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選項:是可忍,孰不可忍。干他丫的,替同學們出上一口惡氣!

獎勵:黑鐵盲盒×1

……

看到沒有?就連繫統都支持咱莽上一波!

那肯定得往死里干啊!

而且,從之前的幾次經歷來看,尤其是某一次事件發生之後,其具體的危險程度也可以從系統給出的獎勵之中,來判斷一二。

其中最明顯的便是風險選項之中,所給出的盲盒獎勵。

當獎勵是黑鐵盲盒的時候,風險相對較低。或是即便失敗也不會致命,亦或者想要解決起來要相對簡單。甚至選錯了,最終的結果也只是遭罪而已,大概率是不至於死人的。

可是當白銀盲盒出現的時候,事情就變得十分棘手,十分複雜,也十分的危險了。

這次系統給出的獎勵是「黑鐵盲盒」,就說明這次的事情即便存在風險,也完全在他可以應付的範圍之內。

甚至,都不需要太過於精密的算計,便可以找出問題的最優解。

既然如此……

叮!你選擇要狠狠的教訓寧池學院裏那些惹事的傢伙,獲得獎勵:黑鐵盲盒×1!(特別提示:在不方便將盲盒取出的情況下,宿主可以在系統空間之內開啟盲盒。不論是開啟效果,還是出現珍貴寶物的概率,都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有這種好事,你怎麼不早說?

在心裏默默的吐槽一句,鄧賢已經調出系統界面,點擊那個剛剛出現的黑鐵盲盒並選擇開啟。

叮!開啟黑鐵盲盒,獲得:隨機技藝經驗卡×1,煉體境上品武技《手刀》秘籍×1!

隨機技藝經驗卡:使用后,你身上隨機一項技藝類技能,將獲得技能熟練度2000點。

手刀(煉體境上品武技):一門化掌為刀的獨特法門。該武技本身並沒有任何的招式,卻可以將其他刀法利用空手施展出來,其威力高低,完全取決於所施展的刀法,以及修鍊者的修為強弱。

系統果然給力啊!

知道我這是要去找人打架,而不是殺人,便弄出來一門化掌為刀的功夫,可以讓我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最大限度的徒手搏鬥能力!

沒啥說的,將兩樣東西全部使用! 白芷愴然一笑,內心巨大的激憤和不平一下一下重重撞,擊心臟,眼中的寒意驟然爆發,鋪天蓋地奔向古澤。

「怎麼不說話?是沒話說了嗎?」她目光嘲諷,內心翻湧的憤怒將理智淹沒,「同樣是您收養的孩子,憑什麼陸細辛就得天獨厚,憑什麼我就要屈居於人下,您憑什麼偏心,是我不夠孝順么!」

說到這,她後退兩步,突然嗤笑一聲:「還有景天,明明是我先喜歡他的,明明是我一直陪伴他,為何他就只喜歡陸細辛呢,她到底哪裡好?」

聽到這句,古澤的心攢成一團,心疼得幾乎要抽起來,他難過地看向白芷,目光心疼:「丫頭,你——」

話未說完,就被白芷突然尖利的聲音打斷:「她怎麼就沒有死在崖底,為何要活著回來?既然她不想學醫,不想繼承古家,又何必回來?」

古澤心神一震,抬眸望向白芷,似乎是預感到了什麼,嘴唇不住哆嗦:「你、你怎麼知道她在崖底?你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陸細辛消失一年後突然回來,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一直以來,古澤都以為她是青春期叛逆,遠走他方,從沒想過是出了事。

白芷之前回來,對他的說辭也是如此,說陸細辛心情不好,要出去走走,之後行李錢包手機全都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張紙條讓他們不要找她。

