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亞手中凝聚出一條雷鞭,直接向着焱天火的臉抽去,並且嘴中還在冷笑:“你莫非不知道雷霆地獄是誰人打造的?竟敢在雷霆地獄打雷神一脈,你是相當張狂,又相當好笑。”

焱天火五指握拳,怒道:“竟敢欺負我靈兒姐,你不是說你是藥神的弟弟嗎?怎麼現在又成了雷神血脈了,你是雜種嗎,讓我想想,你該不是藥草和雷電在雨天‘雜’交出來的吧。”

雷亞被氣得渾身顫抖,道:“你……該死!”

說着雷鞭已經到了焱天火耳邊,雷亞冷笑,只要這一鞭子抽實了,絕對能讓眼前亂嚼舌根的紅衣少年半張臉都會被掀飛出去。

就在這時,焱天火左手一把抓住雷鞭,右拳燃起赤橙紅三色火焰,同一時間,在焱天火身後,有一個由赤橙紅三色組成的巨人浮現,巨人頭頂破了天,腳踏碎了地,燃火的拳頭化作拳印,朝着雷亞轟去。

雷亞心知不妙,急忙催動雷神功法,在雷亞身後,也浮現一人,此人站在萬千雷霆之上,高高在上,俯視衆生,他隨手一揮,有萬道血色雷霆衝出,衝向巨人。

焱天火感應到虛影的壓力,但是他只需要巨人爭取一點時間就好。

就在下一刻,一道身影擋在了焱天火身前,焱天火雙眼微眯,怒斥道:“滾開!”

“滾開可不行,我們能在第二層淬體,完全是因爲雷亞的幫助,你還是自己滾回去吧。新兵,在諸神界是沒有地位的。認不清自己身份是一件非常可憐的事情,這裏不是下三界,沒有紅塵界的太平盛世……你在外界的所有身份權勢財富,在這裏都沒有用處,當你真正想明白這一點後,也許就已經是遍體鱗傷、心灰意冷。”擋路少年名叫金不棄,原本在外界也算是有錢有勢有才,他輕輕擺了擺手,示意焱天火滾回去吧。

源塵心下凜然,這擋路少年竟然是一位天靈境二品的強者,焱天火只是宇靈境巔峯,距離天靈境還有段距離,這段距離就是雲泥之別,宇靈境與天靈境距離雖小,但是中間隔着一個‘九幽淵’呢。

“千手爆裂拳!”

焱天火的轟擊從來都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絕不後退,從不低頭。

也正因爲如此,源塵纔沒有提醒他。

焱天火拳頭力道確實很大,但是還是被輕易擋下,攔路少年輕笑,他一手附在身後,一手牢牢抓住了焱天火的拳。

還不等他說出一些類似‘不自量力’的話,就看到了焱天火嘴角的笑容。

焱天火手中的三色火焰從手開始,開始向着攔路少年的胳膊、肩膀蔓延而去。

攔路少年催動靈力滅火,但是成效甚微,甚至他還看到了非常驚悚的一幕,他的靈力竟然也被點燃了!

焱天火心知時間不多,不消片刻,攔路少年就會自救成功,此刻,三色火焰凝聚而成的巨人已經被血色雷霆包圍,即將被泯滅。

源塵帶着隊伍一步一步向着雷霆地獄第二層而來,腳步緩慢,一點也不着急。

焱天火躲開攔路少年,直接與雷亞扭打在一起,當焱天火再站起來時,雷亞已經被打成了豬頭。

至於各自的功法投影,在雷亞被打碎鼻樑時就散掉了,焱天火皺了皺眉,他顯然還是很不開心攔路少年攔路。

更讓他不開心的是,他的火焰竟然沒有將金不棄完全覆蓋。

“焱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能夠越級挑戰,已經很強了。”

源塵適時的提醒,讓焱天火只覺得豁然開朗,從一個死衚衕中走了出來。

源塵也是默默擦了一把冷汗,如果焱天火認爲自己不如別人,轉而想要毀滅世界,那就糟糕了。

“你都快胖成豬了,還裝成我的樣子到處惹事生非,真是該死。”源塵目光突然轉冷,在雷亞耳邊輕聲道,“你千不該萬不該欺負靈兒姐,也不該不自量力地試探我的身份。”

雷亞被源塵的氣場震懾,更被源塵的話語嚇住,倒在地上久久沒有反應。

金不棄和幾個朋友正打算前去扶起雷亞,源塵突然注視着金不棄的雙眼,平靜道:“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我送你們離開雷霆地獄,第二我送你們下地獄。”

源塵的目光透過銀白麪具顯得異常平靜,金不棄渾身一顫,急忙避開目光,在對視的那一瞬間,金不棄感覺自己纔是螻蟻,而源塵纔是那個只能仰望的星辰。

金不棄腦海中突然涌現出一個畫面,那是他第一次參加大規模戰鬥時的場景,那一次也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戰神。

