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我又穿越了?

見林蕭呆立在那兒,大蛇丸笑道,「看來你也清楚了,你雖然很強,但是依然不是我的對手,一拳就擁有媲美煉虛境的威力,只可惜,這樣還殺不死我。」

「我若是要走,你攔不住我!」

說罷,大蛇丸轉身,身形迅速潛入森林,在樹林只見跳躍前進著。

「誰允許你走了!」林蕭的聲音出現在大蛇丸背後,緊接著,大蛇丸胸部被林蕭一腳往地面踹去。

大蛇丸被踹飛,巨大的衝擊力令他硬生生撞斷了三四根樹木,才落在地上。

一口鮮血從大蛇丸口中吐出,他捂著受傷的胸口,滿臉不敢相信。

「你不應該,不應該能夠追上我的速度。」

「說夠了?說夠了就回答你爺爺我問題。」林蕭一臉不善道。

他現在沒工夫和大蛇丸浪費時間,他必須要弄清楚,大蛇丸的身份,到底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樣。

「雖然不知道你要問的是什麼問題,但是,我要說一句,你還是太嫩了。」大蛇丸雖然吐著鮮血,但是卻保有那份從容。

「我在你的身上已經埋下了手段,你還記得我之前送你的護身符嗎?」

林蕭將附身符掏出,「是這個嗎?」

「對,是它,不過這可不只是護身符而已。」大蛇丸冷笑一聲,念動口訣。

那護身符閃耀一道符文,繼而護身符爆裂碎開,無數的毒蛇竄到林蕭身上,發出嘶嘶的嘶鳴。

「千蛇陣,雖然殺不死你,不過卻能拖住你十分鐘,十分鐘,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大蛇丸淡然地爬起身子,捂著胸口笑道。

