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詩解釋道:「你們可能不知道,這次綁架嘉晨的人,是一個勢力強大的組織,如果不解決嘉晨的問題,他們不會放手的。」

首領一家人聽了雲夢詩的話之後,心中大駭,首領夫人吃驚的問道:「你是說,嘉晨還有被綁架的可能?」

這時,阿辰說話了,「沒錯,神秘組織對您小兒子十分重視,如果不抓到人,他們是不會放手的,綁架,還會人。最重要的,他們實力強大,即使你們基地中不讓任何人進來,他們也會有辦法。」

首領很明白,阿辰是那個組織的人,現在為了活命,呆在雲夢詩他們身邊,他說的話,可信度是十分高的。

「所以,我想給晨晨檢查一下,就是想了解一下,事情是不是真的像你們說的那樣。」雲夢詩語氣嚴肅的說道。然後,她有補充了一句,「那個神秘組織的目標,可能是與整個人類為敵。所以這件事我不得不管,早晚會有和他們對上的一天。」

首領一家人都聽明白了雲夢詩的言下之意,如果這件事不是和整個人類的生存有關係,她才不會管你們兒子是什麼身體。

「好,我們都休息一個晚上,明天,我帶嘉晨去。」首領夫人立即決定道。她被雲夢詩的話嚇到了,那個神秘的組織是整個人類又怎麼樣?只要關係到她家兒子,她就非常緊張。

雲夢詩嘴角勾起一個弧度,「那就這樣,我們就去休整。」

說完,和喬暻然一起帶著眾人,跟著首領派的手下,去往給他們安排的房子。

喬暻然也很想知道那嘉晨會不會威脅到小詩,他知道小詩的身份是喪屍,那孩子有抵抗喪屍病毒的能力,不知道會不會對小詩有影響。

如果那孩子真的會對小詩造成傷害的話,想到這裡,喬暻然臉色頓時晦澀不明,他一定要儘快解決了那孩子。

他不允許可能對小詩造成傷害的人活著,寧可錯殺,也會願意小詩有被傷害的幾率。

一切就看明天了。

雲夢詩剛剛用精神力檢查的查看了一下那孩子的身體,不像是普通人類,倒是像一個被改造過的,身體很結實,有一定的強度。

剛剛那個時候,那孩子被阿辰拿個一把普通匕首抵在脖子上,她相信即使阿辰下狠手,也不會傷害到那孩子。

他的皮膚強度不是一把普通匕首能劃破的。

由於時間緊迫。雲夢詩也只是匆匆的查看了一下他的皮膚強度,就沒有深層次的查看了。

「小詩,到了。」雲夢詩想的入神,直到走到張首領為他們安排的地方,還在思考,一頭撞在喬暻然的背上。

喬暻然好笑的說了一句『到了』。

雲夢詩抬頭一看,這是一座複式的二層小樓,能裝下他們這十幾個人。

「到了啊。」雲夢詩摸了摸自己撞到喬暻然背後的額頭,好在兩個人都是身體強壯之輩,不會被撞傷。

喬暻然的大手覆蓋到雲夢詩白皙的額頭上,溫柔的問道:「想什麼呢?」

雲夢詩實話實說,「在想那孩子的體質。」

喬暻然自己腦補,小詩在為那孩子的體質擔憂,怕他傷害到自己。他拳頭在身側攥了攥,壓下心中的殺意,說道:「好了,我們都忙了一天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恢復一下異能。」

雲夢詩點點頭,確實,和老譚的戰鬥消耗了她大半的異能和精神力。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張首領一家人就來到了這座二層複式小樓裡面。

雲夢詩此時才剛剛睜開眼睛,自從她的精神力恢復之後,每次冥想的時間都變長了,都是為了鞏固靈魂之海中多出來的那些精神力。

吃過早餐后,雲夢詩才下樓,此時,張首領一家人已經在沙發上等半個小時了。

不過他們一點不耐煩的意思都沒有,他們也很理解,首領給夫人講了嘉晨是如何被救出來的。知道了雲夢詩是自己小兒子的救命恩人,她的態度立即不一樣了,還感覺昨天自己的態度是不是有些不好。

