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鐸忽嵐咽了口吐沫,盯著公孫也無名說道:「這是你的特殊能力?」

「啊?我的?」娜拉莎聽到問話,愣了片刻才出聲,這時間七組已經有五組衝過空間口子,另外兩組被傳送回去,因為空間口子關了。

「不是我的,這是銀河文明的啊,實力到了一定層次就有了,尤其是直系親人之間,可以來回移動,但數量太少,玩不起我們現在這種。」

娜拉莎靦腆地笑著回答,她的意思是說,我跟人家學的。

眾人『……』

******

不管九級文明的人如何想,反正現在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是紛紛回家,只要有一組被敵人給找到,敵人的數量少於二十個就衝上去幹掉,數量太多,就直接回銀河文明。

正反物質體大量戰士在後面找人,明知道每組戰士的數量太少會被攻擊,但還不得不如此分散,只能等著被攻擊的時候周圍的戰士再圍過去,然後把敵人給逼走。

更讓他們難受的事情是他們有時在遇到兩個機甲,圍過來幾百個戰士,結果這兩個機甲周圍出現了幾十個機甲,然後這一隊幾百個戰士全被瞬間屠殺掉,敵人實在太殘忍了。(未完待續。。)

… 特殊規則空間中不是一片虛無,還有不少恆星與行星,行星上又有動物。

除了最開始公孫慕容到達的星球,禾1、禾2放研究室的星球上面的動植物被娜拉莎移動回銀河文明以留作紀念,其他星球上的生物她就不管了。

正反物質體想找人,遇到有生命的星球很麻煩,他們需要仔細掃描,還有恆星,上面的溫度是高,那要看對誰來說,至少銀河文明的戰艦就可以在裡面呆一會兒。正反物質體又捨不得把所有的星球全炸掉,隨著範圍擴大,星球數量增加,他們搜索的速度越來越慢。

最可怕的是他們沒搜到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扔下的附寄了一點靈魂物質的東西。

於是兩個人沒有水晶機甲的身體也過來,跟著搗亂。正反能量體明明已經搜索過一片地方,剛剛想其他處移動,他們就發現方才的地方再次出現兩個該死的壞人,轉過身,兩個人卻消失不見。

他們認為新出現的小生命是在對他們進行犯罪,應該抓起來審判,侵略者沒有好下場。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可不知道,正反物質體很不要臉地把兩個人當成可恥的侵略者,兩個人捉了會兒迷藏就消停一下,等騰出手來再繼續玩。

大部分精力放到衝出去的八個身體上。

八個空間口子對應的是八個戰場,其中六個不是人類類種族,兩個人逃掉正反物質體的追殺,盡量收斂氣息,先留下靈魂附寄的東西,然後換成沒有機甲的靈魂填充體,讓自己進入假死狀態,找個隕石,娜拉莎感知下,給隕石一個力,讓它向著別的地方飄。

六個不是人類類種族的族群。兩個人不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夾在人家的戰場上,很可能同時受到兩邊的攻擊。

剩下兩個種族,一個已經能夠確定是人類類種族,除了沒有耳朵和多一雙手臂之外,其他的地方和銀河文明的人幾乎一樣,無非是身體大上幾倍。

人類類種族文明可不都是長一個樣子。多眼睛、多鼻子、多尾巴、或者是彈跳前進而沒有正常兩條腿的,都算。

這個確定。不過兩個人還是沒去接觸,他倆覺得人家是類種族,親切,人家可能會認為他倆不是。而且即使長一樣的人類,相互之間也有戰爭呢。

兩個人改變下形體,跑到這個族群內部的星球附近呆著,一邊觀察,一邊學習,萬一被人看到。好裝成同類。

最後一組兩個人遇到的是無法判斷是否為類種族的存在。

說不是吧,它們有戰艦,還是外面金屬的,戰艦的造型很漂亮,由好幾個艦體組成,顏色是黑的;說它們是吧,它們可以身體出來戰鬥。不用正常的肺呼吸,身體吸收宇宙射線存貨。

說它們不是吧,它們是炭基生命,還有人類差不多的四肢與尾巴,臉上長滿了眼睛,腦袋上沒有頭髮。前後左右上面排列著眼睛;說它們是吧,它們的內臟又像個反應爐,產生攻擊能量直接由眼睛打出去。

