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現在被困住了,但是向外界傳遞一些消息還是有可能的。

「攔住它!」美婦大喝道。

她雖然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位強大的傢伙達成交易不是?

要是真讓這個魔神把海神釋放出來,那到時候可就有的讓他們頭疼了!

所有人在美婦的驚呼中,驟然反應過來,瞬間無數道能量向著那道信息衝擊而去。

然而~

滴答~滴答~

一種迥異於周圍水滴滴落的滴答聲響起,只見迪亞波羅周圍的時空層曲折扭曲著,整個空間似乎都微微的一滯。

迪亞波羅輕輕的抬起了頭,左眼中一枚精緻小巧的時鐘緩緩的跳動著,下一秒,整個時針急速的回退,一道扭曲的魔光從他的眼中射出,周圍的海皇族沒有絲毫反應過來,瞬間倒飛了回去。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在那道信息的前方升起,所有攔截而來的能量,盡數被那道目光截取了下來。

透過虛空,主宰萬物,一道眼神而已,居然就擁有著如此大的威力,簡直不可思議。

「這個傢伙,好強,好強!」

此刻的海神也收起了心中的小視,把迪亞波羅當做了巫神一般的對手。

嗖~

信息激射而來,迪亞波羅握在了手裡,仔細的感應著。

「吞噬法陣,血肉祭壇,靈魂凝聚……」種種的知識從這道信息中流露而出,但是大多數只有一小半而已,但是就這一小半,已經讓迪亞波羅嘆為觀止。

如此強大的成套知識,根本就不可能是一般人可以發明出來的,絕對是巫師世界經過千百年來的研究與發展,融合歸併而來。

只是一個培養位面意志的方法,卻涉及到了種種知識,有吞噬規則,有神秘的陣法,甚至還有許多物品的知識。

「怎麼樣,迪亞波羅大人,是否可以把在下釋放出來呢?」海神玩味的看著迪亞波羅,眼睛微微的眯著,透露出一股危險之極的氣息。

「當然,既然你信守承諾……」迪亞波羅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似乎真的要把海神釋放出來。

「不,絕不可以!攔住他!」

「該死的,第五代海皇大人絕不不可以白白的犧牲!」

各種能量向著迪亞波羅呼嘯而來,甚至那些潛藏在樓閣里一直未曾出現的古老海皇族也出動了,他們要誓死阻擋迪亞波羅的腳步。

砰砰砰~

能量在迪亞波羅的身上炸裂,衝擊波肆意,然而仍所有人驚駭的是,這傢伙居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危害,就連那件衣服也沒有絲毫破損的跡象。

轟隆~

迪亞波羅纖細的指頭輕輕一點,在滴答聲中,四周的能量驟然崩碎開來。化為一道光環沖向四周。

他太強大了,近乎相當於四級惡魔巔峰的他,面對這些攻擊,幾乎如同撓痒痒一般。

浩蕩的能量在這個空間中來回的蕩漾,巨大的衝擊波讓四周的牆壁發出咔嚓咔嚓的響動。

這片未知的小型空間中瞬間動蕩了起來。

嘩啦啦~

岩壁上的水澤被沖刷而下,又瞬間被狂猛的能量蒸發了乾淨。

此刻的四周,開始霧氣瀰漫,只是迪亞波羅的周身很是趕緊,連一絲微塵也沒有。

強悍之極!

