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彥之將水杯放在柜子上,讓溫慕平躺著睡下,自己則是去浴.室洗了個澡。

不可否認,這半年來,溫慕的變化很大。

身體很瘦,但是該大的地方都大了起來,身材凹凸有致。

洗澡的水是冰涼的,沖了二十分鐘,身體里的欲.火慢慢的降了下來。

穿上衣服,出去,看見溫慕卷著被子,乖乖的睡在床.上。

她睡覺向來安分,從來都不會亂動。

霍彥之坐在床.上,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撫摸上溫慕的臉蛋,冰涼的指尖碰觸到她的肌膚,後者無意識的嚶嚀了一下。

突然覺得,就算是再沖二十分鐘能夠的冷水澡都沒有用,只要溫慕一個眼神或者是一個眼神,就能輕易的勾起他的***。

掀開被子,上了床,將懷裡的人摟在懷中。

喟嘆一聲,說不出來的感情,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抱著溫慕一起睡覺了。

霍彥之現在心裡無比的舒適,好像終於找到了心口上自己缺失的那一塊。

溫慕從來都是他心頭上的寶,只不過不小心被他弄丟了大半年,慶幸的是他現在終於找了回來。

溫慕在他懷中,不舒服的動了動,可能是覺得他的身上太冰涼了,在睡覺中,也忍不住的想要推開他。

霍彥之不允許,伸手緊緊的摟著她,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肯她離開自己。


……

溫慕覺得她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冗長的夢,抱著霍彥之,沒有形象的大哭,霍彥之就那樣陌生的看著自己,對於她的眼淚無動於衷。

腦袋嗡嗡嗡的響著,可能是昨天喝醉酒之後,現在疼了起來。

腦子只覺得更加的暈乎,動了動身子,感覺到自己的手腳都被束縛了起來,不能動彈。

這是什麼情況?

滾燙的肌膚,還有強勢的男性氣息,溫慕的腦子疼得更加厲害了,驟然睜開眼睛。

溫慕腦子暈乎乎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喝醉酒跟男人一.夜.情。

可是她的身體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除了腦子痛了點之外,其他的都很好。

那她是跟男人走了嗎?

溫慕一點印象都沒有,扭過頭去看身側的男人,這不看還好,這一看,幾乎整個人都呆愣住了。

為什麼會是霍彥之!

頭腦陰陰的痛了起來,溫慕覺得自己現在是在做夢,不然她的身邊怎麼會睡著霍彥之。

不敢置信的伸手撫摸著男人的側臉,溫熱的觸感,真實的肌膚,還有身體上的,來自於他真實的溫度,一切都在告訴自己,這不是夢,是個現實!

昨天晚上,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時,分明是陌生而又冷淡的,就跟不認識她一樣。

心情複雜的難以言喻,小心翼翼的撥開他的大手,掀開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地上的衣服散落了一地,有她的,也有霍彥之的,交錯的落在一起。

他昨天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嗎?

真的不應該喝酒,腦子裡空空的疼著。

慌忙的從地上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趁著男人還沒有醒過來的時候,趕緊出去。

殊不知,床.上的男人壓根就沒有睡著。

霍彥之守了她一晚上,整整一.夜沒有闔過眼,抱著溫慕,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他想知道溫慕醒來后看見身邊的人是他,會是什麼反應。

落荒而逃,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溫慕穿好衣服,匆忙的跑下樓,卻發現這裡的環境異常的眼熟。

她看了看對門,好像就是自己租住的公寓。

拿鑰匙打開了門,扭過頭看著旁邊,所以霍彥之是住在她的對面。

他是什麼時候搬過來的,搬進來的時候,知不知道對門住的是她?

腦海裡面充滿了無數的疑惑,每一個都十分的難解,溫慕感覺到頭更加的痛。

不得不說,昨天晚上是她這麼久以來,睡的最好的一個晚上。

抽了抽鼻子,不知不覺中已經哭了,霍彥之熟悉的味道仍舊縈繞在自己的身邊。

心裡說不出的難過,他既然裝作不認識自己,為什麼還要將她帶到他的公寓裡面睡覺。

以至於,睜開眼睛看到他時,她以為自己是穿越了,一眨眼的時間,他們有2回到了以前。

溫慕坐在沙發上思考了很久,直到被一串門鈴聲打斷思緒。

脖子僵硬的往門口看過去,很害怕是霍彥之來敲門。


溫慕趿著拖鞋慢步的往門口走起,從貓眼裡看到的男人,放了心。 上門的是凌祁,溫慕放心的開了門,讓凌祁進來,同時不忘向著對面的門看了一眼。

壓下心裡的複雜情緒,給凌祁倒了一杯熱水。

「你昨天晚上在哪裡?」凌祁沒有喝水,語氣比以往要急切,解釋說,「我昨天晚上來找你,你不在家!」

溫慕的手一頓,昨天晚上她跟霍彥之在一起了。

但是,不能跟凌祁說,怕他會傷心魍。

坐在沙發上,「我昨天晚上有應酬,喝多了,回來之後就一直在睡覺。」

凌祁的精神很差勁,眼眶深紅深紅的,眼睛下面也浮起了一圈青黑色,似乎昨天的睡眠質量不太好。

凌祁笑了笑,「剛換了職位,確實要忙一點,你一個女孩子,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檎」

溫慕勉強的一笑,低著頭,不敢看凌祁,心裡很虛。

溫慕從來都不會說謊,一說謊,眼神就會猶豫,不敢抬頭看別人。

凌祁也不傻,他看的出來溫慕是在說謊,至於為什麼會說謊,他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個電話。

凌祁昨天晚上有一場手術,從下午三.點鐘進行,一直到晚上九點才出來。

每次進行完一場手術,他總是會覺得全身疲憊不堪,而溫慕就是他的良藥。

見不到人,打一通電話也是可以的。

可是當他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是個男人時,他就徹底的慌亂了!