喬暻然和雲夢詩下樓之後,就看見首領一家人和顧柏、莫鴻遠等人聊天,新加入的阿辰在那裡仔細聽著,裡面有什麼雲夢詩禁忌的東西,他都一一記下了。阿辰看的出來,如果雲夢詩不讓自己走,其他人一定不會說什麼的,即使是那個喬暻然。

「雲小姐,喬先生。」張首領笑著說道。

喬暻然客套道:「讓你們久等了。」

張首領連忙說道:「是我們來早了,打擾到你們休息了。」

夫人看不過去了,一大早上,就在這裡客套,她說道:「雲小姐和喬先生是嘉晨的救命恩人,我們等著也是應該的。」夫人除了護著自家兒子無條件之外,三觀是挺正常的。

雲夢詩一眼就看到了嘉晨,他正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見自己來了之後,就躲在了他哥哥的身後,拚命的把臉藏起來,好像生怕被雲夢詩看到一樣,他對雲夢詩有一種懼怕感。

這時,所有人張首領一家也發現了自家小兒子好像對雲夢詩特別懼怕,之前他們以為孩子是怕生,但莫鴻遠和顧柏來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很是安靜的玩著自己的手指,但怎麼雲夢詩一下來,他就身體顫抖,想把自己的身體藏起來?

首領夫人尷尬的對雲夢詩一笑,她是自家小兒子的救命恩人,但小兒子每次見到恩人的時候,都把臉藏起來。

首領夫人走過去,把小兒子抱在懷裡。

嘉晨本來很喜歡媽媽的懷抱,但這次,他不住的想逃出去,因為他知道媽媽會走向那個可怕的人。

「晨晨,你在害怕什麼?爸爸媽媽哥哥都在這裡,誰都不能欺負你了。而且那個是你的救命恩人,她不會傷害你。」首領夫人耐心的說道,她語氣很是溫柔。

她越勸說,嘉晨越是焦躁,開始叫了起來,是那種小孩子哭喊聲,但只聽見哭聲,卻不見眼淚。

首領夫人很是無奈,說道:「雲小姐,真是不好意思。」

雲夢詩很是奇怪,為什麼這孩子這樣懼怕自己?難道是看到自己虐殺花姐的時候,被自己嚇到了?

不對啊,自己只是把手放在花姐的腦袋上,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血腥的行為。況且,在末世里,即使被保護的在好,死人喪屍什麼的也是一定會看到的,這孩子應該不會心靈這樣脆弱才對啊。

雲夢詩搖搖頭,說道:「沒關係,我只需要觸碰他的手臂,就可以檢查了,很簡單。」

首領一家人聽了鬆口氣,他們以為檢查還像末世前一樣,需要抽血什麼的,沒想到這樣簡單。

首領夫人抱著小兒子,走到雲夢詩身邊。

嘉晨在首領夫人的懷裡掙扎的更加劇烈了,他身體不斷的顫抖,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雲夢詩伸出手,想要去觸碰嘉晨的手臂,沒想到嘉晨從首領夫人的懷裡著掙脫出去,一下去跑出門外。

首領極了,也跟著跑出去。

雲夢詩連忙說道:「鴻遠,去追!」

莫鴻遠點點頭,瞬間沖了出去,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他的速度非常快,剛衝出去就拉著了嘉晨的手臂。

這時,張首領也到了門外,抱起小兒子,安慰道:「晨晨,沒關係,那姐姐很喜歡你,只是想拉拉你的手臂,你不要害怕。」他為了讓雲夢詩給小兒子檢查,連哄騙的招數都使用出來了。

