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燁這邊剛剛要開口勸降,剩下的那兩名大妖忽然相互看了一眼,頓時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齊聲說道:「這位大人,我等願降,還請大人饒命啊!」

馮燁滿意的點了點頭,一伸手,將三隻旱魃收回空間當中。

以御獸神通,將這兩隻化形大妖,還有九頭鳥鬼車,全部收服。並且以諸神世界的契約之術,與他們定下契約。

建立雙重的保險,保證這些人至少在短時間內,無法反抗他。

大商的底蘊太深,他也需要一些實力強大的幫手,總不能一出點什麼事情,就讓他這個主君出馬解決吧?

具體辦事的人,還是需要一些的。只是以冀州的底蘊,實在是太差了,除了一個鄭倫以外,居然再也找不到一個拿得出手的人物。

這幾個大妖,就正合適,一來實力足夠,二來,他們足夠聰明,可以自主的去辦事。

三來他們出現在冀州的勢力當中,不會顯得太突兀。

至少在短時間內,馮燁還不希望冀州,成為大商全力打擊的目標,冀州還需要一些時間來發展實力。

這兩個化形大妖,一個是黃鼠狼成精,名字就叫黑風。另外一個是蛇精,名字叫常明。

這兩妖,俱有大羅金仙的實力。在妖族當中,也稱得上一聲強者。

如果不是一方強者,他們也建立不起來這麼大的犬戎部落。

整個犬戎各個部落,其實全部都是這些大妖的後裔和手下。每個部落背後的大妖實力不同,建立的部落大小也就不同。

換句話說,背後的大妖有多少實力,犬戎部落就能夠佔據多少地盤。

而犬戎就是這些大妖的後裔和嘍啰,幫助他們管理地盤的。

馮燁從九頭鳥以及黑風和常明的口中,才算是真正的知道了,妖族的實力。

說是叫妖族,其實他們並不是一個族群。各個族群都有自己的地盤,只不過化形大妖,已經不再將原形當成自己的族人。

比如黑風,就從來沒將普通的黃鼠狼當成自己的同族,也從來不以黃鼠狼自居。同時又鄙視普通人類弱小。

所以他們大多數都佔據一塊地盤,收攏自己的後裔,慢慢的他們的後裔,也就成為了犬戎一族。

各個犬戎部落,也就相當於是一個大聯盟,在沒有一個足夠強大的存在,將所有的大妖打服之前,犬戎就一直是一盤散沙。

只是為了對抗強大的大商,這些大妖們,才會聯合起來。平時他們相互之間,矛盾還是很多的。

馮燁點了點頭,這才放下了對犬戎的擔心,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犬戎還真的就是疥癬之患。

「如今的妖族,如同你們這班實力的大妖還有多少?」馮燁詢問道。

「大人,這個問題,我們也不知道,因為從來也沒有人統計過,時常就有大妖之間相互爭鬥而死,也隨時都可能有妖物實力提升,晉陞為大妖。

所謂的大妖就是金仙的實力,妖族的實力劃分很模糊,並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因為他們相互之間克制的厲害。

可能一隻大羅金仙,因為相剋,就被普通的金仙幹掉,這都是常有的事情。

還有許多大妖選擇了去金鰲島截教拜師,從此就沒有回來,他們是死是活,我們也不清楚。

不過在犬戎這邊常駐的化形大妖,就有十幾個。

像九頭鳥他們這樣,選擇不化型,走妖獸之路的大妖也有一些,具體多少我們也不清楚。

不過肯定是沒有我們走化形路線的數量多。他們聯合起來,也僅僅只能自保。我們估計,不會超過十個。」蛇妖常明說道。

馮燁看向九頭鳥,九頭鳥出賣起同伴來,同樣的毫不猶豫,當即補充說道:「不化型大妖算上我一共只有七個。

不過這些傢伙,都是上古活下來的老怪物,各個老奸巨猾。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馬上轉移。

