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貓說道。

【嗯,你哥哥阿狗呢?】

【我哥哥不叫阿狗,他叫大貓…不愧是守護神大人,連我有個哥哥也知道…】

【嗯,我是守護神,這點小事當然知道啦…】

威原本只是想說個冷笑話來緩和一下緊張的氣氛,誰知道那個叫阿貓的居然還真有個哥哥,不過不叫阿狗,叫大貓。威有點想見見阿貓的父母,怎麼給孩子們取這種動物的名字。

【守護神大人,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阿貓忽然說道。

【可…可以…你問吧!】

威心裡一驚,難道這個叫阿貓的識破了他不是守護神,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類?威現在身體無法動彈,心想如果不讓他問,自己的處境可能會很危險,只能讓阿貓問了。

【你是男是女?】

阿貓問道。

【我當然是男的! 無上降臨 ,如果是女的多不方便啊!】

威答道,並且隨便瞎編一個理由,以免阿貓問為什麼。

【原來如此…那你為什麼會在女廁?】

阿貓又問。

【你也在女廁,我為什麼不能在女廁。】

威答道。

【我是女的,當然在女廁…不過守護神大人感知能力還真好…居然不用眼睛就能發現我非人類的身體…】

阿貓說道,威吃了一驚,這個叫阿貓的居然是非人類的身體!這下威真的很慌張了,他想儘快脫離這裡,若果留在這裡,恐怕會有什麼古古怪怪的事情在等著他。

【咳咳!其實我在守護大家的時候,卡在了這裡,能麻煩你幫我一把嗎?】

威問道。

【可是我的手抓不住你…推你出去行嗎?】

阿貓問道。

【很好!能推的話就快推吧,要不然怪物逃走了,我保護不了大家!】

威說道。

【我開始推了…】

威感覺到一團毛茸茸,軟綿綿的東西正推著他,但那團東西力氣太小,推與沒推的效果都一樣。

【阿貓,不如你幫我個忙吧!】

威聽見阿貓的喘氣聲,知道阿貓儘力了,對阿貓的敵意也漸漸消除了。

【什麼事情?】

阿貓興奮的問道。可以幫助守護神辦事,阿貓可開心了。

【樓下有我的夥伴,是一個女孩,你見到那邊最漂亮的人,就想辦法引她上來,讓她助我脫困!】

威說道,現下的情況只能靠夢晴了。

【好的,守護神大人,你等等我…】

說完,阿貓的氣息漸漸消失了,威心想阿貓果然是鬼,所以才沒有腳步聲。

不一會兒過後,威感覺到有個人在拉他,接著那個人使力,把威連帶窗框一起拉下來了。威返身一看,只見夢晴正對著自己呵呵笑,全然沒害怕的樣子。

【夢晴姐,你是怎麼來的?】

威問道,他想知道阿貓用什麼方法把夢晴引過來。

【呵呵,我在看著一雙可愛的骷髏鞋時,一隻灰色的波斯貓忽然在我的腳邊揣摩,我見它很可愛,想要抱它,哪知道一伸手,波斯貓就遠離我了!波斯貓走了兩步,回頭看著我,我感覺它要帶我到什麼地方去,於是就跟著它,來到這裡了。】

夢晴笑道。

【原來如此…那隻波斯貓呢?】

威心想阿貓名叫阿貓,果然有貓類的朋友,於是便想向波斯貓道謝,讓波斯貓傳達給阿貓。

【呵呵,不知道呢!我跟來這兒時它就不見了!威,如果它是野生的,我們養它好不好?】

夢晴問道。

【養它是沒問題,但是你不可以改造它,能答應我嗎?】

【呵呵,行!那麼可愛我也改造不下!】

【夢晴姐,現在先不說這個了,我們快找到那隻波斯貓,我有話對它說…】

【呵呵,你什麼時候變得像樂欣一樣了,居然想對貓說話…不過它救了你,道謝也是應該的!】

威和夢晴兩人在廁所里找了許久,卻沒有見到那隻灰色的波斯貓。夢晴失望不已,難得遇上喜歡的寵物,居然找不到了。這時,威忽然想起帶自己來這間廁所的男人,認為他應該認識這隻波斯貓,於是便把那男人的事情告訴夢晴。夢晴又開心起來了,連忙拉著威的手在二樓四處去尋找,不一會兒之後,兩人在一間乾淨的病房裡發現那男人,他正在睡覺。

