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楚柔淡然地站在那裡等著對手上來。

「你就是清風仙人的徒弟?」

突然,擂台邊緣處,響起了一道粗獷的聲音,令得霍楚柔一愣,轉身一看,是一名身材魁梧,長得五大三粗的男護法,這名護法也是這一局的裁判。

「我……」霍楚柔看著這名護法,剛要開口,卻被打斷了。

「看來也不怎麼樣嘛,就會虛張聲勢,一個花瓶子而已,師父不行,弟子也差,還敢出來丟人,真是勇氣可嘉。」男護法聲音冷冷,道。

聞言,霍楚柔愣了一愣,而後雙眼浮出一抹冰冷光芒。

說我可以,敢說我師父?

你算哪根蔥!

「我擦!這護法誰啊?嘴巴這麼臭,吃屎了吧。」場下,馬上就有弟子不滿,有的弟子膽子大,直接就開罵了。

楚柔仙子可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是大家的偶像,你一個傻大個,竟然這麼說話,真是不解風情,像你這種人,肯定沒有仙子喜歡,估計要當一輩子光棍,一輩子只能靠雙手解決問題。

「他不就是閆峰么!之前天驕戰中,完敗給清風長老的閆峰。」突然,有弟子認出了台上這麼男護法的身份,當即驚呼一聲。

「什麼?原來是閆峰,怪不得他會這麼說,這人真是心裡變態啊,打不過人家就出言侮辱人家。」

「就是,這個傻大個,別以為他現在是護法我們就怕了他。」

「哼,有本事去跟清風長老再比試一下,看清風長老不一根手指捏死他。」

……

場下,一連竄的指責、漫罵聲響起。

「你……你們……」閆峰聽聞后,簡直被氣得快發瘋了,「好好好,等著,你們等著,這場比賽可是本護法在做裁判,萬一有個不小心,你們心目中的女神輸了,那可怪不得人。」

閆峰雙眼泛著濃濃的怒意,而他嘴角卻在冷笑。

而此刻,霍楚柔聽到周圍一大片人的話后,也終於明白了她師父清風仙人和跟前這個閆峰的恩怨。

「呵呵,本護法主持的比賽,暗地裡出些手段,保證能神不知鬼不覺,什麼狗屁清風仙人,什麼狗屁女神,統統給我去死。」閆峰心中盤思著,等會要怎麼出陰招。

卧槽!

而閆峰臉上的這一絲冷笑,瞬間被場下觀圍的弟子捕捉到,弟子們馬上又掀起了新一輪的語言轟炸。

「媽的,你們看這個閆峰在冷笑,他肯定等下要耍花樣,這麼陰險的人也能當裁判?」

「不行,不能讓他當裁判,不然的話楚柔仙子估計會被他算計到。」

「讓他下來,換裁判。」

「換裁判、換裁判、換裁判……」

……

整個會武場都沸騰了,弟子們強烈要求更換裁判,這可把閆峰氣得臉都紅了。

「你,你們……啊,真是氣煞我也。」閆峰握著拳頭,雙眼怨毒的望著四周,「你們以為自己是誰啊,比賽已經定了下來,包括每場裁判人選,你們說換就換?你們算老幾啊!」

然而,當閆峰聲音剛落下。

只見高台上,龍鬚子見到弟子們山呼海嘯般吶喊聲,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真不如了這些弟子們的意,恐怕這些弟子會把整座擂台都拆了。

「閆峰,下來吧,這兒沒你的事了。」龍鬚子雄渾的聲音響起,他衣袖一揮,一股能量包裹著閆峰,把他拉扯了下來。

「啊……為什麼!左殿主,我我我,讓我主持,讓我主持,我保證公平公正的做個裁判。」閆峰真是滿心的不甘啊,早早想好了怎麼去陰清風仙人徒弟一把,卻沒想到,他這個裁判直接就被換掉了。

「好耶!左殿主英明。」

「左殿主威武!」

「左殿主萬歲!」

……

見到閆峰被抓了下來,弟子們當即響起一片歡呼聲。

「呵呵,這個傻大個,都千百年了,還是那麼白痴,就他這樣,也配得上師妹?真是笑話。」高台上,清風仙人端起茶杯,小飲一口,不屑一笑。

「哦?清風師弟是在說青瑤師妹吧?哈哈,照你這麼說,你認為誰才配得上青瑤師妹呢?我可是聽說青瑤師妹有好幾次在別人面前說,此生非清風師弟你不嫁的,她要做你的女人。」一旁的林嘯一臉壞笑地看著清風仙人。

噗……

聞言,清風仙人一口茶直接就噴了出來。

「咳咳咳……」這話可把清風仙人嗆得夠要命的。 更換裁判之後,比試繼續!

這一次,霍楚柔的對手還真是有些實力,剛一開始還讓得霍楚柔吃了一些虧,但是隨著比試的進行,霍楚柔漸入佳境,很快就調整了狀態。

嘣嘣嘣!

數十個回來過後,霍楚柔抓住對方的破綻,直接一掌把對手給擊落到擂台之下。

「比試結束,霍楚柔獲勝!」裁判的聲音響起。

頓時間,場下觀戰的弟子們都為之瘋狂了。

「贏了,贏了,楚柔仙子贏了!」

「厲害厲害,真不愧是楚柔仙子,這實力,這潛力,真可謂是絕世無雙啊。」

「楚柔仙子、楚柔仙子、楚柔仙子……」

……

高台上,眾長老們也跟著咂了咂嘴,他們越看霍楚柔這小妮子就越覺得順眼,只是可惜了,這樣一個潛力無邊的小輩,竟然被人搶先一步收入門下。

「清風長老,恭喜啊,收得這麼一個好徒弟。」

「嘖嘖,真是令人羨慕啊,清風長老,你這徒弟,了不得、了不得。」

「天賦異稟,果然沒說錯。」

長老席中,眾長老無不帶著羨慕的目光望著清風仙人。

「呵呵,其實我這徒弟嘛,也沒什麼天賦,主要是她師父教的得好。」清風仙人微微一笑,道。

眾長老:「……」

啊呸!

