁,齊齊拿起一把武士刀說道。

「閉嘴!」

「你們要白白送死嗎?」

娜美聞言當即怒喝,雖然克隆人身手不弱,但在這等情形下以寡敵眾必死無疑,她豈會答應這種無謂的犧牲。

雖然對於克隆人的來歷娜美心中也是清楚,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耶?

「職責所在,雖死無悔!」

「烏索普先生、娜美小姐,請容許我們拚死一戰!」

十名克隆人對於自身的使命極為清楚,臉上神色皆是堅定不移,手中武士刀早已出鞘,大有不管不顧直接迎戰赴死的架勢。

「沖啊!」

「他們已經沒子彈了,沖…」

「勝利在望!!」

卻是下方的賞金獵人們發現掃射突兀銳減許多,當即發現異常,紛紛丟掉厚重的盾牌,前進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上了一倍,歡呼雀躍。

娜美見狀臉色猛地一變,銀月游龍號上僅剩她與烏索普二人,無論是論資歷、職務亦或膽色,眼下都需要她來做出決定。

「先開船,娜美!」

就在娜美糾結之際,一道聲音傳來,凝目望去卻是山治在風雨中踏空而來。

「山治,路飛和索隆他們兩個呢!」

娜美當即鬆了一口氣,看著極其狼狽的山治問道。

「路飛他們還在羅格鎮裡面,總之先開船離開港口,路飛等下會帶索隆過來的!」

腳步落到銀月游龍號上之後,臉色蒼白的山治直接躺在甲板上,喘著粗氣道:「這是路飛的意思。」

娜美見狀也不墨跡,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足以應對眼下的局面,雖然此刻暴風雨肆虐,但只要不揚起船帆,娜美便有信心不會隨著波濤洶湧的海浪迷失在大海中,一直飄蕩在羅格鎮附近等著路飛他們歸來。

隨後,在所剩無多的子彈掩護下,銀月游龍號順利的收起船錨,隨著洶湧澎湃的海浪快速離開羅格鎮的港口。

烏索普看著危機解除頓時鬆了一口氣,從船艙中拿出醫療箱為山治處理著傷口,不忘說道:

「山治,你不是和那個美麗的廚娘在比拼廚藝么……怎麼搞成這副模樣啊?!」

難道你以為這麼丟人的事兒我會和你講么?

老色批山治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血色,並不搭理烏索普。

······

······

「好殘忍的海賊!」

白獵人斯摩格還是來晚了,當他看到那滿是血腥的廣場的時候,震驚的差點連嘴裡的雪茄都沒有叼住。

此時的廣場上是哭喊聲連成一片,近上千名過來追殺路飛的賞金獵人現在幾乎全部死絕,一具具的殘骸屍體觸目驚心的倒在處刑廣場的地上,那漫天如注般墜落的暴雨都不能將駭人的血紅沖洗乾淨,地上滿是黑紅色的雨水,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嘭!

卻見一道身影被一拳轟中,直接整個人狂飆數十米,最後在斯摩格身前數米處砸在地面上,恐怖的力道直接撕裂地面,向廣場四角漫延開來。

那突變爆發的力道,捲起的氣浪直接將十來個海軍士兵吹得仰面滾倒。

再聽見一聲巨響,處刑廣場青磚塌陷粉碎,數道手臂粗細的裂紋布滿廣場,轟出一個碩大的巨坑,整個處刑廣場地面斑駁陸離,全無之前模樣。

這,這是什麼力量?!竟憑人類的拳力能夠做到這樣嗎?

海軍士兵們皆是喉結抽動,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旋風艾力克?」

斯摩格踏步向前,看著深坑中死得不能再死的人影,卻是認出了這是艾力克。

艾力克作為雇傭軍,常年為第八支部的尼爾森辦事,斯摩格對其自然是不陌生的。

斯摩格當即心神沉重幾分,望向處刑廣場中央站立的白色身影,和手中捏著的一份懸賞令粗略對比后,嘴中吐出一個煙圈,朝著路飛叫道:

「槍火狂徒,蒙奇·D·路飛,我要把你扼殺在這裡,不會把你放進偉大航路的!」

說著,斯摩格使足手中力道,捲起一道氣浪狠狠地朝路飛崩來。

路飛自然感覺到斯摩格的十手,抬起眸光,說道:

「武裝!」

只見斯摩格的十手停在路飛體表四寸之外,難以再近半分!

