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麗明白這肖命初心有所想,呵呵笑了笑,告訴他才懷上一個月左右。將來等孩子出生了,認他做乾爹。

肖命初有點失落,但因自己要做人乾爹了便很是高興。感覺當情人孩子的爹比當自己孩子的爹更有意思,遂爽快地答應。聊了十幾分鐘,馬麗說馬上要去辦事了,要掛電話。

肖命初忙問她現在的手機號,馬麗只說有空會打給他的,然後掛了電話。

故事說到這,肖命初長長地嘆了口氣,眼望窗外,若有所思。

小馬哥覺著這馬麗真他娘的奇怪,分析定還有故事。便問,後來什麼情況。

肖命初很是無奈,只搖著頭,點了根煙。呆了半分鐘,說他也不知道後來,因為後來還沒有發生。

明天,肖命初一大早便起了床,說是要加班,便搞了兩碗面,一碗自己吃了,一碗給小馬哥留着。欲出門,取了一串鑰匙放在哥門床頭,說是方便隨時回屋。小馬哥回了話,肖命初便上班去了。

睡到十點多,自然醒。想起肖命初給他留的面,便覺著餓,於是洗漱完了端來吃。吃了兩口,這糊了的面實在難以下咽,遂倒進廁所,拿了鑰匙出門。在街上找一小店,吃了個炒粉。給胡二打電話,說自己現時正在深圳。

胡二很是高興,要他過去。

車行兩個小時,到了胡二所在地福永鎮。二人見了面,聊起這些日子各自的生活來。

胡二現時已經不在西江廠上班了,換到另一家模具廠,說是工資待遇都很不錯,還當上了組長。小馬哥實在為兄弟的進步而高興,遂恭喜他升了官還附帶的發了財。轉而問他,怎地要離開西江。

胡二隻呵呵笑了笑,賣關子,說一言難盡。

小馬哥心想,中國五千年的歷史都能一句話給說完了,他這離職一事真有那麼多的故事不成。便很認真地對胡二說,「你他娘的,一言難盡,多說幾句不就說盡了?」

胡二是個真誠的人,見兄弟這麼說,便不好再裝二,道:「離開西江廠,是為了吳想蘭。」

小馬哥聽到他說是為了吳想蘭,心中來了興趣,笑着問,「不是早分手了嗎,怎麼還有她的事?」說時看着胡二,見此時的胡二,面露幸福之色,很浪,這不是從前的他。便感嘆歲月不容情,連胡二都能變,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不能改變。

胡二呵呵笑了笑,開始講他的故事。 儒家博士們此刻心如死灰。

眼下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誰來都無法改變一切!

「恭送陛下!」

文武百官齊齊跪拜在地上。

趙高緊緊跟著秦始皇離開了大殿,現在秦始皇心中格外的舒坦!

李斯也是若有所思的朝著朝堂之外走去,他心中正在琢磨著,自己如何把握好那個度。

「絕對不能夠讓這幫儒家的傢伙如願以償……」

他李斯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法家一定要踩在儒家頭頂上才行!

一群儒家博士悵然若失地離開朝堂,現在他們都有一點懵。明明之前他們都已經穩穩的佔據了上風,怎麼一下子就落敗了呢?

文武百官也在討論這件事情。

秦始皇今天的手段過於雷厲風行,讓大家都摸不著頭腦。他之前對於六國移民和諸子百家都是格外的放鬆,哪怕大群律法已經很嚴格了,但是那幫傢伙依舊有著綠色通道的權利。

尤其是儒家,秦始皇對他們的確是很看重!

主動給他們這些儒家大能設立博士的官位,讓他們擁有監督皇上和文武百官的權利。哪怕是在朝堂之上,博士們也可以一次次的對地下進行反駁。

不僅如此,秦始皇還在咸陽城修了一座比稷下學宮更加龐大的學府。他為的就是更好去發揚諸子百家的文化!

治理一個國家,不能夠只有一道聲音出現。

但是儒家這幫傢伙真的是不知好歹!

秦始皇對他們已經有所讓步,他們還以為是自己憑藉自身的能量讓對方退讓。這就導致他們越來越囂張,囂張到朝廷上其他的官員都看不下去了。

經過泰山封禪那件事情之後,秦始皇對這些儒家的書生心中已經很不滿。他舉辦這麼大的儀式卻遭遇暴雨,所有的官員都在想方設法的討好秦始皇,希望陛下能夠平復心中的怒氣。

結果這幫儒家的博士倒好,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就開始對秦始皇發出嘲笑!

不僅如此,還將這件事情徹底的宣揚出去。

難道他秦始皇不要面子的嗎?

封禪這種大事出現意外就已經很讓人害怕了,對方還唯恐天下不亂,到處宣揚。這也讓秦始皇動了懲治他們的心思……

儒家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不知好歹,沒有將皇權的尊嚴放在眼中。

秦始皇的胸襟已經非常的寬廣,他無數次的縱容這些儒家的人來羞辱他,他都忍了下去。

可是對方並沒有見好就收,只要秦始皇往後退一步,他們就會往前進一步!

秦始皇可是掃六合的男人,他真的懼怕這些讀書人嗎?