還要不要臉了。

哐啷!

銅鑼聲再次響起,百強之戰強過這一輪比試,就剩下了五十名了。

接下來,自然便是這五十名弟子進行抽籤。

霍楚柔無需動身,她只要站在大擂台上等著對手上來就行。

場下,依舊是粉絲們瘋狂的吶喊聲。

咻!

忽然,一道身影飛了上來,細仔一看,竟然是一名仙子,而且這名仙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還是一名虛神境的強者。

不用想了,肯定是這場比試的裁判。

「哦?你是那傢伙的徒弟?」這名仙子帶著驚訝的目光,望著霍楚柔,道。

聞言,霍楚柔一愣。

那傢伙?哪個傢伙?

「護法是指我師父清風仙人吧?」霍楚柔朝著這名女護法,微微一笑。

「嗯。」女護法淡淡地點了點頭。

見狀,霍楚柔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憑著女人的第六感,她能感覺得到,眼前這名女護法,跟她師父清風仙人,這兩人肯定有故事。

「呵呵,我來神武殿不久,對於一些事情還不是很了解,想必這位護法是我師父的朋友吧,敢問護法大名?」霍楚柔朝著女護法抱拳,問道。

「王柔!」女護法淡淡說道。

聞言,霍楚柔愣住了。

「王……柔?姓王?莫非……」霍楚柔心頭一震,猜想著。

「敢問王晨師兄,可是護法的弟弟?」霍楚柔一雙美眸閃爍著,她在期待著這位女護法的答案。

「正是!」王柔仙子有些驚訝,這小妮子,問起她三弟做什麼?

「還真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霍楚柔驚呼一聲,然後快速朝著王柔仙子施以晚輩之禮,大聲敬呼道:「弟子不知是師娘在此,還望師娘恕罪,師父他老人家經常在弟子面前提起到師娘您,師父對師娘可真是情深意重啊。」

霍楚柔這口才,真是絕了,為了讓這位師娘加深印象,取得師娘的好感,後半句話可是霍楚柔自己加上去的。

「噗……」

高台上,長老席中,清風仙人直接又是一口茶水往外噴,噴得前面座位的長老全身都是,他這位寶貝徒弟的聲音很大,讓得全場的人都聽見了。

「我靠,這小妮子,什麼時候學會熊然那一套了,盡會坑人,我我我……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了。」清風仙人臉上馬上爬上了濃濃的尷尬之色。

「嘿嘿,清風師弟啊,你可真是太幸福了,做仙如此,夫復何求啊!」一旁的林嘯看著尷尬的清風仙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擂台上。

王柔仙子一聽到霍楚柔這話,俏臉上當即浮現了一抹紅暈,害羞的如同一個小姑娘一般,差點就要遮面跑開。

「他……真這麼說?」王柔仙子有些不好意思,低聲朝霍楚柔問道。

「啊!」霍楚柔這丫頭,嘴太甜了,也挺會做人,無形之間又促成了一對姻緣。

看到霍楚柔點頭,王柔仙子臉上的紅暈更濃了,此刻正有無數只小鹿在她心裡亂撞著。

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咳咳咳……我說,這比試還打不打了?」這時,擂台對面傳來一聲輕咳聲,這是霍楚柔這一局的對手,他似乎等了有好一會兒了,終於忍不住出聲催促了一聲。

聞言,王柔仙子和霍楚柔都是一愣,這才想起來,現在還處在比試之中。

「你好好表現,師娘……咳咳咳,我看好你。」王柔仙子說著,卻是輕咳一聲,然後朝著霍楚柔點了點頭,便退到邊緣處。

「嗯,我會的,師娘。」霍楚柔也是微微一笑,信心滿口。

左一句師娘,右一句師娘,王柔仙子心中都快開花了。

嘣嘣嘣!

比試開始,霍楚柔毫不留情地施展七殺之劍,從第一殺到第兩殺,勉強與對手打個平手。

萬物歸一,以一化萬物。

「七殺第三式,萬獸殺!」

嗷吼……

萬獸殺一出,無數獸影出現,沖著對手紛紛發出咆哮,然後無數雙獸蹄狂奔向對手。

「什麼?萬獸殺?楚柔仙子竟然也能悟出萬獸殺?」

「厲害啊,有其師必有其徒,真是名師出高徒啊。」

「不得了不得了!」

……

嘣嘣嘣!

「嗷吼……」

看到萬獸齊齊奔來,對手直接嚇得屁滾尿流,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就直接投降了。

「比試結束,霍楚柔勝!」王柔仙子欣慰一笑,公布出結果。

場下的這些粉絲們,再次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掌聲。

「楚柔仙子真棒,楚柔仙子永遠是最棒的。」

「太厲害了楚柔仙子,真有女神范。」

「哇,太美了!」

……

這一刻,霍楚柔盡情地享受著聚光燈下的明星感覺。

高台上,清風仙人也是微微一笑,結果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再有一到兩場比試,就能拿下前十的名額了。

「聖天界。」清風仙人喃喃一聲,他已經等不及想去到聖天界修行了,那裡才是他的舞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