說著,張首領把小兒子重新抱回來房子里,嘉晨不斷的在他懷裡掙扎,不想靠近雲夢詩。

「雲小姐,嘉晨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了,他之前是一個很聽話的孩子,就是那次被喪屍咬過之後,變得很不愛說話了。」首領夫人一臉歉意的說道,她是鐵了心的讓雲夢詩給嘉晨檢查。

其實他們都想知道,小兒子能抵抗喪屍病毒的原因,他們猜測,這可能是一種異能。對喪屍病毒免疫的異能。

雲夢詩對喬暻然說道:「暻然,給他一個空間束縛。」她不想浪費時間了,硬來的話,張首領一家人一定不願意,那樣可能會誤傷到那孩子。

嘉晨可能預感到要發生什麼,身體掙扎的更加劇烈了,連身為五級異能者張首領險些控制不住他。這也是張家人第一次發現,自家小兒子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能抵得上一個三級身體進化進化的異能者,但無論從哪裡看來,他都是一個普通人無疑了。

喬暻然對嘉晨使出了空間束縛,他控制的非常好,把嘉晨束縛住了,但抱著嘉晨的張首領卻好好的站在那裡,身體哪個部位都能動。

「好了,小詩,可以檢查了。」喬暻然壓制出心中的殺意,如果這孩子真的會對小詩造成傷害,他一定不會手軟。

雲夢詩接近嘉晨的時候,從嘉晨的眼中能看到驚恐,而是是驚恐至極。好像雲夢詩碰到了他,他就會死了一樣

不過,雲夢詩還是觸碰到他的手臂,把自己的精神力慢慢侵入嘉晨的靈魂之海中。一個人的外表會騙人,身體會騙人,但他的靈魂是不會騙人的。

嘉晨被束縛在那裡,眼睛中的驚恐更加濃了,首領夫人看著十分心疼,但她也不敢出言打擾雲夢詩,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弄傷自己的小兒子。

雲夢詩進入嘉晨的靈魂之海后,被嚇到了,從他的靈魂看來,嘉晨不像一個人類,更像一個喪屍? 這個想法把雲夢詩嚇到了,難道,他真的是一個喪屍?

不對,雲夢詩把自己的精神力繼續深入,他的靈魂和一般喪屍的靈魂不一樣,反倒是想人類和喪屍的結合體。

如果說這孩子是有智慧的喪屍,那麼,為什麼沒人發現?喪屍的很有特點,沒有心跳、沒有呼吸,身體也沒有溫度。

像自己和莫鴻遠、顧漾三個人都有自己的隱藏方法,這樣讓他們自由的活動在人類世界,不被發現。


但這孩子就不同了,他和普通人類並沒有任何分別,有心跳、有呼吸,身體也是有溫度的,他更不是一個異能者,連身體進化異能者都不是。

喪屍中能使用異能的也不是很多,大部分喪屍都靠著自己的爪子和牙齒,去撕咬敵人,很少的喪屍才能用異能。

像莫鴻遠、顧漾這樣的,既有智慧,又能使用異能,整個世界也沒有幾個吧。

最重要的是,雲夢詩看過莫鴻遠的靈魂,和普通喪屍並沒有什麼兩樣,他是完完全全的喪屍,只是有人類的智慧而已。

至於她自己,和普通喪屍也是不一樣的,雲夢詩猜測,這可能是因為她是喪屍皇的緣故。

雲夢詩猜測,這孩子可能是喪屍和人類的結合體,據他爸爸說,他被喪屍咬了,但後來卻沒有辦成喪屍。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打斷了他變成喪屍的過程?

