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秀秀哭道,「奶奶,你拿出來吧。」

張紅英聽到這話,頓時傷心道,「秀秀啊,你也不信我的話了?」

陸秀秀抿著嘴不敢說話。

徐桂花看她不樂意拿出來,氣的不得了。都這份上了,還不拿出來,這是想害她的紅紅去派出所啊。

正想着,一些穿着民警制服的人來了。

看熱鬧的人自覺的分開一條路。

看到這些民警來了,大家就知道寧晉誠剛買說謊,還真來真的了。

這下可真熱鬧了。

寧晉誠剛剛沒有吭聲,就是在等著這些人來處理問題。

作為一個大學里出來的村幹部,他實在沒有和這些人掰扯的想法。

派出所來的是個民警隊長。和寧晉誠握了手之後,寧晉誠就和他說了這裏的情況。

陸家人聽着寧晉誠描述的情況全都是對他們不利之後,都慌了。

特別是徐桂花,立馬求饒,「明芳啊,我家紅紅是被她奶奶帶着去的,她不想的。還差多少錢我給你成不,我給你。你別讓人抓她啊。」

陸明芳卻沒有任何同情,她這個大舅媽就是個吃軟怕硬的。她從小到大幹的活都是這大舅媽安排的,打打罵罵的也不少。

這種人就是有好處就摻和,沒好處就跑的遠遠的。惹得起就使勁兒欺負。惹不起就躲著。

她無奈道,「這事兒派出所的人來了,我想管也沒權利啊。」

派出所的隊長已經聽完了整件事的經過。

也聽出來,這事情其實有點兒家庭矛盾的意思。要是按著平時,他們可能也不會摻和,畢竟都是一家子人。不好管。

但是這件事兒村幹部們報案了,那就不能不管了。

所以立馬就走了流程,問了親眼看到砸門的人。

也問了剛剛在場聽到張紅英自己承認的鄉親們。

這事兒就定性了,確實是張紅英帶着陸紅紅去砸門拿東西。贓物都在這裏呢。

現在就差一點沒搞清楚,就是那些錢到底拿沒拿。

隊長道,「這位老鄉,你趕緊把錢交出來,要是咱們自己找出來,那是要重罰的。」

「沒有,我說了沒拿就是沒拿。這死丫頭訛人的。」

張紅英咬牙切齒道,這些人咋就這麼蠢呢,明擺着是這死丫頭訛人的,咋HI還看不出來呢?

這派出所同志打心眼裏不信張紅英。

看看這裏看熱鬧的沒一個維護她的就知道這老太太平時啥德行了。

可這人死不承認,加上沒證據那筆錢被拿了,這可真不好辦。正為難的時候,陸明芳主動道,「警察同志們,我那筆錢大家都是知道存在的,我還給人看過。」

「對對對,咱都看過。」三虎媽趕緊道。

「我也看過。」陸九媳婦也道。

陸明芳道,「我也不可能提前知道我會被人偷,談不上故意藏起來陷害人。所以你們要是不信,可以去查我屋子裏有沒有那筆錢,然後也能找人在我身上找找。我做這麼多,就是為了證明,我那筆錢被人拿走了。希望能夠追回來。」

雖然民警們不能隨便的搜索別人的房子和身上,但是如果對方主動要求,這個倒是可以的。

「行,要是證明錢確實不在了,這錢就必須讓他們給你掏出來。」

說着就安排人去搜房子。

為了避嫌,陸明芳沒去,而是在陸家她之前住的那屋子裏,安排隨行的女民警尋找。

陸明芳咋就把錢放到了空間裏面,這人自然怎麼找都不可能找到。

從屋裏出來的時候,陸家人眼巴巴的看着,卻只看到那女民警搖頭。

他們頓時失望不已。

過了一會兒,去房子裏搜索的人也來了,說邊邊角角的位置都找過了,確實沒錢。

這就證明這錢肯定是丟了。

「她騙人的,肯是藏起來了。」

張紅英嚷嚷道。

可這會兒民警可不信她的了,隊長道,「既然不認,那就去派出所慢慢問吧。」說着讓人去抓張紅英。

另外還有廚房裏的陸紅紅。

廚房裏的陸紅紅嚇得腿都軟了,但是廚房的門還是被推開了。看到進來穿着制服的民警,頓時嚇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

壓根也不管啥了,抱着自己腦袋亂喊,「我認我認,我啥都認。」

隊長見有突破口,就問道,「錢是不是你們拿的?」

「拿了拿了,奶拿的,都是奶拿的。」陸紅紅嚇得瑟瑟發抖,啥也顧不上了。反正都是奶拿的就對了。

張紅英氣的跺腳,人一激動,痛的直接暈過去了。

「媽,媽你咋了?」

陸宏圖沒擔心閨女,倒是因為自家老娘的暈倒而嚇壞了,趕緊把人往屋裏搬,要去找村裏跛腳大夫來看。

看熱鬧的人又議論起來,說肯定是裝的。

民警隊長見狀也不耐煩了。這要是誰都這樣,以後咋辦正事兒啊。領着剛過來的民警就去抓人。

陸明芳也趁著這個時候,控制藥粉送去張紅英的鼻腔,張紅英一下子被刺激的醒了。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派出所民警,頓時罵罵咧咧起來。