儒家自認為自己是諸子百家之首,卻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想不清楚,最終就鬧了一個焚書坑儒的結局。

在當時人眼中看來,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罷了!

博士們如今真的是永世都不能翻身,秦始皇已經擁有了報社,徹底掌控了輿論的走向。

他們也被發配各地,大家以後能不能夠見面都不一定。

一群人垂頭喪氣的離開皇宮,心中滿滿的都是懊惱。

已經有人開始後悔了,之前的日子其實也挺不錯的。秦始皇每個月給他們固定發放俸祿,而且他們不需要做什麼事情,象徵性的說點場面話就可以。

結果現在倒好,被發配各地不說,過去的好日子也是一去不復返……

已經有人開始琢磨了,等發配到苦寒之地之後,如何討得秦始皇的歡心。

至於儒家正統那邊,他們知道自己也是被徹底放棄的命運。

他們的所作所為差點牽連整個儒家民生受損,更何況那邊的人本身就看不起自己。思來想去,大家才明白自己錯的很離譜!

秦始皇上完今天的早朝,心情也是格外的痛快!

輕而易舉就把那一群儒家的書生給收拾了,以後也不必聽這幫傢伙的廢話。出了心中的惡氣,秦始皇對於自己懂事的兒子,也是越發的思念。

「走吧,咱們出宮去轉轉。」

趙高立刻心領神會的安排行程。

現在陛下出宮,只會去漢公子那裡。

秦漢現在每天都在忙商業街的事情,秦始皇悠哉悠哉的來到了這條街。

也就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這條街竟然跟之前有那麼大的變化!

此地在咸陽城邊緣,距離真正的核心地帶還有一段距離。但是現在這裡已經超乎想象的熱鬧,來自全國各地的商人都在這裡進行採購。

儒農墨三家的人負責運送貨物,當然,做物流也是要收錢的。

天底下並不太平!

過往每一個地方都需要進行打點,儒農墨三家的人稱為諸子百家的存在,他們被敲竹杠的幾率本身就小了很多。

這些人背後的勢力不小,當地的官員也不願意輕易跟他們產生衝突。

只要對方交了基礎的過路錢,他們也不會為難對方什麼。

秦始皇看到那些商人臉上的笑容,他的心情也變得更好了!

這些人在這裡買一份東西,他的國庫就會壯大一分!

秦始皇恨不得整個大秦皇朝的商業徹底流通起來,如此這般,他才有更多的錢能夠實現自己的計劃。

秦漢坐在最強烤肉店中。

現在開了這家店以後,他每天都在商業街當中守著。

畢竟來到這裡的商人出身於全國各地,每個人的想法和性格都有所不同。商業街剛剛興起,他還需要去網羅客戶才行。

李公子表面上是整個商業街的管事人,實際上這傢伙根本不太明白怎麼跟人打交道。

秦漢能夠理解,對方出身尊貴,從小過慣了養尊處優的生活。讓他去跟這些混跡於市井的商人打交道,的確是難為他了……

好在有陳勝吳廣這兩個傢伙在,他們二人做事還是挺果斷的。

秦始皇走進了最強烤肉店,他看到了正在發獃的秦漢。

秦漢這幅模樣並不多見,在秦始皇的印象當中,對方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原來這小子也會因為事情而感到棘手啊!

秦始皇在心中笑道。

「漢兒!」

秦始皇的呼喚打破了寧靜。

聽到熟悉的聲音響起,秦漢也是立刻笑著看了過去。

「爹!你這可有半個月的時間沒來了!」秦漢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對方最近似乎越來越忙,來見他的頻率也是越來越少。

「沒辦法,最近手頭上的事情很忙。我今天早上才忙完,然後就趕緊來找你了。」秦始皇還是挺享受這種感覺的。

「你這裡搞得如此熱鬧,這到底是在?」秦始皇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實際上商業街剛興起的第一天,趙高就已經跟他彙報了相應的消息。只不過當丞相大人找到他說糖量稀缺的時候,秦始皇才真正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

「爹!我這是在賺錢呢!」秦漢立刻自豪的說。

「賺錢?」

秦始皇臉上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天底下的人都愛財。

「你這到底是怎麼運作的?」秦始皇確實沒想明白。他知道這樣做差價很掙錢,但是這個模式一旦被複制了的話,秦漢這裡商業街的熱度很快就會冷下去。

「商人都是逐利的!」

秦漢首先就表明了自己的觀點。

「嗯。」

秦始皇點了點頭,他想聽聽對方到底有什麼高見。

「現在秦始皇幫咱們修了這麼好的路,各地的商品都能夠徹底的流通起來。咸陽身為整個大秦帝國的皇都,它這裡的好東西自然讓人嚮往!」

「不得不說,有很多外地人是沒有來過咸陽城的,哪怕他們很有錢!」

「現在從咸陽城運過去的東西,爹說說那幫人會不會想買?」

秦始皇一聽,對方還真的說的有道理。

來不了咸陽城沒關係,用來自於咸陽城的東西,就已經能夠讓人精神滿足了!

對於那些有錢的富商來說,買這點東西的錢又算得了什麼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