只見迪亞波羅的身體上一絲絲的閃電噼里啪啦的作響,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位矗立與九天之上的恐怖雷電神王一般。

「螻蟻一般的東西,也敢妄圖阻止本座!」迪亞波羅冷冷一哼,大手一揮,瞬間向著那枚血紅色的符文抓取而去。

「嗷~」

符文上,屬於第五代海皇的虛影驟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嘯聲,在掙扎中,被迪亞波羅一點點的拉扯到身邊。

滴答~滴答~

時鐘聲仍舊在慢慢的響起,血色符文也隨之緩緩的縮小,最終沒入了他的手中。

突然~

迪亞波羅神色一動,瞥了一眼手中的紅色符文,那裡面又一個小小的人影在不斷的掙扎著。

「有意思,有一位隱藏如此之深的人啊!」

轟隆隆~

在迪亞波羅摘取了那枚符文之後,早已等待多時的海神驟然翻動起來,恐怖的氣勢從他的身體中崩散而出,周圍的虛空居然閃現出種種的異象,那似乎是一片大海,嘩啦嘩啦的聲音在他的四周響動著。

「沒有了那個傢伙化身為符文捆鎖本座,就你們這些東西還不夠看啊!」一隻手驟然伸了出來,向著虛空蔓延而出。

撕拉~

海神頭頂上那些海皇族聯合起來的威壓氣勢陡然被撕裂了開來。

嗡~

神聖的氣息從中蔓延而來,海神一步跨出,下一秒便一口把那枚光球吞入了腹中。

「哈哈,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本座終於得到了你!」

「位面意志,與本座融為一體吧!」

海神張開雙臂狂呼著,在他的周圍一瞬間猶如颳起了十二級颱風一般,整個虛幻的身體居然變得更加虛幻,如同要化為離子狀態一般。

超級鬼魂收容所 ,面露絕望之色。

這一刻,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海神出來了,他們這些海皇族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我說,你現在出來了,是不是把後面的信息交給本座你?」迪亞波羅是唯一一個沒有受到海神影響的人,那看似浩瀚無敵的氣勢,相比於煉獄卻差的太遠了。


畢竟這個位面意志仍舊只是剛剛成長而已罷了。

「當然,本座可是十分言而有信的存在,不過現在嘛~還請大人多等待片刻,本座融合完成後,自會去尋找大人,好好『報答』大人的解救之恩!」

海神嗤笑了一聲,整個身體緩緩的化為了那種如同離子一般的狀態,如同一片星雲一樣,向著外界的激射而去。

他這是準備賴賬了,或者說從來就沒有考慮過給迪亞波羅真正的東西!

迪亞波羅張了張嘴,伸出的手也放了下來。

他看起來沒有一絲的沮喪。

「那麼著急的走做什麼,本座只想告訴你……」

「外界可是存在著一個比本人還要恐怖的傢伙啊!」

明月落懷:傲嬌世子多關照 這麼著急的尋死,真不是明智的行為!」

……(未完待續。) 迪亞波羅就這樣放走了海神,沒有任何的阻攔。.

伸出的手臂緩緩的放了下來。

摸了摸下巴,迪亞波羅嘴角上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看著已經從門戶中鑽了出去的海神,其他的海皇族一時間有些愕然。

海神不僅沒有收拾他們,反而逃走了,而更主要的是,眼前的這個強大的魔神,居然真的無動於衷。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傢伙著急的去送死,可不管本座的事情,面對那個傢伙,化身為位面意志的狀態,簡直就如同羊入虎口啊!」

迪亞波羅感嘆著,拿起了手中的紅色符文,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嘿嘿,有意思,沒想到這裡面也藏著一個小美女!」

「在本作面前還敢隱藏,真是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

屈指一彈,一道紅色的閃電向著小小的血色符文中蔓延而出,只見整個符文在閃電的灌注下,慢慢的釋放出來美麗的紅色光芒,並越發的熾燃。

咔嚓嚓~

到了最後,整個符文居然點點的融化開來,一個小小的靈魂球體出現,並迅速的轉化成了一個拇指大小的女子形象。

「太小了,不好看!」迪亞波羅搖了搖頭,又是一口蘊含著精純生命能量的霧氣噴吐而出,向著拇指姑娘凝聚。

嗤嗤嗤~

只見本來只有拇指大小的女子居然在氤氳的霧氣中漸漸的長大,最終一個猶如成年人大小的女子幻影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女子微微的閉著眼睛,玲瓏剔透的軀體看起來有些賞心悅目,高貴的氣勢自然的散發而出。

