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軒眼中驚喜之色一閃而過。

「好,我們出去看看。」

兩人來到武功城的議事大廳,就看見大皇子、無極侯等人都已經在了。

而大廳之中有一老太監警惕得盯着白起。

陳浩軒一進大廳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那名老太監也從白起身上收回目光。

「參見九殿下。」

陳浩軒點頭回禮,隨即看向那名老太監,「花公公,許久不見啊。」

陳浩軒看到花公公心中有些意外,這花公公可是他父王身邊的頭號大太監,可從來沒有見他離開過自家父王身邊啊,這次竟然來到南境。

花公公看到陳浩軒,本來蒼老的臉龐立馬堆起笑容,「老奴參見九殿下。」

「人都到起了,那老奴就宣讀大王的旨意了。」

「大皇子、九皇子,二位接旨吧。」

大皇子與陳浩軒聞言來到大廳中間行禮接旨。

「大王有令,命大皇子與九皇子殿下即刻回夏都,一切獎賞待回夏都再定。」花公公笑眯眯地看着陳浩軒二人。

陳浩軒聞言絲毫不意外,他本就平定了煉魂宗之亂,而且此時又評定了南蠻,肯定不可能輕易就能做出獎賞的。

「我等尊旨。」

「再令,無極侯鎮守武功城,天煞侯、箭雲侯率軍回東疆。」

無極侯三人聞言紛紛應是。

「大王還令封殿下手下白起將軍為鎮南侯,可募兵十萬。霍去病將軍為驃騎將軍,可募兵五萬。」

花公公話音一落,整個大廳之中都陷入了寂靜之中,尤其是王家等世家之人聞言臉上更是顯現出濃濃的震驚之色。

要知道啊陳浩軒本來手下就有十萬大軍,現在再等白起、霍去病二人手下的十五萬大軍,那可就是二十五萬大軍了啊。

再加上陳浩軒自身實力以及其手下的實力,還有哪位皇子能與陳浩軒爭奪王位啊。

三名老者在這一刻突然覺得自家大皇子的選擇似乎也沒有什麼錯。

「多謝大王。」

……

「兩位殿下,待收拾一番,就與老奴回去吧?」花公公笑着看向陳浩軒與大皇子二人。

「好,花公公先休息一番,我們去收拾收拾。」

……

「殿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安排?」

房間內,大皇子、白起、公孫大娘、熊濤等人都在。

陳浩軒目露思索之色,隨即很快說道:「白起、公孫與我回夏都,去病、熊濤、唐景礫三人留在東疆與南境負責招兵和訓練新軍。」

「殿下,我跟您回去,招兵一事熊濤二人就能負責。」陳浩軒話音一落,霍去病就忍不住說道。

此時的東疆與南境被陳浩軒平定之後就沒有什麼戰事了,所以霍去病可不想留在此處,只有跟着自家殿下才能不會寂寞。

「不。」陳浩軒直接否定了霍去病的想法,隨即說道:「東疆和南境雖然沒有什麼威脅了,但是如果我們不派一個高手坐鎮,那說不定也少不了麻煩。」

「這……是。」

「好了,白起,你也把蘇叢留下,給他配備人手,讓他負責訓練血衣衛。」陳浩軒看向白起。

「是。」

「那殿下,不知道我們這次回去帶多少人馬?」白起問道。

陳浩軒聞言一時間有些難辦,他手下現在可是有七八萬人,若是都帶回去,那必定會引起一些人的恐慌。但是若是只帶少數人,那回到夏都之後恐怕人手不夠啊。

大皇子在一旁似乎也是看出了陳浩軒的難辦,微微一笑,說道:「這個好辦,帶一些精銳的人回去就行了。」

眾人聞言都是看向大皇子。

大皇子解釋道:「夏都不是其他的地方,世家林立,如果我們帶大隊人馬回去,那勢必會收到三皇子身後的世家的攻訐。」

「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帶大部隊回去,只能帶一些精銳,至於人數……」大皇子微微一笑,「至少能帶五千人馬。」

「什麼?五千人馬?」陳浩軒驚訝地看向大皇子。

「不錯,五千。」大皇子肯定地說道。

見陳浩軒還沒明白,大皇子笑道:「九弟,你身為皇子本就有六百人的護衛隊,再加上你有父王命令的將軍之職務,又是可有一千二的親衛。」

「這樣一來就是一千八百人了,可是九弟你不要忘了,白起可是被封為鎮南侯了啊。」

「他也可以帶兩千親衛,再加上一些閑雜人員,五千夠了。」

陳浩軒聽完眼前一亮,說道:「哈哈,大哥,真有你的。」

「我們如果可以帶五千精銳回去,那勢必能彌補我們在夏都中層戰力的不足。」陳浩軒肯定地說道。

「好,就這樣決定了,白起,五千精銳就從你血衣衛之中抽取。不夠的就從驃騎之中抽調。」陳浩軒快速地說道,白起的血衣衛人數雖然經歷著幾場大戰人數銳減,但是他手下算得上是精銳的就只有白起的血衣衛與霍去病的驃騎軍了。