夢晴把那男人叫醒,那男人見有人吵醒自己,原本要發怒,一見到夢晴,頓時怒氣都沒有了,但忽然見到夢晴身後的威,那男人立刻躲進了被窩裡,不斷地顫抖。

【你怎麼了?】

威問道。

【你還是人嗎?】

那男人躲在被窩裡問道。

【當然是啊!怎麼問這種問題!】

威說道。那男人悄悄的拉下被單,看了地板一眼,見威有影子,鬆了一口氣。

【呼…客人,我還以為你死在廁所里了,我不是告訴過你廁所只能用五分鐘嗎!】

那男人說道。

【我用超過五分鐘了,也沒怎樣。】

威說道。

【唉,客人,你不懂就算了,你自己也看見了,這裡以前是醫院,到處都是遊魂野鬼,所以師傅就限定我們用廁所只能用五分鐘,五分鐘一過,廁所外的人就找齊幫手衝進廁所…】

那男人說道。

【原來如此…那你為什麼沒衝進來?】


威問道。

【現在半夜中心就只有我一個人沒事,只一個人衝進去不就只是多一個犧牲品嘛…】

那男人說道。

【…算了,這事不重要,其實我是為了其他的事情來找你的。】

威說道。

【什麼事情?】

【你有見過一隻灰色的波斯貓嗎?】

【啊…難道你是在說它嗎?我帶你去看看…】

那男人一聽灰色的波斯貓,立刻想起了什麼,帶著威和夢晴來到了一間診斷室。

【診斷室?】

威好奇的念出來,那男人笑了一下,告訴威這塊牌子是之前醫院的牌子,只是大家都嫌拆了麻煩,於是就沒動手卸下。那男人接著讓夢晴和威在門外等一會兒,因為裡面是半夜鬼敲門的產品設計地點,屬於私密的場所,不能隨便讓人進入。威和夢晴點頭表示理解,那男人見他們理解了,就轉身進到了診斷室內。

一會兒之後,那男子從診斷室里出來了,手上抱著一隻灰色的波斯貓。那隻波斯貓有藍色的眼睛,全身肥乎乎的,看起來可愛極了。

【威,就是這隻!】

夢晴興奮的笑道,然後伸手去逗逗波斯貓,豈知那隻波斯貓居然別過頭,不理會夢晴。

【哈哈哈,阿貓很怕生,不喜歡接近陌生人!】

那男人笑道,威聽了,心中一驚,這隻波斯貓也叫阿貓?

【請問…這隻貓為什麼叫做阿貓?】

威問道。

【因為這隻貓是以前醫院留下來的,一個婦女把它和另一隻黑色的波斯貓帶到醫院后,就拋下它走了,而它的資料上放著的名字,就是阿貓…】

【那隻黑色的波斯貓叫什麼名字?】

【那隻黑色的波斯貓叫大貓,名字很有趣吧?】

那男人笑道,並順著摸阿貓柔軟的毛髮。

【喵!】

那隻灰色的波斯貓對著威發出了叫聲,威一聽之下,這隻波斯貓的聲音跟阿貓是一模一樣的,威似乎看見那隻灰色的波斯貓在對他眨眼睛,眼前一黑,昏倒了。 威睜開眼睛,看見灰色波斯貓阿貓坐在它身上,盯著他看,而小嘉,夢晴,彤彤等人全員都在床邊,露出擔憂的表情。小嘉見威醒來了,立刻一箭步到威的身邊,向威詢問身體有沒有異狀,威輕輕地搖搖頭,小嘉才放心下來。

【這裡是哪裡?】

威問道。

【這裡是我家…不,我們的家…】

小嘉握起威的手說道,她誤以為威是因為早上的事情而昏倒的,她心裡很後悔,埋怨自己為什麼早上不聽威的解釋,把他關在門外不讓他進來,害得他難過的昏倒了。

【小嘉…我真的可以進來嗎…】

威說道,他想起早上小嘉憤怒的表情,以及有史以來第一次不讓他踏進家。

【當然可以…你是我老公啊…想進來就進來…威,就算你有小十一或者小十二,我都不會怪你的…你別難過了好不好…】

小嘉把臉靠近威的手,讓他摸摸,溫柔的說道。

【小嘉,我真的沒有那麼好色…雖然我有點色,但是絕對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威發覺小嘉還是誤會他,連忙解釋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小二十我也不怪你…只要你沒事就好…】

小嘉溫柔的說道。

【小嘉…】

威心裡一陣感動,覺得自己一直以來讓小嘉受到委屈了,便摸摸小嘉的臉,柔情的看著小嘉。

【咳咳,咳咳咳!】

忽然間小嘉身後傳來咳嗽聲,原來是蓉蓉,她見兩夫婦忘我的親親我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借著咳嗽聲提醒他們這間房裡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啊…對不起…】

小嘉向身後的大家道歉。

【對了小嘉,悅威呢?】

威忽然想起今天還沒見到兒子,於是便向小嘉問道。

【悅威在睡覺,我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威,你休息一會,我去忙了…】

小嘉雙頰微紅把話說完,便急急忙忙的離開房間了。

【呵呵,兩夫妻旁若無人的進入二人世界,就像茱麗葉與恐龍一樣…】

小嘉走後,夢晴坐在床邊笑道。

【茱麗葉不是配羅密歐嗎,為什麼是恐龍…話說回來,為什麼這隻貓會在這裡?】

威在夢晴的攙扶下坐起身子,並抱起波斯貓問道。

【呵呵,這隻波斯貓好像很喜歡你,它見你昏倒了,就從半夜中心工作人員的手上跳下來,一直喵喵叫,所以那個工作人員就讓我把它帶回來了。阿貓一直坐在你的身上,沒有離開過呢!】

夢晴笑道。威看著那隻波斯貓,似乎見到它在調皮地眨眼睛。

【讓我跟這隻貓獨處一會兒好嗎?】

威向夢晴以及在夢晴身後站著的眾人說道。

【威…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我不介意給你的…你別打貓的主意好不好…】

彤彤靠過來,露出哀怨的眼神說道。

【彤彤,怎麼你也這樣說我…我不會對貓做什麼事情的!難道在你們的心裡我是這樣的存在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