學過不少知識的公孫慕容猜不出來,娜拉莎感知也沒用,連其他文明的人看后都不知道,他們唯一能確認的是先前沒有耳朵的族群為類種族。

使兩個人選擇把大量精力放到它們上的原因,是娜拉莎覺得從它們身上能找到喀且柴文明。

具體原因娜拉莎沒感知到。但無非是,現在的族群是喀且柴文明製造的,用來攻打正反物質體。還有就是喀且柴文明與它們同樣是敵人。第三種兩個文明有接觸的地方,或者是處於合作關係。

不管哪一種,二人決定以此為突破口。

他倆躲在旁邊觀察個體眼睛攻擊生物與正反物質體的戰爭。

正反物質體還是使用波動攻擊,把正反兩個空間的能量放到一面,或集中一點,眼睛生物顯然無法抵抗波動面的攻擊,每一次它們周圍出現波動,它們都要被消滅很多作戰單位,包括戰艦。

看上去是挨打,可只要它們死亡,就要放出特殊的射線,攻擊它們的正反物質體跟著變成火焰,燃燒起來很有意思,燒到最後什麼都不剩下。

「咋不是星芒?」娜拉莎很失望,她還指望讓自己的慕容哥哥去撿便宜呢。

公孫慕容思忖下:「估計只有在特殊規則空間中,正反物質體死掉后才能變星芒。」

「可惜了。」娜拉莎認同這個猜測,卻顯得很遺憾。

他倆考慮的是吸收星芒,其他觀看著他們模擬出來的戰場景象卻是看到了眼睛生物多麼不怕死。

正反物質體一個或兩個能殺掉眼睛生物一片,眼睛生物在死時的反擊只能打掉攻擊它們的敵人。

換成它們主動攻擊的時候,射線的威力比死時弱很多,要打到正反物質體上無數道射線才能把敵人打燃燒。

射線很特殊,居然能讓正反物質體的身體變成可燃燒物質,無論正反物質體是躲進反空間,還是處在正空間,全都不能吞噬和抵消射線的傷害,只要數量積累夠了,必然產生質變,從而燃燒。

眼睛生物與敵人的戰損比例大,優點是它們的數量多,一片片死掉,又一片片補充過來,它們的後方不時地出現水紋似的波動,接著會從中出現大量的它們的戰士,停頓下,立即衝上前。

要說最讓人難受的地方在於它們攻擊的準頭太差,射線打出來時也像九級文明和能量意識體那樣跨空間,飛來飛去的,打到他們自己人身上卻沒事兒,打到正反物質體身上后,正反物質體居然不能遠距離進行空間移動了,只能近距離進到反空間,接著發起波動攻擊。

有的正反物質體被打到的射線多后,連進反空間的能力也失去,或是很慢才能進去,但進去也沒用,眼睛生物的射線同樣能跟著打過去。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卻看得直頭疼,雙方距離幾萬公里,正反物質體平均二十五立方公里的體積,一群眼睛生物發出射線。只有幾道落在正反物質體的身上,其他的有的湊巧落到別的正反物質體身上,有的直接打空,在宇宙中飛行一段距離后消散。

跨空間的攻擊更不用說,是依靠數量蒙,一片覆蓋過來,能打到幾個算幾個。

似乎它們自己打不到人。表情也很愁苦,不過它們的敵人同樣愁。能打到它們又如何?以命換命罷了,如果換成正物質或反物質能量攻擊,正反意識體需要消耗自身的能量,射線他們無法轉換。

再加上不小心被它們的射線給蒙上,正反物質體的恢復速度會變慢,越來越慢,最後無法恢復。

兩邊都愁,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也愁,在幾個星域的範圍內。雙方拉鋸,一會兒眼睛生物增援的部隊到了,就把戰線推上,一會兒正反物質體不想繼續後退,就大量使用波動攻擊,打死更多的敵人,自己也死掉一部分。把戰線推回來。

