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還有其餘一百數十種材料,其中有十餘種比較珍貴。

「這些材料,我回去后幫你想辦法湊齊,你現在的實力,除非有大機緣,否則短時間內不可能進入半神境,要提高戰力,只有靠真靈丹!」

應有期最初時對陸昊還很平淡,現在是真正將他當成自己的重要助力來培養了,陸昊應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多餘的話。

「此次戰後,我們和那個賤人的賬,總是要算上一算的,到時候我會讓你出這口惡氣。」應有期又道。

他這其實是和神王陛下一樣,利誘陸昊,讓陸昊不會因為接下來的惡戰而生出怨氣。

「多謝應前輩。」陸昊道。


回到自己營地之後,當要繼續再戰的消息傳出去,應營之中,頓時哀聲一片。

應有期為了振作士氣,也是將大量的靈晶撒了出去,還有許多時之砂,也同樣分發。

除此之外,他還發現數種丹藥、十餘冊功法玉簡,總之就是以重賞來激勵鬥志。

這手段雖然簡單,卻很有效,原本的抱怨之聲,頓時變成了歡呼。

就連胡雨這個怕死貨,都嗷嗷叫著要大戰一場,賺取更多的功勛,換來更多的寶物與功法。

「你看,這是我的收穫,雖然只參加了一戰,卻已得了這麼多獎勵!」

胡雨將自己手中的收穫拿來和陸昊炫耀,實際上卻是打著從陸昊那兒換點更好的東西的主意。

陸昊只是笑,就在這時,旁邊有人道:「東西不錯,我願出時之砂和你換些來,你覺得怎麼樣?」

說話的人是過惲。

他和另外幾個武者一起走過來,看上去就是四處閑逛一般,此時他手中拿著一小袋時之砂,敞開口給眾人。

「不換,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時之砂,我寧可拿去換靈晶,也不換時之砂。」胡雨口中如此說,眼睛卻溜溜地往對方手中看去。

陸昊也瞥了一眼,然後微微一怔,眼睛亮了起來。

吃了真實之果后,他擁有分辨真實時之砂與偽時之砂的能力。

真實時之砂會放出肉眼看不到的晶瑩光芒,而偽時之砂則黯淡無光。

不過真實時之砂的光芒也有所不同,一般的都是發著綠光,這樣的時之砂中藏著三十天左右的時間。

藍光的則藏著五十天左右的時間,紫光是八十天左右,紅光是一百二十天左右,橙光則是一百五十天左右時間。

但是現在過惲手中的時之砂,有幾粒卻發著金色的光芒。

這是陸昊此前從未見到過的,他猜得到,這金色光芒的時之砂中隱藏的時間會更多。

以他的修行速度,再有充足的時間,哪怕只有三天時間,也能有極大進益。三天後的決戰,他能夠更有把握一些。

「你這時之砂似乎不錯,你要拿它換什麼嗎?」陸昊並不認識過惲,更不知道他是藍遜手下,因此開口問道。

過惲淡淡笑了聲:「這時之砂自然不錯,怎麼,寧兄有興趣,實話實說,寧兄如果要換的話,我還有更好的!」

「更好的?」陸昊愣了愣。

然後就看到過惲拿出一枚晶石般的時之砂來。

一般時之砂就和普通砂粒一般大小,但這枚晶石般的時之砂,不但發著赤金色的光芒,而且個頭足足相當於二十粒一般時之砂!

「嘶,時之水晶,這種好東西,你從哪兒弄到的?」胡雨跳了起來,他在迷時島時間久了,自然知道這是什麼。

這可是真神境都喜歡的東西!