他不確定電話里的男人是誰,可是這麼晚還能跟溫慕在一起,就說明他們之間的關係不一般。

溫慕不怎麼跟男人接觸,最多的也就只有自己這一個。

凌祁怕溫慕是被男人設下了陷阱,匆忙的從醫院趕了過來,敲了好久的門,都沒有聽到溫慕的聲音。

確定溫慕不在家之後,整顆心都墜入了地獄裡面,在不斷的煎熬著。

不甘心的一次次的打電話給溫慕,然而每一次都提示他對方的手機已經關機。

溫慕不知道的是,他在她的公寓門前守了整整一晚上。

兩個人的心裏面都裝有事情,氣氛一下子沉寂下來,溫慕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直到凌祁的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手機,起身,抱歉的說,「抱歉,我醫院裡面還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好,你路上小心!」溫慕豁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送著凌祁離開。

不得不說,對著凌祁,溫慕多多少少是緊張的。

凌祁嗯了一聲,便離開了溫慕的家裡。

溫慕倚在門板上,親眼看著凌祁進入到電梯裡面,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起疑心。

轉身關了門,從貓眼裡面看著對面的門,心情複雜。

幸好今天不用上班,去了也是一直在走神。

腦子裡亂糟糟,她要不要搬走?如果霍彥之長期呆在這裡的話,他們會不會遇上?

頭更加的痛,喝了熱水后,回到自己的卧室裡面,準備睡上一覺。

這一覺,睡到了晚上,肚子空空的,胃部隱隱的灼燒起來。

可能是胃病又犯了!

冰箱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溫慕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黑乎乎的。

穿上外套,拿了錢包,準備去一趟附近的超市。

出門前,特意的看了一眼對面的門,很安靜,應該不會有人突然出來。

溫慕推開門,快速的跑進電梯裡面。

在電梯門關上之後,才徹底的放心下來。

周末,前來超市購物的人很多。

溫慕推著購物車,看著人家一對一對的從自己的身邊走過,心裡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

溫慕出來前,列了一個購物清單,要買的東西實在是很多。

過了個年,家裡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購物車裡面已經堆滿了滿滿一車,還有很多要買的,她想要不要等下一次再來買?

太多了,她一下子根本就拿不動。

神情怔愣的想著,推著購物車往前面走,前面突然橫衝過來一輛購物車,手裡的欄杆一滑,推車瞬間被推到一旁去,撞倒了人家堆起來的貨架。

引起巨大的動靜,溫慕趕緊跑了過去,對著人家工作人員說抱歉。

肇事的是一個小孩子,在弄推車玩,媽媽正在購買東西,沒有看住孩子,才導致了這件事情的發生。

小孩子的媽媽連忙道歉著,還教訓著自己的孩子,幫忙溫慕一起撿東西。

突然一雙男人的手伸在她的面前,溫慕眼睛眨了眨,順著手臂抬頭。

看見男人晦暗不明的一張臉,溫慕差點就要跌坐在地上,喉嚨像是被一團棉花堵住了一樣,發不出聲音。

霍彥之也一同蹲下.身子,攥.住她的手腕,「慕慕,今天早上為什麼要逃跑!」

「……」

溫慕還真是沒有想好,該怎麼跟霍彥之打招呼,他一上來,就是這麼一句。

早上的事情,那是一個錯誤。

「霍先生,你抓痛我了!」垂了垂眼眸,她輕聲的說道。

霍彥之卻沒有鬆手,恨不得拿手銬將他的手跟溫慕的手綁在一起,這樣她就不會從自己的身邊逃離了。

「慕慕,你離開我這麼久,你說我該要怎麼懲罰你?」

男性低沉醇厚的嗓音,飄入溫慕的耳朵裡面,一如往常一樣性.感纏.綿。

一顆心臟沉了沉,沒有話說。

自從遇見霍彥之開始,她的腦子就是一片空白。

被他攥著手,隨著他往前走。

直到進入到他的公寓,溫慕才慢了好幾拍的反應過來。

「我該回去了!」溫慕轉過身,欲要離開。

卻被霍彥之牢牢的握住,將她翻身壓在牆壁上。

高大的身子不斷的貼近她,「你以為我這裡,是你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的嗎?」

「霍先生,你別這樣!」溫慕推.搡著他的肩膀,再怎麼用力,也推不開面前的男人。

「慕慕,別這樣是哪樣,你不記得了嗎,以前你最喜歡我碰你了!」霍彥之低頭,狠狠的吻住她的唇.瓣。

這張小.嘴,他想念的時間已經足夠長了。

溫慕被堵住了唇,瞬間無法思考。

他們之間為什麼,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被男人吻著,抱起了身子,渾身軟.綿無力的,這個吻,逐漸的讓她有了感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