而霍去病手下的騎兵更加適合戰場衝鋒,對於其他的,還是白起手續愛的血衣衛最適合。

「都下去安排吧,待收拾完畢,今日下午出發。」

「是。」

眾人聞言都是各自下去準備。

很快眾人就收拾完畢,朝着夏都出發。

無極侯三人看着遠去的眾人,不,是看着陳浩軒與大皇子二人的背影心中充滿無限感慨。

「待殿下二人回到夏都,想必又要掀起一陣風雨了」無極侯忍不住感慨道。

「掀起什麼風雨,我看大王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些人有什麼可爭得。」天煞侯滿不在乎的說道。

「哼,那些世家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殿下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每個皇子身後的勢力可不會那麼容易的就屈服。除非……」箭雲侯看着陳浩軒等人緩緩消失的背影,語氣莫名地說道。

「除非什麼?」天煞侯忍不住問道。

「除非九殿下讓白起大人與公孫大人直接把那些不聽話的世家給滅了,哈哈哈。」無極侯笑道。

「以殿下的性格,可說不定啊。」無極侯也是笑道,隨即說道:「好了,我們也儘快準備準備回東疆吧。」

……

陳浩軒出發之後,就命令白起手下的血衣衛去把大勝南蠻的消息個散播出去,但是就算如此,他這幾日收到的威望值都是很少。

「白起散出去多少人了?」在自己的營帳之中,陳浩軒看着白起問道。

「殿下,末將派出去數百人,周圍城鎮基本上都有散出消息,但是這畢竟不是官府散出的消息,自然也就很少有人相信。」白起說道。

陳浩軒聞言暗自鄒眉,隨即看着白起欲言又止,於是問道:「可有人打壓?」

白起聞言說道:「雖無明顯打壓,但是一些城內世家對我們的人十分限制。有幾次我們的人都差點與這些家族起了衝突。」

「可記下是那些世家?」

「已經全部記下。」白起點了點頭,隨即看着陳浩軒猶豫地問道:「殿下,要不要末將出手,把這些世家給抹除掉?」

陳浩軒看了眼白起,微微搖了搖頭,他也想直接這樣干,但是他老爹可還沒死,奪嫡之戰也沒有到這種明目張膽的地步,所有有些事情只能偷偷地干。

「不過雖然不能大規模的動手,但是我們什麼都不幹的話,恐怕也會讓人有所小覷啊。」陳浩軒用手摩挲著下巴。

「這樣吧,挑一個實力較為強的家族,把他們家族內的武王巔峰以上的高手全部抹去。」陳浩軒看着白起說道。

「是,末將這就去辦。」

待白起走後,陳浩軒起身朝大皇子營帳走去,他得儘快收取威望值。。 []

所以,這個時候的小若若,她是不可能理解這種方式的,數學題就是數學題,活物跟死物沒什麼區別,這道題讓孩子學習的本來目的就是為了讓她們學會計算,突然發展到思維上……

講真,就有點扯!

可老師聽到了,卻很氣憤。

「這都是那裏來的小孩?笨成這樣,怎麼還轉進我們這個小學上學?」

這老師不無厭惡的說道。

然後,她就把小若若給趕出教室了,讓她在外面罰站。

小若若傷心極了,她大顆大顆的金豆子往下掉,可憐巴巴的站在外面想媽咪、想哥哥,還有想爹地。

好不容易熬到這節數學課上完了,那些孩子從教室里出來,卻不跟她玩了。

「你們看,就是她,居然還跟老師吵架呢。」

「就是,她以為她是誰呢,還敢質疑老師,我看她就是一個傻子!」

「對,傻子!」

「哈哈哈哈……」

馬上,這些孩子都在那裏哄堂大笑起來。

小若若見了,本來就還沒有平復下來的心情,更加傷心了,她憤怒的盯着這些孩子,氣到小胸脯都是劇烈起伏。

「我不是傻子,你們才是!」

「你是傻子,你這個大傻子,連題都不會做的大傻子!」

「對,肯定是她們家裏人教,不然怎麼會連這麼簡單的題都不會做,喂,小傻子,你爸你媽呢?他們都不教你的嗎?你們家是不是沒人了啊?」

「……」

尖銳的嘲笑聲,在這個學校里傳開,短短几分鐘,進來時健健康康的小姑娘,竟然就被打上了傻子的標籤。

所以說,有些人,真的天生骨子裏就是邪惡的。

才多大的孩子啊,竟然就可以這樣去攻擊一個小姑娘,而且還是用這麼惡毒的話。

小若若最後哭着從學校里跑了出來。

她不是傻子,她也不是沒有家人,她有爹地媽咪,她還有哥哥呢。

她嚎啕大哭的從學校里出來了,也不知道去那裏,就一直淚雨朦朧的往前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