雲夢詩在靈魂之海中安撫了一下顫抖的嘉晨,她在精神力中帶著些催眠的東西,幾分鐘之後,嘉晨的靈魂總算不顫抖了,他安定了下來。

雲夢詩已經猜測了嘉晨能抵抗喪屍病毒的原因了,他不是可以抵抗喪屍,而是他身體中就有喪屍病毒。因為他變成喪屍的過程中,被什麼東西打斷了,所以在造成了他身體詭異的平衡。

雲夢詩相信,這個世界上可能只有他一個人,會成為這樣的人不人,喪屍不喪失的。

她的精神力退出嘉晨的靈魂之海中,慢慢睜開眼睛,外面的人都一臉急迫的看著她,特別急切的想知道結果。

雲夢詩已經想好了怎麼說,因為她是喪屍的原因,她不想這孩子受到傷害。如果她真的說出實情的話,不知道張家人會怎麼對待這孩子,畢竟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徹底的變成喪屍,把一個隨時會變成喪屍的人帶在身邊,不是活膩了,還能是什麼?

除非張家人對嘉晨的愛到了骨子了,無論他是人是喪屍,他們都不在意,這樣嘉晨之後的日子才能好過。

末世實在是太殘酷了,為了自己活命,人類能不折手段做出很多他們都不想不到的事情。

「怎麼樣?嘉晨怎麼樣了?」首領夫人見雲夢詩睜開眼睛,迫不及待的問道。

雲夢詩開口道:「嘉晨沒事,你之前說過,他是喪屍咬過,是不是?」

提到這個,首領夫人緊張的點點頭,「沒錯。是不是因為這個,嘉晨才能抵抗喪屍病毒?」

雲夢詩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既可以說是這樣,也可以說不是這樣。」

顧柏忍不住了,他著急的說道:「夢詩,到底是還是不是?你先是點點頭,然後搖搖頭是幾個意思?」

雲夢詩瞪了他一眼,「你著什麼急?」

顧柏被她瞪的一虛,不再說話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雲夢詩的下文,包括喬暻然。不過喬暻然最在意的是那孩子會不會對小詩造成傷害。

雲夢詩繼續說道:「正是因為這樣,嘉晨的身體中才能抵抗喪屍病毒。人類被喪屍咬過之後,分兩種反應,一種是普通人,一種是異能者。普通人被喪屍咬了,在二十四小時之內,體內的喪屍病毒會爆發,他也會成為一個喪屍。異能者被喪屍咬過之後,身體中的異能會把體內的喪屍病毒消除了,所以異能者會喪屍咬過之後,才會沒事。」

眾人聚精會神的聽著雲夢詩的講解,這些他們雖然都知道,但是他們不知道其中的原理。

雲夢詩繼續解釋,「而嘉晨的情況就有些特別了,他被喪屍咬過之後,體內的異能被喪屍病毒刺激的覺醒了。但由於喪屍病毒很是強大,異能又剛剛覺醒,兩相抵觸,嘉晨既沒有比變成喪屍,也沒有變成異能者。」

眾人聽了恍然大悟,首領夫人又提問道:「那,那後來嘉晨又被喪屍咬了,也沒有變成喪屍,是怎麼回事?」

「你得了傳染病之後,體內就形成抗體了,當病毒再次進入嘉晨身體中之後,殘餘的異能能量和他身體中的抗體自然起了作用,所以他再一次幸免於難。不過我要提醒你,如果他再一次被喪屍咬到,就會有變成喪屍的危險。」雲夢詩說道,其實這些大部分都是雲夢詩編的,畢竟嘉晨的情況不好解釋。

「原來是這樣。」首領夫人喃喃道,繼而,她語氣中滿是驕傲,「我就說,我們家有異能者的基因,嘉晨怎麼會是普通人。」

首領無奈道:「好了,不要在誇耀了。雲小姐,嘉晨什麼時候會醒來?」

原來雲夢詩的精神力出來之後,把嘉晨的靈魂催眠了。讓他沉睡了一會兒,要不然醒來之後,他又要逃跑了。

嘉晨是一半喪屍一半人類,正常喪屍對雲夢詩就有恐懼之感,畢竟她是喪屍中的皇者。嘉晨是一半喪屍,所以就對雲夢詩這個皇者更加恐懼了。

「醒了,晨晨醒了。」嘉航說道,他很疼愛他的弟弟,聽雲夢詩說完其中的緣由之後,他也鬆了口氣。

喬暻然卻沒有鬆口氣,他了解雲夢詩,甚至了解她的每一個動作,自然知道,雲夢詩說謊了,她要隱瞞著什麼呢?是這孩子對她的傷害嗎?喬暻然心思轉了百轉,小詩是要隱瞞這孩子對她的可能的傷害?

