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道:「小三你來保護她,主要是不能讓她被趙無極近身,及時用你的武魂,把她轉移到安全位置。另外,控制任務也還是由你負責。」

「好。」只是,唐三也對保護好寧榮榮這件事情沒多大信心。

只不過,寧榮榮同樣清楚這個問題,輔助系,享受隊友的保護,但是在面對強敵時,也是最容易死的一個。

「到時候,由我主攻,朱竹清從側翼對趙無極進行騷擾。同時,我們也給小三機會,讓他對趙無極進行控制。只要你能控制住他哪怕一秒,我就能給他個大大的驚喜。」陳樂笑得賊兮兮的。

「好。」朱竹清也很是不解,你到底是藏著什麼驚喜呢,能讓你這麼有自信?趙無極怎麼說也是個魂聖啊。

「那個護腕?真的沒問題嗎?」唐三記得,那個護腕雖然不錯,但是在趙無極面前,有點不夠看吧?

「放心我,現在這個護腕,可是大殺器。」

……

「你們都商量好了嗎?」趙無極都等得不耐煩了,小舞也在一旁站著,等著看戲。

「好了。」陳樂道。

「那就開始吧,時間一炷香。」

趙無極點燃了手裡的香,將那柱香射進了不遠處的爐子里。

「來吧!」

趙無極雙手抱胸,也沒有先動手的意思,畢竟這個考核的另一個目的,還是要看看他們的戰鬥和配合。他先動手,那就沒得玩了。

寧榮榮手托精緻華貴的七寶琉璃塔,身上兩個黃色的魂環亮了起來。

「七寶有名:一曰力!二曰速!」

雖然寧榮榮對陳樂的實力抱有懷疑,但是作為一名輔助系魂師,還是第一時間給他們三個加上了增幅效果。

七寶琉璃塔默認的增幅百分之十,但是每增加一個魂環,就能提高百分之十的增幅屬性,而且還能增加新的增幅效果。

就像現在,三人的力量,速度,都提高了百分之二十。

一個人的速度能達到多少?你十秒鐘能跑的距離,傾盡全力也就這麼點,每天艱苦訓練,只為了提升一點點,但是直接提升百分之二十,瞬間就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個檔次,能多跑出去不知道多遠。

這可不是一點點,這是非常大的提升。

陳樂的這種感覺非常明顯,單論身體素質,他絕對是三人中最高的那個,提升自然也就越大。

「寧榮榮覺得我吹牛是吧,那就讓你看看我這些年的成果,到底是不是吹牛。」

陳樂多年前的目標,一個是完善氣旋法,在拉著唐三,玉小剛,小舞集思廣益,查漏補缺之下,已經不是當初能比的了。另外就是他曾經心心念念的自創魂技。

通過研究魂力的運用,搗鼓出一些簡單的小技巧,不過他可不覺得那玩意能算自創魂技。技巧簡單到,腳下魂力爆發,就如同簡易的輕功一樣。出拳出腿之類的,近戰時,魂力的附著爆發,威力可真是不小。就他自己觀察的情況,好像沒人是這麼做的。 「你們啊……」

虛弱的聲音,從葉老頭嘴裡冒出,下一秒,就看見葉老頭緩緩地睜開了眼。

看著眼前圍著他滿身是血的宋九月,和滿頭大汗的祁明修,葉老頭知道,他剛才,應該把孩子嚇著了。

畢竟作為一個醫生,他中彈倒下的時候,也知道傷了要害,估計活不長的。

沒想到,竟然又被宋九月給救了回來。

不過為什麼宋九月手裡的那把刀,那麼像剛才他用來切烤全羊的刀?