這一下子就坐實了她剛剛裝暈的事實。

看熱鬧的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還真是裝的。」

「就知道是裝的,她身體好著呢。」

「在派出所的同志面前都敢裝啊。」

張紅英平時可以瞎胡鬧的,但是這種情況下別人可由不得她胡鬧。要不然以後都這樣胡鬧,還怎麼執法啊。

所以兩民警同志直接把人給抓了。

連帶着陸紅紅,一起帶去鎮上派出所錄筆錄。

徐桂花這回是真的嚇到了,趕緊沖自己屋裏去,把私房錢都掏出來了,」多少錢,我補上,別抓我家紅紅成嗎?」

陸明芳道,「大舅媽,這已經不是還錢的事兒了。還錢是必須的,但是犯了法也要接受處分。要不然以後咱村裏誰家還敢大白天出門啊。」 說著宋萬三便是一刀朝著宋紅顏的腹部刺去,宋紅顏臉色巨變,向後退了一步,內心說不出是絕望。

「歘!」

「啊啊啊!」

宋萬三手中的刀子掉在地上,他的手掌之上插著一把飛刀,猩紅的鮮血滴答滴的掉落在地上。

「誰!」

宋萬三四處張望著,那些手下也慌亂了,他們根本沒有看清飛刀是從哪個方向激射而來,宋紅顏也是看著四周,有人來救她了。

就在此時,從田野里走來一個少年,那少年嘴巴之中叼著一根香煙,手中搓動著兩把飛刀,眼神冷酷。

「葉飛,是葉飛!」

宋紅顏驚喜萬分,她早就知道葉飛來到了東涼城,本以為一輩子也見不到,誰知道葉飛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還是她最需要她的時候。

「你是誰?」

宋萬三向後退後著,知道對方有點伸手,不然不會在這麼遠的距離擊中他。

「殺你的人!」

葉飛冷酷的說著。

「動我的女人,都得死!」

宋萬三恍然大悟,他早就調查了,宋紅顏在西涼城有個情人,沒想到找到東涼城來了。

「殺我的人?哼哼,殺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滅了他!」

宋萬三向後退,身邊的十二個男子朝著葉飛衝去,他們從腰間抽出一把短斧,短斧鋒銳無比,朝著葉飛便是衝殺而來。

葉飛猛然向前竄去,一掌打在第一個人的胸口上,那人胸口咔嚓一聲,塌陷出一個手掌印,瞬間便是跪在地上,吐血而亡。

葉飛向前走著,手中的飛刀飛旋著,一刀滅一個,輕描淡寫的劃過他們的喉嚨,葉飛此時被好幾個人圍住,有從身後攻擊的,有從側面攻擊的,但是葉飛都輕鬆解決。

一個男子從葉飛身後攻擊而來,葉飛頭也不回,一道飛刀送他歸西,不多時,十幾個人都倒在血泊當中,鮮血流淌了一地,而葉飛腳步未停,全部解決,顯得是那麼的輕鬆。

宋紅顏欣喜,葉飛總是那麼厲害,無論什麼困難,在葉飛面前都不是問題,她好像看到了至尊寶,那個踏著五彩祥雲來接她的人。

宋萬三驚駭無比,沒想到葉飛這麼厲害,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他的人。

就在宋紅顏驚喜的時候,她感覺脖子上一涼,宋萬三的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宋紅顏感覺刀鋒已經劃破了她的皮膚。

「你來這裡,無非就是為了救這個女人,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殺了她!」

宋萬三對著葉飛冷冷的說著,但是他發現,葉飛根本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不緩不慢的向前走著,臉上鎮定。

「你在走,我就殺了她!」

宋萬三咆哮著,他不信就威脅不了葉飛。

「你可以試試。」

葉飛絲毫不擔心,腳步未停下,繼續朝著宋萬三走去,宋紅顏吞了一口口水,她雖然是見過世面的人,但是被刀子抵在脖子上,她也害怕。

「試試就試試!」

說著宋萬三就是朝著宋紅顏的脖子上抹殺而去。

「啊!」

「叮噹!」

宋萬三手中的刀子一下子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此時他的手腕上扎著一根銀針,那根銀針讓他整個手臂都無力。

宋萬三十分驚恐,他現在感到了害怕,現在才認識到葉飛的恐怖,葉飛絕對不是尋常的古武者,而是那種超強古武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