完美到了極致的容顏,堪堪一握的小腰,無不在說明眼前這個人影似乎是一位極品的美女。

迪亞波羅眼睛一亮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一隻手揮動而出,無盡的閃電向著女子圍攏而去。

下一刻~

一身由閃電凝聚而成的華麗的紅色熾燃禮服出現在女子的身上。

「啊~」

「第五代海皇——克羅西亞!「

「怎麼可能?」

周圍剛剛被海神氣勢壓趴在地上的海皇族們,剛剛爬了起來,卻又瞬間趴在了地上。

這次卻是驚訝的。

眼前的這個身影是什麼,這可是第五代海皇克羅西亞啊!

「不,不可能!克羅西亞大人已經死了,在三千年前自我犧牲,封印了海神,怎麼可能還存在!」

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他們明明感到克羅西亞確實真的靈魂消散,真的死了,留在那個血紅色符文上的而只是克羅西亞的幻影罷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

「我們也是被欺騙了嗎?不止是被海神大人?還有我們新的精神支柱?」美婦眼神充滿著痛苦。

克羅西亞可能沒有死去,這不僅沒有讓他們感到欣喜,反而感到了深深的欺騙。

作為所有海皇族的第二次精神信仰者,克羅西亞的形象在緩緩的崩坍。

「怎麼,還不睜開眼睛嗎?還是你認為可以繼續欺騙所有的人?包括本座?」

「說實話,海神那個蠢貨也夠愚蠢的,自己的大敵明明就在自己的腦袋上,卻一直沒有發現,讓你足足的攝取了三千年的位面意志,也不知道是他蠢呢,還是你太聰明了呢?」迪亞波羅感嘆著,同時一隻手迅速向著女子抓去。

沖向胸口,毫不留情,似乎下一刻就要把眼前的女子崩碎一般。

所有的海皇族在此刻都望著,他們既希望克羅西亞真正的死去,以維持等人心中的信仰,卻又希望強大的第五代海皇沒有死去,幫助這些可憐的族人,徹底的掙脫宿命。

他們的心情可謂是矛盾之極!

轟~

在迪亞波羅的手即將劃破克羅西亞的身體時,似乎感受到了真實的威脅,只見這個女子驟然睜開了眼睛,一股不下於海神,甚至猶有過之的強大氣勢從她的身體里冒了出來。

同時幾乎比那枚被海神吞噬的光球還要強大的海洋神聖氣息隨之蔓延而出。


堪比位面意志!

「大人,何必苦苦相逼一個小女子呢!」冷清的聲音響起,只見克羅西亞身體四周密密麻麻的出現了許多海水凝聚而成的晶瑩剔透的晶片,瞬間旋轉起來,話繞四周,把迪亞波羅的攻勢瞬間瓦解!

「小女子?你可不只是一個小女子啊!」迪亞波羅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看了看自己的剛剛攻擊的手臂,那裡已經密密麻麻的覆蓋上了無數冰冷刺骨的冰晶。

轟隆~

禁忌的紅色閃電噼里啪啦的從手臂上竄出,所有的冰晶化為了虛無。

「一個把高高在上的海神欺騙的團團轉的人,這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子辦得到的!」

「還有,其實本座根本就沒有想要殺你的意思,如果想要殺你,在你落到本座手裡的那一刻,你就已經成為了閃電的亡魂祭品了!」

迪亞波羅嘆了口氣,挑了挑眉頭:「本座只是想看看你睜開眼的樣子罷了!還比如此動怒?真是沒有風度!」

對面的克羅西亞聞言皺了皺眉眉頭,一時間牙齦緊咬,氣憤之極。

眼前的這個長相及其妖異的傢伙再說什麼?

沒有想過殺自己?

「呸!鬼才相信呢!如果不是躲得及時,自己早就死在了你的手裡了吧!」克羅西亞心裡恨恨的,不斷的詛咒著迪亞波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