「宋九月,你這刀……」

「葉老頭,你現在太虛弱了,別說話,好好休息。我現在就去找擔架。」

宋九月把手裡的刀一甩,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慕斯爵也特別配合,抱著宋九月起身。

回頭還不忘看了眼江淮宇的方向,發現他已經不在了。

起身剛才他就感覺到,江淮宇離開的動作。

只是那個時候,宋九月正在全神貫注地給葉老頭做手術,慕斯爵不敢打擾。

何況剛才狙擊葉老頭的人,槍法那麼准,他怕萬一再有動作,狗急跳牆,出現更多的損傷。

畢竟魔牌那麼大的勢力,慕斯爵也沒想到,一下子,就把人一網打盡。

三天以後,葉老頭才被允許下床走動。

因為卡美英的死,落日圖解決了心腹大患,整個太子府,都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慶祝中。

所有人都默契地沒有提江淮宇的事情,反而是在興緻勃勃地等待觀看,落日圖的繼任大典。

「葉老頭,真是沒想到,我居然有生之年,還能看到皇帝登基,真的有種做夢的感覺,夜闌開那小子一聽說有這麼大的好事,嚷著要來觀看,現在都在飛機上,估計下午就能到。」

祁明修一臉嫌棄地開口,嫌棄夜闌開是個土包子,卻忘記他在知道要觀摩繼任大典的時候,甚至現在現場開直播,但是落日漣也要直播,兩個人為了到底誰直播,差點打起來。

「嗯,小九呢,怎麼沒見到她?」

葉老頭好奇道,平時這個時候,小阿九應該過來給他送早餐才對。

自從他死裡逃生以後,身邊兩個孩子,肉眼可見的變成了大孝子。

宋九月每天早中晚都送來她親自給葉老頭做得補品,而祁明修就跟502一樣,貼著他,連睡覺都要睡葉老頭邊上,最後被葉老頭嫌棄地一腳踹開。

祁明修便在葉老頭床邊打了三天地鋪。

嘴上說是監督病人,怕他不聽話下床,其實葉老頭也知道,這次真的嚇著他們了。

「呵呵,她還能去哪裡,和慕斯爵一起進宮了唄。」

祁明修酸溜溜地說道,明明這次就落日帕桑能夠清繳北國內患,大家都出了力才是。

結果落日帕桑每天就只召見慕斯爵進宮,今天看到葉老頭能夠下床,慕斯爵便帶著妻兒一起進宮,一家四口整整齊齊。

而他這個外人,就留下來,陪糟老頭,想想真的太糟心了。

「怎麼,你羨慕?」

看著徒弟酸溜溜的樣子,葉老頭忍不住調侃道。

「怎麼會呢,我羨慕什麼,我又不像江……」

他本來想說他不像江淮宇那麼小氣,但是剛說到一個字,立馬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又識趣地閉嘴。 「對!」

「珊珊,你快過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花雲毅讓李珊珊幫忙看看,花小蕊也怕自己看的是幻覺,急忙召喚李珊珊過來幫忙辨認。

李珊珊皺眉,好奇的湊到近前,當她看到花雲毅背後紅色彼岸花時,她神色突然大變。

「這……花雲毅,你這是怎麼弄的?」

看到紅色彼岸花出現在花雲毅背後,她也是驚慌失措,不由與花小蕊臉上出現的彼岸花聯想在一起。

花雲毅不解,

可自己又看不到背後,問向李珊珊道:「我背後真的有刺青?你快,幫我用手機照一張照片讓我看看?」

聽到花雲毅所說,花小蕊先拿出手機,照了一張照片,遞給自己大哥面前。

當花雲毅,看到手機里的照片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背後居然會有這種變態的刺青。

在他背後的彼岸花,看似只有巴掌大小,但卻活靈活現,彷彿跟真的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花雲毅不淡定了,他不知道這是修羅族人的圖騰標誌。

「讓我看看?」

蘇夢見事情古怪,沒忍住好奇跑到花雲毅近前一看,在她看到彼岸花瞬間,她的臉色突然蒼白。

「彼岸花?又是彼岸花?」

「那豈不是說花雲毅他……?!」

「閉嘴!」

在蘇夢驚慌失措下,險些說出答案,李珊珊急忙開口呵斥一聲,嚇的蘇夢沒敢說出口。

花小蕊一頭霧水。

但花雲毅卻不傻,他見到李珊珊與蘇夢的表情與反應,他不由想到雷凌跟他說過的那些話。

「難道……我也是?」

花雲毅不由的咬了咬牙,花家祖先是修羅族人,那他豈不是說他也是修羅族人?