「很好奇么?」白芷故意瞪著眼睛,看著古澤,眼中閃爍著惡意:「因為,是我把她推下去的啊。」

古澤捂著胸kou,踉蹌著後退一步。

見狀,白芷眼中閃過一抹快意:「很難受是吧,那個懸崖很高呢,聽說底下死過很多人,我把她推下去后,還把行李手機錢包都毀掉,甚至還偽造她留書出走的假象。」

她晃悠著腦袋,模樣調皮,口中說出來的話語卻令人不寒而慄:「我知道爺爺您的能量很大,不過那是在國外,您的能量受限,而且我隱瞞了很多事,您根本就找不到她。」

「嘻嘻。」她輕笑著,慢慢往陽台邊走,整個人似乎是發了癔症,「爺爺,都是你害了她哦,若不是你偏心,我也不會推她下去。不過,您放心,我會還的,我這就從跳下去還她!」

說到這,她語氣陡然一厲:「我要讓你餘生都生活在愧疚之中,您的偏心不僅害了陸細辛,還害死了我!」

說著猛地朝陽台跑去,想要從樓上跳下。

古澤嚇得心臟一窒,下意識去抓她,兩人掙扎間,古澤只覺得心臟一震劇痛,緊接著呼吸不暢。

他鬆開白芷,跌倒在地,捂著胸kou,想要大口呼吸,但卻怎麼也吸不進氧氣。

是氣弱、氣衰導致的心梗發作!

作為醫生的白芷下意識反應過來,趕緊去扶古澤,想要施救。

心梗搶救最重要的就是黃金4分鐘,一旦錯過,就會有生命危險。

白芷跑到房間里去拿制氧機,想要給古澤輸送氧氣,但是當她走到客廳,望著倒在地上呼吸不暢的古澤時,腳步不知怎麼,就頓住了!

這一刻,她腦子一片空白,只是傻傻地,獃獃地望著地上呼吸越來越弱的古澤,一動不動。

如果……就好了……

她驀地攥緊掌心,猩紅著眼睛死死望著古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指針滴滴答答……最終,古澤無力倒下。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白芷似乎回神過去,猛地撲過去,壓在他胸膛給他做心肺復甦。

不能死,不能死,爺爺,我錯了,你不要死,不要!「唉,又失敗了,我的道域怎麼就不能引起天地共鳴呢。一下也好啊!」谷底的綠髮老人咆哮著。

「孔雀族這位太上長老在這裏已經有兩千年了,曾經是孔雀族中頂尖的天才。」

「他如今的戰力可不比初入武帝者差,只是道域有損不得圓滿。」

「通常來說,在帝王谷中,達到武聖巔峰階段,只要三百年的潛修感悟此地力量便可晉入武帝級。」

「證道帝境是每一個修士的最高追求,不是那麼好得的。當初的武帝唐僧可是在帝王谷中待了整整五千年才跨入武帝境。」

。 溫湳洺猛地怔住了,她的內心五味雜陳。是啊,她怎麼能忘了,南南和北北是心靈相通的,南南生病了,北北怎麼會受得了……

「一切都會好的,南南也會好的,知道嗎?」溫湳洺心疼地捧起小傢伙的腦袋,柔聲細語地開口。

「嗯……」北北點了點頭,又縮回了她的懷裏,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裴何潯就提着一箱南南北北愛喝的牛奶過來,他正準備敲門時,許嫣就打開門出來了。

她看着眼前的裴何潯,皺起了眉頭:「你來看南南北北啊。」她反手把門鎖著后,說。

「嗯。南南醒了嗎?今天身體有沒有好一點?」裴何潯看了眼病房的門后,把牛奶遞給許嫣,「他們的媽咪在的吧。」

許嫣看着手裏的牛奶,心臟卻緊張地「砰砰砰!」加快跳動,裴何潯來得太早了,溫湳洺一個晚上都呆在醫院,如果再繼續呆在這裏,南南北北的事情會被揭穿的……

她沉思了會兒后,抬頭笑道:「南南已經醒了。我正要去買早餐,裴先生,你要一起嗎?」

裴何潯不明所以地笑了笑,他把手揣進兜里:「算了,我回公司了。」

許嫣這話,不就是不想讓他見南南北北嗎?