,不要懷有僥倖心理。後果嚴重,請勿自誤。(已有外站作者,判刑三年半) 「前面那個山谷,就是你說的發現時之水晶的地方?」

在一片山坡上,陸昊立足於此,遙遙眺望,然後向身邊的過惲問道。

「是,千真萬確!」過惲毫不猶豫地回答。

時之砂有真有偽,時之水晶卻是真實無虛,一粒時之水晶,對於神侍境武者來說,相當於十年時間。

甚至對真神境來說,也相當於一年時間,所以就算是真神境強者,也喜歡時之水晶。

但是時之水晶可不象時之砂那麼容易搜集,據說最初時迷時島上也有,但這麼多年來的消耗,即使迷時島上還有,也要在一些極為隱密的地方才能發現了。

除此之外,就是混沌之地的開拓戰場上,會發現時之水晶。

「是一座溶洞,我在洞口得到這枚時之水晶,洞里應該還有更多,只不過有好幾頭亡魂佔據了溶洞,我的實力不足以攻入,只能來尋幫手。」過惲又道。

果然,在進入山谷之後,他們就遇上了亡魂怪物。

過惲找上陸昊的借口,就是知道他實力強勁,請他幫助掃清這裡的亡魂怪物,願意拿出四分之一的時之水晶作為酬謝。

他又借口人多難分,所以到場的人只有陸昊、李勝男還有他自己的七人。

九人中大半都是半神境,就算是陸、李二人,戰力也遠不是一般的神侍境,因此他們推進得很快。

「看,溶洞!」

將山谷中的亡魂怪物清除之後,眾人來到了一座溶洞前,過惲很是激動地指著溶洞叫道:「寧兄,接下來要看你的了。」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他邁步便要向前。

李勝男望著他的背影,看到他走了幾步之後,突然間陷身於一片無邊的血影之中。

李勝男愣了一下,然後立刻明白過來,她正要傳聲過去,卻發現自己的神念已被隔絕!

在陸昊邁步最前時,幾位半神境強者用神念在他背後製造了一個屏障,屏蔽了他身後的所有動靜!

陸昊現在根本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勝男雙眼中突然流出了血,她手緊緊握住了劍。

就在這時,陸昊突然停住腳步,回頭望了眾人一眼。

他的目光與李勝男目光相對,雖然沒有說話,多年以來形成的默契,讓他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不動聲色地笑了一下,然後又轉過頭。

「陷阱……這仍然是一個對付我的陷阱,沒有想到,在兩位神王陛下點了我的名之後,這些傢伙還狗膽包天,敢對我下手!」

「胡雨肯定有問題,他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都給這夥人當了幫手。」

「楊暢也出問題了,若非如此,這夥人不可能拿出發出金光的真實時之砂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後再拿出時之水晶……」

「整個過程,看起來是我自己找到他們的,實際上,這是一個精心布置的陷阱!」

這一切念頭,都只是一瞬間湧起。

陸昊將這些念頭按住,現在不是分析陷阱來歷的時候,而是必須最快找到解決陷阱的辦法。

他猛然停住腳步。

過惲等人也同樣停住腳步。

「諸位,我曾經得到一位神王陛下的親睞,賜予我一些寶物,我此前能夠屢建功勛,多虧了這些寶物。」陸昊開口說道。

這是眾人最初猜測的事情,不過現在大夥猜想的是,他手中應當有一件次神兵。

而且此事也是眾人最感興趣的事情,過惲能邀到這些半神境強者幫手,靠的就是拿陸昊的秘密利誘。

「這件事情是我最大的秘密,諸位,你們一定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陸昊又開口道。

眾人都是凝神點頭,陸昊回頭望了一眼,然後手中多出了一枚黑色的石頭。

看起來只是普通石頭,但眾人卻感覺到其中蓄藏著澎湃力量。

他們只瞥了一眼,就見陸昊拳頭緊緊握起,將那石頭藏在掌心之中,所以並沒有能夠看清楚這石頭究竟是什麼。

邪神元石原本就稀少,這是一種次神兵級的材料,其中確實蘊藏著巨大的力量。

陸昊舉起邪神元石,看起來是要激發它,就在這時,溶洞中的一頭亡魂呼嘯而出,向著陸昊攻來。

陸昊也彷彿是被這猝不及防的攻擊弄得手忙腳亂,因為一心二用,他在左支右撐了半息之後,手被擊中,邪神元石脫手飛出,飛的方向正是身後。

而身後那些半神境強者,此時的注意力全在他拳頭上,見邪神元石脫手向自己這邊飛來,他們第一個念頭完全一致。

抓住這寶物,這可是神王陛下賜予的寶物!