「十秒鐘,對我也足夠了!」

林蕭話音剛落,他的身體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風壓。

直接將那爬遍全身的蛇全部吹開,在空中被碾壓地粉碎,化作了腥風血雨。

「你居然只用十秒就掙脫了千蛇陣?這明明遠超煉虛境,和預言的明明不符,那個人,莫非不是你!你到底,你到底……」哪怕是這一刻,饒是從容不迫的大蛇丸,終於慌亂了起來。

「別機哇亂叫,煩不煩。」林蕭一巴掌,直接將大蛇丸拍飛,又撞在樹上,傷勢更重。

「你簡直超乎了我的想象,不過,我還有后招。」大蛇丸臉色慘白道。

他從懷裡掏出一張符紙笑道。

「這是千里遁走符!雖然不是我的,但是也派上了用場,林蕭,我們會再見面的。」大蛇丸吐著血,正欲撕碎那符紙,卻被林蕭直接一把抓走。

「遁走符?好東西,歸我了!還有沒有了?一併交出來吧。」他把符紙收進了納戒里。

見手裡空空如也,大蛇丸指著林蕭氣急敗壞道。

「你,你,你,居然連我的東西都敢搶!你要不要臉了!」 某一個黑暗深處。

一間猶如實驗室一般的房間里,無數個相同模樣的男人,各自在不同的儀器上進行著實驗。

其中一人走到實驗台,朝一個正處理一隻斷臂的男子小聲報告了幾句,遞給了他一份資料。

「你是說實驗體6507號生命特徵消失了?死在誰的手裡,他的實力雖然不及本體的十分之一,但是不至於連逃走的能力都沒有……」

「林蕭……居然死在一個小鬼手裡,把他的資料給我看看。」

「全無修為,但是卻只手屠殺了煉虛境強者,還一拳摧毀了結界,令得萬獸臣服,這倒是有意思了,他或許和預言有些關聯……」

男人舔了舔舌頭,低笑道。

「給我密切盯著這個林蕭,我對他,越來越有興趣了。」

……

知道了自己下一個目的地在姑蘇城。

不過林蕭卻並沒有立即動身,而是去了距離這兒最近的平陽城。

因為信函上介紹說,如果要到達姑蘇城,最便捷的方法便是先到離外院最近的平陽城。

通過搭乘平陽城獸堂內的飛行魔獸,方可到達姑蘇城。

於是林蕭便花了一天時間,趕到平陽城。

進了平陽城,他很快就找到了獸堂。

因為這獸堂是平陽城內最為氣派的建築物,煞是惹眼。

不僅佔地廣闊,而且周圍更是繁華,小攤店鋪應有盡有,儼然就是一個飛機場。

不過獸堂有此規模也是正常,畢竟它作為方面幾百里唯一的一個客運場所,若是有長途的路程要走,大多都會選擇來這兒乘坐飛行獸,自然能夠吸引不少人流。

林蕭到達獸堂時,這門前倒是有許多人也在排隊辦理手續。

但是效率實在太慢了,許多分鐘過去了,也不見隊伍往前走一步。

一個時辰過去了,好不容易輪到林蕭了,卻沒想到那工作人員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絲毫不打算繼續理會後面的人。