有時候正反物質體也會在沒有被攻擊時進行超遠距離空間躍遷,結果躍遷到哪了不知道,反正沒看到回來的。

「慕容哥哥,它們好有意思哦,你說這場戰爭打了多少年了?似乎會無休止地進行下去。」娜拉莎倒不在乎雙方的死亡,她就是覺得好玩。

說完她自己一感知。突然露出驚訝的神色,對公孫慕容說道:「慕容哥哥,眼睛生物最開始不是在這,而是在很遠的地方,它們慢慢的,一點點推過來的,正反物質體屬於先攻擊的一方。結果踢到鐵板上了,陣地正在失守。」

公孫慕容很驚訝,沒想到眼睛生物戰損比大,整體戰局卻佔優勢。那麼這能是它們用數量來填,它們有多少成員?好像無窮無盡一般。

另一邊九級文明和銀河文明的高層正在開會,其他八級的沒資格參與,會議的內容是是否要幫助眼睛生物,要是幫,必須是公孫無名兩個人帶領著九級文明的靈魂填充戰士過去。

不是直接過去打正反物質體,而是幫眼睛生物瞄準,眼睛生物眼睛那麼多,卻總打偏,怪可惜的。

如果能幫他們打死更多的正反物質體,正反物質體就需要調集更多的兵力過來,看上去他們害怕失去防線,說明他們無法阻止眼睛生物過到特殊規則空間中去。

「我們兩個先來,先打一打正反物質體,讓眼睛生物領會善意,再成功指揮它們一次,成功了,再讓更多的我們的人過去幫忙。」

聽著會議室內不同意見的碰撞,娜拉莎不耐煩地說道。

戰場上的兩個身體突然動起來。

一個剛剛被射線打到而無法進行遠距離移動的正反物質體,正準備進反空間過去使用波動,身體眼看要消失在正空間時,一架水晶機甲出現在他的身邊又消失,他直接變成一團火焰。

另一個正反物質體已經成功進到反空間,結果反空間里跟著出現一架水晶機甲,同樣又消失,他變成一團火焰從反空間彈出來。

兩架水晶機甲如幽靈一般在戰場上幻動著,由於移動速度太快,給人的感覺是很多個正反物質體同時被擊中,變成火焰的順序似乎沒有間隔。

幾秒鐘后,一千九百多的正反物質體被兩個人打成火焰,交戰中的雙方同時停頓了那麼片刻。

緊接著,眼睛生物瘋了一樣使勁地朝正反物質體發射射線。

「哎呀,你們別亂來啊,還是像剛才那個節奏吧,往哪瞄呢,給我個移動的空間啊。」娜拉莎不得不使用感知,剛才她可是憑藉的戰鬥實力,現在不敢了。

公孫慕容也接到了她的感知指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公孫慕容依靠娜拉莎的感知來戰鬥,不是他不能自己打,而是效率低,需要考慮和分析的事情多。

不過對於類種族文明的人來說,眼睛生物的行為或許給兩個人帶來了麻煩,但人家的意識卻是值得讚揚的。

別管人家配合的好還是壞,人家懂得跟你配合,就暫時沒把你當成敵人,屬於好的開始。

不過眼睛生物的攻擊也讓正反物質體一時間手忙腳亂起來。

守在此地的他們剛才就看到兩架水晶機甲,想著卻追殺,沒來得及。現在好了,不用去找,對方自己出現。

但眼下他們又不認為哪裡好,出現即攻擊呀,之前只是聽信息說要警惕兩個卑劣的小生命體,要千萬千萬重視起來,千萬千萬別大意。

那時還不清楚究竟怎麼回事兒,兩個小生命有多厲害,此刻悟了,徹底悟了。

兩(.個卑劣生命的武器打在自己戰士身上是一下一個,加上面前敵人射線的幫助,凡是被射線碰到就要影響能力,移動距離,進出正反空間的速度,皆受干擾。

加上他們兩個閃來閃去的,有時想躲卻被射線給蒙上,哪怕是一道最細小的射線,在以前對陣時無所謂,不過加上他們兩個卻不然,只要一瞬間,戰友就消散。

兩個該死的玩意把握戰局怎麼把握得那麼好?總會出現在自己一方最薄弱的位置,偏偏又總能躲過無數的射線和自己一方的空間震蕩波動。

好像兩個卑劣的小生命正在影響和主宰整個戰場形勢,為什麼?!