某一瞬間,戰神回頭看了他一眼,那個眼神,竟然與眼前之人的眼神如此相似。

金不棄擋住了想要救雷亞的同伴,這些同伴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夥伴,他不想他們死。

下一刻,金不棄猛然覺察到自己心態的變化,他竟然覺得自己乃至同伴們都無法抵擋面前少年的攻擊。

並且他還覺得自己理所應當的怕源塵,像是本能反應,又好似是血脈壓制。

金不棄向源塵微微躬身行禮後,轉身離開:“我們走吧。”

“隊長,你……我們……”幾個同伴有些不知所措,羞愧難當,他們竟然被新兵嚇跑了,但是隊長跑了,他們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急忙快步追上了隊長。

“我們四人都是天靈境一品,隊長你也是天靈境二品,我們爲什麼要怕一羣還只是宇靈境的螻蟻。”幾個同伴皆是不忿,都感覺很是窩囊。

“你們看我們的頭頂,這種力量你們對抗得了嗎?”

四人順着金不棄的目光看向他們各自的頭頂,在他們五人的頭頂之上,都各有一朵湛藍色雷雲翻滾,如果仔細觀察,其中似有一條紫色雷龍隱祕在其中,正虎視眈眈地注視着他們。

四人也都吃驚的說不出話來,這種對雷霆的造詣,恐怕雷神也做不到。

金不棄一隊已經走下天台,他的聲音突然響起:“我有種預感,雷亞要死了。”

源塵扶着雷銘朝着第三層而去,現在青山小隊倒像是他的了。

焱天火歸隊,本來有些受傷的他,站在湛藍色雷雲下,沒過多久就痊癒了。

“就這樣放過他嗎?太輕了吧。”焱天火還是忍不住開口,他問的顯然是源塵,而非白凌雲。

源塵站在第二層到第三層的石階旁,笑道:“哪有這麼簡單啊。”

說話間,源塵打了個響指,嘴角微微上揚。

就在衆人疑惑之時,突然天台之上的雷雲洶涌,匯聚爲一點,瘋狂衝下,目標正是第二層的雷亞。

轟隆!

血液四濺,衆人回頭看去,原本雷亞躺倒的地方已經蒸發成了氣浪,消弭於天地,就連天台都被轟出了一個大洞,黑壓壓,直通第一層。

突然一枚染血的令牌落入源塵手中,源塵搖了搖頭,將令牌隨手丟入了那個黑洞中,又是一道雷霆劈下,十八層天台都跟着搖晃,整個雷霆地獄只有這一道光芒貫通天地,所有人都閉上眼睛,下意識用手擋住強光,雷光消散時,那個黑洞內似有血光正在被磨滅。

金不棄小隊此刻已經來到雷霆地獄的邊緣,猛然的震動將他們掀翻出去,再回首,雷霆乍驚,隨即消散,幾人還未轉回頭,強烈的光就已經讓他們失明。

“你們現在明白了嗎?”金不棄的聲音響起,但是由於雷鳴聲太大,即便是金不棄自己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隊長,英明。”

“隊長,真有你的。”

……

四人心中生出一種明悟,他們的隊長似乎總能在最危險的時候做出最正確的選擇,戰場上無論是敵人的埋伏還是襲殺,都能被隊長很輕易地躲避。

就說這一次,其實雷亞並非是隊長找來的,當時金不棄就曾經阻止過,但是最終寡不敵衆,還是請來了雷亞。

通過這件事,金不棄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更高了好幾分,已經超過了父母的地位。

畢竟他們都是孤兒,沒有父母……

同時整個天台上,都傳來地動山搖的巨響,似乎這一道雷霆撼動了天台的地基。

整個雷霆地獄中的人都陷入恐慌之中,紛紛停止淬體,開始逃命。

說來也奇怪,雷霆地獄中的雷霆彷彿長了眼睛一般,專門攻擊那些有憂鬱少年的隊伍。

沒過多久,天台上,就只剩下他們一隊,至於進入深層次淬體的瘋子們,恐怕只有在天台毀滅之時,他們纔會清醒。

源塵默默嘆息,心想道:“顧嵐若櫻你可真狠啊,爲了確定我的身份,差點將天台給毀掉,不過,雷亞對於魔界也算是很重要的棋子,所以你在他的令牌中隱藏了能夠攝取他靈魂的法陣,這樣,你就可以憑藉他的靈魂,再造一個雷亞出來,這時候的雷亞,已經完全受你控制,如此,你就能夠一箭雙鵰,而我既暴露了身份,又成爲了雷神的眼中釘,不過……”

“……我所暴露的身份只是我想讓你知道的,至於你欺負我後的補償,我會一一討回來,這次毀了你的好牌也不過是一次提醒。”

“下一次,你若敢再動歐陽靈兒一下,我必然踏平魔界在守護者中的所有眼線!”

良久,衆人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此刻所有人看向源塵的眼中,已經有了一些敬畏。

歐陽靈兒開口詢問:“小駱,我們要去第幾層?”