此前他們已經看過陸昊的實力,雖然很強,但還是神侍境範圍之內,只要奪了這件寶物,那麼陸昊就不足為懼。

因此,當寶物離開陸昊之手后,他們最大的敵人就不再是陸昊,而是周圍的同伴!

轟!

七人之中,五位半神,幾乎同時出手。

只不過這五人出手,只有過惲一人是按照事前約定攻擊陸昊,其餘四人,都是向著邪神元石抓去。

邪神元石中蓄含的力量,足以讓他們瘋狂。

李勝男執劍迅速後退,這一刻,她終於擺脫了此前半神強者們的控制。

她人後退,劍上卻噴出星河,轟向過惲。

過惲對於她的攻擊並沒有放在心上,他臉上浮起一絲獰笑,失去了寶物的「寧慶」,根本擋不住他的攻擊。

但就在這時,一道冷意從天而降。

彷彿是萬古寒冰組成的冰山,出現在了過惲面前。

過惲只覺得自己的心狂跳了一下,然後似乎被凍結了。

緊接著,他眼前就只有一片冰天雪地,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周圍的一切都在遠離。

「這是……怎麼回事?」

過惲完全沒有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他愕然望著陸昊。

這片冰天雪地里,除了自己之外,他看到的唯一人影,就是陸昊。

「真弱……習慣於在背後玩弄陰謀詭計,所以才會這麼弱吧?」陸昊微笑著晃了晃手中的冰魄槍。

過惲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被冰魄槍貫入心臟。

這片冰天雪地,是藉助冰魄槍的那絲冰之法則形成的神念空間,在這裡,時間的流逝要比外界慢得多。

所以在外界看來,陸昊只是一回頭揮手,一槍銀槍探出,毫無阻攔地刺入了過惲的胸膛! 冰魄槍穿透過惲心臟的同時,絞滅了他的生機,在冰魄槍之下,堂堂半神,也不過如此。

而冰魄槍出的同時,李勝男的星河突然轉向,原本是攻向過惲的,結果卻轉往另一位半神強者。

那位半神強者先是爭奪邪神元石,然後又驚駭於陸昊擊殺過惲,對李勝男,他反而沒有注意。

很長時間來,李勝男只是作為陸昊的跟班出現,所以眾人都認為,她只是靠著陸昊,才混到這麼多功勛。

但當星河劍全力催發之時,那位半神強者才知道,自己此前的認知是多麼愚蠢!

轟!

半邊身軀被炸開,連半神之體都殘了一半,完全是靠著半神強者強大的生命力在支撐。

重創!

而另外三位半神,此時也反應過來,那枚看上去力量澎湃的石頭,只是丟出來的餌,「寧慶」真正的倚仗,是他手中的長槍。

次神兵……

如果陸昊一開始拿出的是冰魄槍,這三位半神會非常激動歡喜,但現在不同,他們感到的只有恐懼。

五人一死一重傷,只餘三人,想要從這個寧慶手中奪到次神兵,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原本是他們偷襲陸昊的,結果反而被陸昊偷襲了,而陸昊的同伴,一直不被他們放在眼中的李勝男展示出的戰力,足以牽制一位半神。

不給他們太多的思考時間,陸昊體內金色元液開始沸騰。

咻!

冰魄槍又攻向另一位半神境強者,那位半神境強者手中正抓著邪神元石,此刻滿臉驚駭。

面對陸昊的攻擊,他總算展現出半神境強者的實力,即使在此處死氣結界壓制之下,他仍然撕開空間,瞬間遠遁。

他這一逃,另外兩位半神強者,還有兩個來湊數的神侍境,當然也迅速遠遁。

他們什麼都沒有拿到,犯不著為了別人與陸昊死磕!

轟!

陸昊沒有急著去追,隨手擺槍,那個被李勝男已經重創的半神境強者應聲變成了冰雕,然後,陸昊猛然擲出了手中的冰魄槍。


槍化蛟龍,穿入虛空,消失不見,再出現時, 神凰帝後

噗噗噗噗!

槍身所攜帶的力量,將那位半神所有的逃跑路線都封鎖。

那位半神被冰魄槍的威勢所逼,先是驚駭,然後大喜:冰魄槍是脫手飛出的,如果他能控制住,豈不意味著這柄次神兵也落入他手?

貪念一起,行動就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