「草他嗎的,我最喜歡看咱們的喋血飄零配合大部隊戰鬥了,真幾吧過癮。」銀河文明中以罵人為特點而功成名就的主持人開口,這回沒給他露臉,只有聲音。

「我說的是真的,有一句假話我就是犢~子養的。大家看到沒?之前雙方僵持呢,那個好多眼睛的生物一死一大片,等咱他娘~的喋血飄零出手,瞬間扭轉戰局,這就是狂,這便是拽,這他大爺的就是喋血飄零的作用,我勒個槽的,今天晚上不睡覺了,給你們解說……」

有抽出空觀看的觀眾們沒發現主持人解說啥了。只聽他髒話連篇,不過聽著挺趕勁兒。

九級聯盟的會議室里,沒人再說什麼,他們已經習慣銀河文明的喋血飄零了,只要給他們武器,武器與敵人的差距不是太大,他們就能在僵持或自己一方處在相對弱勢的情況下,通過快速地局部扭轉,達到整體扭轉的目的。

顯然。剛才正反物質體與眼睛生物正是處在僵持情況當中,兩個在喋血飄零中頂尖存在的戰士,操縱著遠遠高於敵人進攻和防禦手段的機甲,在戰場上瞬間打破僵局。以殺戮,證其名,喋血飄零!

這邊戰場上,隨著眼睛生物射線攻擊密度增加。範圍擴大,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殺得更輕鬆,可謂是越亂越顯鋒芒。

每一秒過去。都有五百到七百左右的正反物質體化成火焰,他們死掉的數量取決於眼睛生物發射的能量射線蒙上多少,更遠的戰場位置,兩個人暫時還去不了。

但這一個局部的戰況已經影響到了周圍兩邊,這裡的眼睛生物的戰損降低了幾十倍,有空抽出來支援兩邊。


後續從水紋波動過來的眼睛生物,先是一愣,接著才重新找位置過去支援。

「好了,差不多了,可以進一步合作了。」娜拉莎對公孫慕容說道。

然後這邊瞬間出現二十組水晶機甲,刷的一下跑到各個戰場位置上去。

一下子就把正反物質體給打懵,多了二十組,他們每秒的死亡數量達到了一萬兩千左右,這一萬兩千利用正反物質空間震蕩能打掉多少眼睛生物。

眼睛生物們興奮了,來了好多幫自己一邊的東西,無敵了,堆死可惡的敵人。

特殊規則空間中,正反物質體的總部接到此情況,是請求支援的,再不派人過去幫忙,估計頂不了多久的,他們請求支援信息給出的時間相當於銀河文明的六天,原來他們抽調人手時,給出的是五個月。

差距就是這麼大。那時認為可以暫時挺住,先回來幫忙,解決完了內部麻煩再回去,同時增加戰士。

現在看上去當初的設想錯了,夢想破滅了,卑劣的小生命太猛了,自己一方偉大的戰士刷刷隕落。

正在他們的總部想著如何安排的時候,那邊又一次發來請求支援的信號,這回給出的時間連六天也挺不住了,最多一天,再不派人,眼睛生物就衝過來破壞空間壁壘了,它們有這個能力。

總部的人一看才明白是什麼原因,有突然出現了五萬個黑色機甲,當初在內部這邊出現過的,攻擊力不是很強,是依靠拚命,但拚命的節奏把握和躲避的本事卻非常厲害,尤其是能量攻擊,一個個小發射單位,從來沒出過一次錯,總是打出集火,總是一發不漏地落到自己一方偉大的戰士身上。

形容他們這些黑色作戰武器機甲的玩意,就一個字『准』!