想到這裡,花雲毅急忙把衣服穿上,這件事非同小可。

尤其他知道,全世界的人都把修羅族視為公敵,他當然不想引來麻煩。

「哥,你怎麼了?」

花小蕊見自己大哥反應古怪,連傷口還沒有處理好,就穿上衣服了,她不由的好奇問道。

「妹妹,我沒事。」

「對了,我背後有刺青一事,千萬不要說出去,我怕會丟人。」

花雲毅看著自己妹妹,裝作沒事人,還囑咐自己妹妹不許說不出,實則是他不想引起外界人的注意。

李珊珊、蘇夢沒有出聲,這件事她們必須要讓雷凌儘快知道,因為花雲毅很有可能就是下一個羅剎。

咚咚!

就在屋內所有人緊張時,病房的門突然被人敲響了。

花雲毅抬頭一看,見是雷凌帶著服部英子、柳惠子兩人回來了,他面露驚喜起身相迎。

「雲毅?」

服部英子,見到花雲毅果真在醫院,她高興的急忙跑了過來,直接把花雲毅抱住,一副擔心受怕的樣子。

「我沒事。」

「英子,謝謝你這麼關心我。」

花雲毅高興笑了,這次服部英子為了自己前往青龍幫,足已證明自己再服部英子的心目中的地位。

英子含著眼淚,笑著看著花雲毅同時,花小蕊、李珊珊來到雷凌的近前,在她們看到雷凌平安無事,兩人都鬆了一口氣,開心的笑了。

「小蕊、珊珊,這次對虧了英子與柳小姐趕到,不然我恐怕真的回不來看你們了。」

雷凌笑得有點尷尬,說出這次英子與柳惠子的幫忙,也算是讓小蕊、李珊珊知道,這二人救了自己一命。

聽到雷凌這麼說,花小蕊與李珊珊不約而同看向站在雷凌身後的柳惠子。

兩人神情古怪,由於二人對柳惠子有很大排斥,如今知道柳惠子救了雷凌,自然有些尷尬無以言表。

「說笑了。」

「我也是為了幫助英子,也是巧合而已。」

柳惠子不敢邀功。

看著花小蕊與李珊珊,她知道自己是多餘的。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你柳惠子。」

「對!你是雷凌的恩人,也是我們的恩人。」

花小蕊、李珊珊紛紛表態,她們可不是那種不知感恩圖報的人。

嗡嗡……!

當雷凌幾人平安返回沒有多久,病房門外卻傳來怪異的聲響。

雷凌皺眉,感應到一股很強的氣息靠近,他率先轉過身看向門外。

只見,門外竟然站著兩個喇嘛,他們正是之前那兩個來自密宗的達隆與卓萊。

李珊珊看到達隆返回,她神色古怪來到雷凌身邊,道:「雷凌?他們剛才就來過了,非要進來給人看病,由於你不在,我怕他們來者不善,就打發他們走了,可是沒有想到他們又回來了?」

聽到李珊珊所說,雷凌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兩個人穿成這個樣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喇嘛嗎?」

花雲毅詫異。

他可是頭一次看到喇嘛,以往都是在電視上看過,如今看到真人,難免忍不住好奇起來。

「傳說,喇嘛在西方,很少有喇嘛來到內地行走,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不是尋常的喇嘛?」

服部英子神色古怪,看門外達隆與卓萊兩人的架勢,給人一種精神上的壓迫感。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