斯摩格一驚,卻又聽見路飛口中綻開,語若驚雷:「反彈!」

話音剛落,斯摩格只感到手中傳來一股強大的氣力,硬是把自己掀翻出去。

斯摩格當即一驚,下一刻便想要化成煙霧,卻感覺到小腿一滯,竟然無法控制身體霧化。

卻是路飛的手一把抓住斯摩格的小腿,說道:

「看來你無法做到把我留在羅格鎮。」

路飛手上猛一用勁,傳來「咔咔」的聲音,斯摩格臉上青筋直冒,痛嚎出聲。

斯摩格臉頰豆汗直冒,卻是咬緊牙門,臉上變得扭曲,眼中閃過狠厲之色,腿上微微顫抖。

路飛感覺到他的腿上扭動,手上傳來一股力道。

這傢伙想扭斷他的腿?

路飛一愣,繼而說道:「你一個月工資多少?這麼拼?」

斯摩格的聲音嘶啞,狠厲叫道:

「與工資無關,被海賊抓住是身為海軍的恥辱,即便扭斷這條腿,我也絕對不會屈服於海賊的淫威之下!」

這傢伙瘋了嗎?!

路飛感覺到斯摩格腿上的勁道變大,腿上的肌肉抽動變緊。

但路飛亦是不會因此心軟,雖然對於斯摩格這個人他沒有什麼惡感,但就立場而言斯摩格無疑是他的敵人,若非他實力強勁斯摩格也不會放過他離開羅格鎮,是以對於敵人他又何須仁慈。

見斯摩格嘶聲烈嚎,周圍的海軍士兵都是大喊道:

「斯摩格上校!」

「可惡的海賊!!」

海軍士兵們想要幫助斯摩格掙脫路飛的束縛,可是連他們引以為豪的斯摩格上校都打不過的海賊,他們又能做什麼呢?

這時,達斯琪咬咬牙壓出被捆綁的索隆,伸手指著口中被塞著東西不能說話的索隆對路飛說道:

「槍火狂徒,你放了斯摩格上校,我們願意用你草帽海賊團的副船長羅羅諾亞·索隆這個劍士進行交換!」

斯摩格聞言頓時怒道:「不,我不同意,達斯琪!!!」

路飛瞥了在其手中奮力掙扎的斯摩格一眼,而後望向達斯琪笑道:

「哈…聽起來真是個不錯的交易呢!」

話音落下,路飛便一把將手中的斯摩格拎起,然後朝著達斯琪所在的方向丟了出去。

斯摩格站定身形,神色一驚,卻是沒想到路飛會如此輕易便放了他。

抽動了下腿肚筋脈,好在他身體素質不錯,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而後對著達斯琪冷聲道:「僅此一次,今後不要因為任何情況而向海賊妥協。」

說著,斯摩格便示意達斯琪解開索隆身上的繩索,身旁有海軍士兵說道:「斯摩格上校,既然你現在已經脫身了,我們……」

「閉嘴!」

不待那海軍士兵說完,斯摩格便冷然打斷他接下來的話語,而後目光如炬道:「身為海軍,怎能還不如一名海賊!」

「言出必行,亦是海軍必備的修養!」

「把他放了,我能抓他第一次,那麼就能抓他第二次。」

「而且,連同他們兩個一起!」

「是,斯摩格上校!」

出言提醒的海軍士兵頓時羞愧的低下頭顱,大聲應道。

隨即,重獲自由的索隆拿著三把刀來到路飛身旁……

······

······

路飛正欲帶著索隆就此離去之時,身後傳來了斯摩格中氣十足的聲音。

「我沒說你可以走了!!」

······

······「林森,這次來月經,真的沒疼!」小夢打來電話,聲音中透露出一股說不出的喜悅。

「肯定不會疼呀,合著我之前說的,你就壓根沒信是吧!」林森一邊忙活着,一邊有些無奈的說道。

「啊呀,你那針灸方式,換誰能信。」小夢嘀咕了一句。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