喬暻然在一邊盯著喬暻然,想看出她的想法,但他失敗了,從小詩眼中看不出對嘉晨的一絲惡意。

但喬暻然也不敢確定,雲夢詩心中的真實想法是什麼。 誰都沒有注意到喬暻然在那裡想很多,注意力都在嘉晨身上。

嘉晨睜開眼睛,再次看到雲夢詩的時候,身體已經不顫抖了,他能正視雲夢詩了。

「晨晨,你感覺怎麼樣?」首領夫人看到自家小兒子醒來,立即把他抱在懷裡。

「媽媽,我沒事。」嘉晨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張首領在一旁連忙感慨。

「好了,既然晨晨沒什麼事情,我們就告辭了,雲小姐,喬先生,你們不要著急走,我們還想好好招待你們一番,感謝你們對我家晨晨的救命之恩。」首領夫人感激的對兩個人說道。

喬暻然頗有深意的說道:「好,我想我們會在這裡停留幾天的。」

「那就好,今天你們先好好休息,我需要處理一些事情。」張首領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一般哪有讓客人等著的道理。

雲夢詩雖然不知道喬暻然打的什麼主意,但還是說道:「好,你們去忙。」

張首領一家人又是一番感謝之後,才帶著大兒子與小兒子離開這裡。

他們走了之後,喬暻然很是矛盾,他又不能直接問小詩那孩子會不會對你造成傷害,那豈不是直接暴露了他知道小詩身份的問題了嗎?既然不能直接問,他只能旁敲側擊,還不能問的太直接了,聰明的小詩會直接猜出自己的想法,說不定會把自己知道她身份的事情暴露出來。

那不是喬暻然想要的,他知道了小詩的身份,還裝作不知道。小詩會生氣吧。

他一直等著小詩自己來找他坦白,不過,小詩一直在拖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把她的身份說出來。

喬暻然一直期待著。小詩把她的身份說出來之後,就意味著小詩完全相信了他。

「小詩,那孩子是什麼異能啊?」喬暻然問道。

雲夢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喬暻然為什麼忽然對這個問題感興趣。不過她可以確定的是那孩子不是異能者,也不是喪屍。因為他腦袋中既沒有晶核,也沒有異能珠。

不過她剛剛說了,嘉晨是異能者,現在又說不是,會引起喬暻然的懷疑,事關她喪屍的身體,她需要小心的和喬暻然說。

「他可能是土系的異能者,不過我也不是特別確定,畢竟他異能剛剛覺醒的時候,被喪屍病毒打斷,異能珠沒有完全的形成,所以我這僅僅就是猜測。」雲夢詩一本正經的說道。

喬暻然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小詩是真的要隱瞞自己,他想從她口中知道些什麼,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小詩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她就一絲都不會透露,並且掩飾的特別好,別人不會發現一絲。

喬暻然不打算在去試探了,不管是什麼樣的結果,他都打算滅了那個孩子,不讓小詩受傷。即使這樣可能會顯得很殘忍,但為了小詩,他真的什麼都做的出。

一天在眾人的修鍊中過去了,夜晚來臨,喬暻然如往日一樣,和小詩在一個床上。他知道小詩冥想的時候,是不會知道他在不在的。

冥想中的小詩只是對危險有感知,至於他在不在身邊,她都應該不知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