一想到這個,正反物質體的高層立即想到了眼睛生物的射線攻擊,那叫一個偏啊,站在那裡讓它們打,都不如它們瞄別的地方射偏落過來的射線多。

正反物質體高層的『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了,一個眼睛生物,配合著一個黑色作戰武器的瞄準,打出來射線,然後自己這邊的戰士……

在他們想的時候,另一邊已經做了。

過來的喋血飄零和老傢伙們的靈魂填充體,先是讓機甲駕駛室中的繽紛幻夢的嬰兒體模擬出一影象。

影象的內容是一艘眼睛生物的戰艦上落了一架黑色機甲,然後通過一條線路連接到戰艦上,黑色機甲一道命令下達,戰艦所有的射線武器同時按照黑色機甲所標註出來的位置打出去,然後敵人被幹掉。

眼睛生物只不過是瞄準能力差,但智商不差,智商差的也造不出戰艦,低智商的都沒資格與正反物質體玩命。

影象快速地閃了一遍它們就明白了。看著黑色機甲落到戰艦上,戰艦立即接受控制,雙方瞬間傳送了無數的圖片和語言規則,這樣即使不使用意識,也能互相交流。

五萬喋血飄零控制五萬艘戰艦,而不是正反物質體高層想象中的控制個體眼睛生物,那是對喋血飄零的褻瀆,控制一艘戰艦都已經是殺雞用宰牛刀了。

在敵人的高層還再為五萬個個體射線發射敵人而憂愁的時候,五萬艘戰艦相繼開火。

眼睛生物的戰艦沒有主副炮之分,全是一樣的。一行行、一列列的,就是一堆摞在一起。

喋血飄零控制之下,每一個炮口都瞄向一個位置,然後打出去。

正反物質體該移動的移動,該進反空間的進反空間,一片射線掃過,效果並不怎麼好,當然,比眼睛生物自己打是強了無數倍。


不過敵人實在是反應太快。喋血飄零使用的戰艦武器沒有好的計算工具,只能瞄著打。

「無名哥哥。」娜拉莎喊一句,二十一個公孫慕容以一個陣形分散開,精神網路覆蓋。

娜拉莎跟著就位。一個公孫慕容旁邊一個娜拉莎,感知融進網路中,水晶機甲把兩個人的能力突然放大幾百倍,然後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一組組身影還在向更遠的地方移動。

當二十一組全部穩定下來。網路覆蓋住了兩光年的範圍,其他一大部分沒有機甲的兩個人的身體也跟過來,來增強覆蓋穩定性和娜拉莎的感知能力。

於是這兩光年內所有的眼睛生物都睜大了眼睛。它們覺得好神奇,世界都變了,好像知道了許多事情,好像隔著很遠也能清楚戰友的想法。

在這邊的正反物質體還沒弄清楚情況呢,那個機甲怎麼不打了?攻擊的次數有限制?

也沒等他們明白和逃跑什麼的,兩光年直徑的所有眼睛生物戰艦和它們的本體同時開火。

一個由射線組成的光球撐開,然後又有無數道粗的射線流從中鑽出。撐開的光球不像吹氣球那樣慢慢變大,而是一閃一閃的,直接到達幾光年或幾十光年的位置上,真要人任憑射線按照光速來走,一輩子也別想打到敵人。

還有專門射出來的粗的射線,全是有著各自的目標,也是一閃即逝。

一次攻擊,這邊陣線上的正反物質體就有一半數量的戰士變成火焰,剩下的一半中有四分之三被射線凍結,另外的也紛紛受傷,只有零星幾個逃過去了。

一波攻擊結束,雙方全傻眼了,連九級聯盟會議室里的人也目瞪口呆。

他們發現了,任何一個戰鬥種族遇到公孫無名和公孫也無名兩個人的能力配合,都能打出嚇死人的戰果。

兩個人一個是指揮網路構建,一個是感知融入覆蓋,只要你的作戰能力沒有達到他們兩個的同等層次,那你必然是被壓制。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