“當然是第十八層!”

白冰琪臉色還是有些蒼白,白冰凡顧及妹妹,笑道:“我們冰神族人在肉身方面缺乏鍛鍊,第三層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

源塵溫和笑道:“既然如此,你們就留下吧。”

白冰琪聽到這話,原本蒼白的臉更加白了,源塵狐疑,他剛纔說的話有歧義嗎?

來到第三層,放下白冰琪和白冰凡,源塵順便多撕下一些雷雲給這對兄妹倆。

望着青山小隊離開,白冰琪臉色才稍稍有了血色,白冰凡則是長長鬆了一口氣。

wωw ★TTκan ★¢ O

白冰琪突然想到一件事,問道:“哥哥,如果他摘下面具殺人,諸神界的這些神擋得住嗎?”

白冰凡一下子捂住妹妹的嘴巴,低聲道:“慎言!我們雖然有冰神撐腰,但是也不能說一些胡話。不過,源小駱這個人我並不看好,過剛易折,搶出風頭,如果我沒有猜錯,他應該是一種很奇特的體質,可以與雷霆地獄中的雷霆共鳴,從而掌控這股力量,但是離開雷霆地獄後,他就只是一個宇靈境的普通人,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更是斬殺了雷神二子,他的命不久矣。”

白冰琪掙脫白冰凡的手,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哥哥,外面的世界太危險,我想要回家了。”

白冰凡擦掉妹妹的眼淚,勸道:“冰神族內紛爭不比這裏少,在那裏我們死的會更快,那裏已經不再是我們的溫柔鄉,而是隨時都可能要了我們命的閻王嶺。”

“跟在那個源小駱身邊危險係數太大,我們現在就走,趁亂離開,諸神界不比紅塵界,這裏強者爲尊,軍功爲錢,我們先躲入冰神那裏,就當從來沒見過源小駱,只要我們在諸神界活過一年,再次回到北靈學院,我們就是英雄。”

白冰琪點了點頭,白冰凡對她一向很關心,只要是在安全條件下哥哥就會變得特別陽光,但是一旦處在危險之中,哥哥就會變得謹慎異常,一切都以她的性命爲主,至於其他什麼兄弟朋友他統統可以拋棄。

她沒有反抗哥哥,因爲她知道,這個時候的哥哥,已經陷入一種自我的狀態,如果她反抗,那麼哥哥一定就會將她打暈,然後帶走。

也因此,她沒有告訴哥哥,一路走來,她都能感覺到源塵身上散發着若有若無的冰神族人氣息。

白冰琪血脈純正,在冰神族中也是一位聖女候選人,但是她的哥哥怕妹妹在爭奪聖女之位時受害,決定帶着妹妹去北靈學院求學。

誰曾想他們會被選中前往諸神界,在路上,白冰凡覺得跟在大部隊身邊目標太大,太危險,於是帶着妹妹和八位族人私自上路。

在人面桃林中,白冰凡又爲妹妹擋下相映紅的附身攻擊,相映紅再怎麼說也是女兒身,附身對象當然會選擇白冰琪這樣的少女,但是因爲白冰凡的阻撓,纔會出現源塵在橙島發生的那一幕。

望着白冰琪、白冰凡兄妹倆偷偷離開雷霆地獄,源塵嘆了口氣,他們最終還是走上了不同的路,一如當年。

※※※

“洛神冰這個人不可信,源塵,你聽我說,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我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們創立源盟並不是要殺光所有的邪祟魔怪,而是保護相信我們的人與守護大陸最後的和平。”

“既然你非要信任洛神冰,我們算是道不同不相爲謀,那我和妹妹就先走一步了。”

“你想讓我與妹妹回去,源帝大人,你開什麼玩笑,我已經感覺到你死期不遠,你難道還想要拉我們一起去死嗎?”

“源帝大人,恕白某難以從命。”

※※※

有一便有二

源塵出神間,陸陸續續有人離開,他們都不是傻子,跟在源塵身邊要面對的是雷神的怒火。已經來到第十八層時,源塵的身後就只有三人—歐陽靈兒、焱天火以及白凌雲,當然源塵還扶着雷銘,源塵不傻,有雷銘在手,他就多了一個保命的手段。

源塵回過頭,疑惑道:“你們爲什麼還要跟在我身邊?就不怕被我連累,遭到諸神屠殺?”

焱天火撇嘴道:“你抓着雷銘不放,我想走也走不掉。”

源塵面色一僵,額頭上似有黑線叢生,焱天火狠狠地拍了源塵肩膀一下,笑道:“你是我兄弟嘛,同生共死本就應該,況且我有火神罩着,不會有事的。”

“你呢?”源塵看向白凌雲,老實說他重生前都沒見過這位,今世竟然相遇,是緣分還是其他?

白凌雲摸了摸背上的凌雲劍,有些躍躍欲試:“你還差我一場比試,而且戰神來自青山,我也不會有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