林蕭剛想敲敲窗子叫醒那人,就聽到身後有人拉住他勸道。

「小哥,你別敲了,你還是去別的窗口排隊吧,別喊了沒用的。」

「為什麼,這不是還沒下班嗎?」

「沒下班了,但是人家困了,睡了,這就是不打算理我們了。」那人道。

「看樣子你們都已經習慣了,難道這是常有的事?」林蕭奇怪道。

「正常,畢竟這獸堂地位非凡,平時我們可是求著他們辦事的,我們有求於人,人家自然有脾氣了。」那人苦笑,準備去其他窗口排隊。

「我可不管,我只知道沒有下班就必須要幹活。」林蕭直接上前,拍了拍窗口,直接把那人驚醒。

好心人有些急了,拉著林蕭道,「你這下可完蛋了,你面前這人是獸堂堂主的親戚,你如果把他惹怒了,他定然會給你穿小鞋。」

那人說罷,急忙躲開,去其他窗口排隊。

被林蕭拍醒的工作人員,明顯很是惱怒道,「誰啊,吵什麼吵,沒看到我在休息嗎?」

「我來辦理手續,看到你在睡覺,所以就叫醒你。」林蕭道。

「睡覺?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睡覺了!我是在休息。」

「休息?你這休息的時間倒是挺久的。」林蕭冷笑道。

「廢話,老子天天對著你們這群人,一聲不響地幹活,難道不比你們累?睡個覺怎麼了?」那人傲慢道。

「你最起碼坐著辦事,我們可一個個都是站著的,而且你這裡面的待遇可比我們好多了,就你累了,我們難道不累?」林蕭道

「行!你這話可以,我給你辦事!」那人甩著腦袋,用手指指著林蕭,面色不善,拿了一張表格過來登記。

周圍人皆是同情林蕭起來,「這孩子太魯莽了,這下要被這聶榮穿小鞋了。」

「去哪兒?」那工作人員頭也不抬道。

「姑蘇城。」

「姑蘇城?你去那種鬼地方做什麼?」

「去天鴻學院上學。」

一聽這話,那工作人員臉色有些不屑,冷哼道,「原來是三流學院的學生,難怪了,怪不得這麼傲氣,從哪裡來的?」

「史萊浩學院。」林蕭道。

聽到這話,工作人員不由得多看了林蕭一眼,但是看林蕭那完全沒有任何修為的模樣,冷笑道。

「吹牛也不打草稿,還史萊浩學院,就憑你這廢物一般的修為,夠格去史萊浩學院嗎?」

「我夠不夠格,關你什麼事?」林蕭回嗆聲道。

聶榮雙眼狠狠瞪了林蕭一眼,握著筆的手指緊緊攥著,點頭道,「可以啊,脾氣這麼沖,這麼牛逼的我還是第一次見,行,你繼續嘚瑟吧。」

只見他在登記表上寫了幾個字,蓋上印然後伸出手道。

「交錢吧,十萬兩銀子。」

周圍人先是吸了口氣,繼而為林蕭同情,這聶榮是準備開始報復了。

「十萬兩?我看外面的布告欄上寫著的,一般都是幾百兩銀子。」林蕭反問道。

「那是一般人的價格,我可是給你安排了我們獸堂最特等的飛行魔獸,而且還是單獨的航線,自然是要貴賓價了。」聶榮冷笑道。

「我可沒有要求你這麼做。」林蕭淡然道。

聶榮卻是得意道,「誰叫我們這位大天才身份不一般呢,語氣這麼蠻橫,肯定不屑和一般窮鬼同坐一通飛行獸了,待遇自然要高了,這才符合你的逼格,不是嗎?」

「我沒有那麼多錢,換一個普通。」林蕭沒有理會聶榮。

「換普通的?晚嘍!」聶榮指著那張登記表道,「我印都蓋上去了,後台的人都已經按照最高標準準備了,這個時候,你倒是和我說換一個?這個損失誰來承擔?你來承擔?」

「是你不問我就蓋印的,這是強買強賣。」林蕭道。

「我強買強賣?好啊,這話你也敢說出去,真是有膽量!你也不打聽打聽,有誰敢在我們獸堂撒野的!」聶榮瞬間冷下臉來,「今天你若是不交出十萬兩銀子,那就別想走出這個大門!」

林蕭冷漠地看著聶榮,一言不發。

「怎麼樣?先前你不是很吊嗎?怎麼現在不吭聲了?如果說你要下跪道歉,那免了,你如果交不出十萬兩銀子,就拉你去喂那些魔獸!」聶榮用手指頭戳著林蕭的額頭道。

「你廢話真多!真以為我不敢動手?」

林蕭抓住聶榮的袖口,直接將他一把丟出門口 某一個黑暗深處。

一間猶如實驗室一般的房間里,無數個相同模樣的男人,各自在不同的儀器上進行著實驗。

其中一人走到實驗台,朝一個正處理一隻斷臂的男子小聲報告了幾句,遞給了他一份資料。

「你是說實驗體6507號生命特徵消失了?死在誰的手裡,他的實力雖然不及本體的十分之一,但是不至於連逃走的能力都沒有……」

「林蕭……居然死在一個小鬼手裡,把他的資料給我看看。」

「全無修為,但是卻只手屠殺了煉虛境強者,還一拳摧毀了結界,令得萬獸臣服,這倒是有意思了,他或許和預言有些關聯……」

男人舔了舔舌頭,低笑道。

「給我密切盯著這個林蕭,我對他,越來越有興趣了。」

……

知道了自己下一個目的地在姑蘇城。

不過林蕭卻並沒有立即動身,而是去了距離這兒最近的平陽城。

因為信函上介紹說,如果要到達姑蘇城,最便捷的方法便是先到離外院最近的平陽城。

通過搭乘平陽城獸堂內的飛行魔獸,方可到達姑蘇城。

於是林蕭便花了一天時間,趕到平陽城。

進了平陽城,他很快就找到了獸堂。

因為這獸堂是平陽城內最為氣派的建築物,煞是惹眼。

不僅佔地廣闊,而且周圍更是繁華,小攤店鋪應有盡有,儼然就是一個飛機場。

不過獸堂有此規模也是正常,畢竟它作為方面幾百里唯一的一個客運場所,若是有長途的路程要走,大多都會選擇來這兒乘坐飛行獸,自然能夠吸引不少人流。

林蕭到達獸堂時,這門前倒是有許多人也在排隊辦理手續。

但是效率實在太慢了,許多分鐘過去了,也不見隊伍往前走一步。

一個時辰過去了,好不容易輪到林蕭了,卻沒想到那工作人員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絲毫不打算繼續理會後面的人。

林蕭剛想敲敲窗子叫醒那人,就聽到身後有人拉住他勸道。

「小哥,你別敲了,你還是去別的窗口排隊吧,別喊了沒用的。」

「為什麼,這不是還沒下班嗎?」

「沒下班了,但是人家困了,睡了,這就是不打算理我們了。」那人道。

「看樣子你們都已經習慣了,難道這是常有的事?」林蕭奇怪道。

「正常,畢竟這獸堂地位非凡,平時我們可是求著他們辦事的,我們有求於人,人家自然有脾氣了。」那人苦笑,準備去其他窗口排隊。

「我可不管,我只知道沒有下班就必須要幹活。」林蕭直接上前,拍了拍窗口,直接把那人驚醒。

好心人有些急了,拉著林蕭道,「你這下可完蛋了,你面前這人是獸堂堂主的親戚,你如果把他惹怒了,他定然會給你穿小鞋。」

那人說罷,急忙躲開,去其他窗口排隊。

被林蕭拍醒的工作人員,明顯很是惱怒道,「誰啊,吵什麼吵,沒看到我在休息嗎?」

「我來辦理手續,看到你在睡覺,所以就叫醒你。」林蕭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