出了醫院,裴何潯一眼就看到正在和顧洛說話的沈檬,他不悅地抿了抿唇,正打算繞開這裏離開時,沈檬突然沖了過來。

「裴何潯!」沈檬不死心地攔着他,「我知道你去找過阿姨了,沒有用的!」

「而且阿姨也明確地告訴我,我和你是要聯姻的!你拒絕也沒用!」

裴何潯看着沈檬這死纏不放的樣子,自己這一生,從來沒有這麼厭惡一個女人。

他俯視着她,冷聲開口:「你既然這麼想和裴家聯姻,姓裴的多得是,你隨便找一個願意娶你的吧。」

「反正我是不願意!」

顧洛看了看周邊開始圍起來看熱鬧的人群,十分心煩地拉住沈檬:「沈小姐,有什麼話我們找個地方說,別在這裏擋着別人的道好嗎?」

「好。那就重新換個地方來談!」沈檬握緊手裏的包,就朝着對面剛好變成綠燈的斑馬線走去。

裴何潯看了眼腕錶,再不情願也只能跟上去。他的母親到底要幹什麼!他明明說的很清楚,還要逼他娶這個許嫣嗎?

「何潯,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顧洛看着走進餐廳的沈檬,他這一刻,真希望來找麻煩的是溫湳洺,而不是這討厭的沈家人!

裴何潯從兜里拿出一張紙條遞給顧洛:「我會處理。你買好東西后,去找許嫣吧。」

「我讓你查南南北北的事情,你也別查了。」

顧洛點了點頭,他看着裴何潯走進餐廳的身影,握緊了紙條。他知道南南北北是溫湳洺的孩子,但他還是沒有告訴裴何潯。

但現在他突然有這種衝動了……

他轉身回到原來的位置,去炸炸許嫣,說不定會得出,南南北北是裴何潯的孩子這一可能性。

「請問你們要喝什麼?」服務業從裴何潯的身上移開眼神,這個臉色難看的男人,太恐怖了。

沈檬笑着問道:「裴先生,你想喝什麼?」

裴何潯冷笑一聲:「我什麼都不喝。」

「那給我來一杯熱咖啡吧。謝謝。」沈檬把iPad遞給服務員后,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阿姨已經給我擬好了合同。」

「裴先生,你是嫌我沈家不夠好,配不上你們裴家,還是什麼?你又沒有女朋友,我好歹也是沈家小姐,沒有哪個地方你能拒絕吧。」

裴何潯翻看着這賣身契一般的合同,好笑地扯扯嘴角:「沈檬,你就算嫁進我們家,你也不可能贏得過沈家其他人的。」

「裴先生話說的太早了。」沈檬握緊放在桌下的雙手。

何熙說了,只要她大膽一點,勇敢一點,堅持住自己的目的,終會成功的!

「沈檬,你一個不合法的私生女,怎麼和他們有純正血緣,有合法繼承權的人搶?」裴何潯往後靠着椅背,眼底毫不保留地流露出厭惡之情,「我沒記錯的話,你父親,沈氏董事長經常虐打你吧。」

話說到這裏,沈檬猛地抱住雙肩,她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

沈檬是私生女,並且被虐待這些消息,被沈家人藏得好得不能再好了,但是最近幾年為了爭奪繼承權,一堆沈家的兒兒女女,唯恐天下不亂,互相揭短。

他一開始壓根就沒有心思關注沈家如何,還是上次顧洛看到沈檬紫青的手臂,他才知道這一回事兒的。

「不管我是不是私生女,只要我是沈騰天的女兒!我就有能力爭!」沈檬狠狠地握緊雙肩,她抬頭看向裴何潯,「所以,裴先生,你幫我這個忙好不好?」

「一旦我拿下沈氏,我就離婚!我絕對不會耽誤你的,而且,而且你們家也有其他人惦記着裴氏,你娶了我,也會如虎添翼的!」

裴何潯對於沈檬的這番話,嗤之以鼻:「你真以為,我娶一個沒有名分的,一個躲躲藏藏的私生女,對我有好處嗎?」

「不,阿姨說了,她會助我一臂之力的!」

「何熙!」裴何潯攥緊了拳頭,心裏早已把這個名字碎屍萬段了!

「或許沈小姐你還不清楚,我有比你更好,更完美的選擇。」裴何潯毫無耐心地站起身俯視着她,「那個人比你有資格多了。」

話完,裴何潯快速離開這裏。

剛抬着咖啡,走過來的服務員被嚇了一跳,她再看看坐在位置上的沈檬,小心翼翼地放下咖啡。

直起身子時,聽到了悲傷的嗚咽聲。

「嘟—嘟—嘟—」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裴何潯煩躁地看着手機,何熙是故意不接他電話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