大人你完全可以不比將他們考慮進去。

我們上古活下來的妖獸,都知道旱魃的厲害,既然旱魃出現在這裡,還是氣勢這麼強大的旱魃,他們定然早就丟下老巢跑了。

連查看都不會過來查看一下,或者早就施展法術過來查看過了。」九頭鳥對自己的那些同伴的性子,可謂是非常的了解。

能夠從上古傳承下來的妖獸,那真的是個頂個的油滑。馮燁不相信的跟著鬼車,一個個的老巢找過去。

果然已經人去樓空,作為化形大妖的黑風和常明兩個看的驚嘆不已。這些老傢伙,能夠從上古活下來,果然各個老奸巨猾。

「大人,咱們這些大妖,可以說,都算是女媧娘娘的麾下。

女媧娘娘手中有一桿招妖幡,招妖幡之下,所有妖族都要聽命形式。」九頭鳥見到馮燁似乎有些不甘心,連忙勸說道。

「哦?」馮燁也是驚奇,沒想到妖族的背後,居然還站著女媧娘娘,有這位聖人在,那他還真的不能做的太過分。

「大人您想,如果不是女媧娘娘在背後支持,咱們這些大妖,哪裡斗得過大商。

大商的背後,可是站著截教,那可是通天教主的大教。

就算通天教主他老人家不出手,那萬仙來朝的截教,也不是我們犬戎能夠抵擋的。」九頭鳥眼巴巴的看著馮燁說道。

若是馮燁能夠看在女媧娘娘的份上,放他走的話,那就最好。可惜馮燁根本就沒有任何發他走的意思。

女媧娘娘確實厲害,但是天下妖族每天死於爭鬥當中的多了去了。也沒見到女媧娘娘為他們出頭。

只要馮燁沒想著去將大妖們一網打盡,就不必顧忌女媧娘娘。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算了。不過這犬戎部落,還是要給他們找些事情才好?」馮燁看向九頭鳥。 各大門派,氣勢如虹,其中老前輩居多。

就連三宗強者都敗在了九玄門的手裡,更別說他們,論實力的話,他們絕對不是楚塵的對手。

可今天,他們要論資歷!

通俗而言,倚老賣老。

他們都篤定,這麼多武者界的老前輩闖上門去,楚塵絕對不敢對他們動手。

「我們是為了正義而來。」

「好喜歡這句話,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是永遠不會缺席。」

「為青城派白眉道長點贊。」

各門各派,氣勢洶洶,闖入了宋家。

宋家的保安早就提前得到通知,對於今天闖入宋家的武者,不予理會,畢竟,他們也攔不住這群老前輩。

「來的人可真多啊。」保安亭有兩個保安,其中一人感慨。

「叔,我們真的讓他們這麼進去了嗎?」還有一張年輕面孔,是剛從鄉下出來,被年長的中年人帶著。

「就這麼些老骨頭,怎麼會是我們三姑爺的對手啊。」年長保安呵呵地一笑,「你不知道,在你出來之前,各門各派的武者曾經闖入過宋家一次,當時我們保安隊伍拼盡全力攔不住,可三姑爺一出手,你猜怎麼樣?」

「怎麼樣?」年輕小伙連忙問,他對於門衛保安這個工作非常排斥,可一聽說是在宋家當保安,他屁顛屁顛地過來了。

「好幾百號人啊,起碼五百人吧,統統被三姑爺扔進了宋湖,那場面,何其壯觀。」

年輕小伙驚住,「那……今天這些人,會不會也被扔進宋湖?」

「這很難說,今天來的都是老傢伙,我感覺像是來碰瓷的。」

宋家大廳。

白眉道長與青城派弟子第一個踏步衝進來了。

朝前走去的時候,白眉道長呆住了。

桌面上居然放著不少水果,桔子,有梨,有柚子,還有切好的西瓜……

居然還有水果招待。

我們來的是宋家嗎?

眾人面面相覷。

倒是沒有人去動這些水果。

他們是來討伐楚塵的,絕對不接受楚塵的小恩小惠。

甚至有人冷笑,楚塵該不會天真地認為,準備一些水果,就可以平息我們心中的怒火吧。

有人走過去,朝著桌面上的水果狠狠地呸了一聲。

「楚塵呢?怎麼還不出來?」

話語剛落,有人邁步走進了大廳。

來者正是楚塵,身旁還站著天寶道人與朱大壯。

一道道目光凌厲地落在楚塵的身上。

當感受到三人身上流露出來的強大氣息的時候,不少武者心裡打了退堂鼓,會不會太衝動了,萬一九玄門真的動手了呢。

「來的武者界老前輩可真不少。」楚塵身邊,天寶道人嘴角冷揚,單論輩分的話,他可不比在場的武者小。

「天寶道人,你應該清楚我們來的目的。」白眉道長直接開門見山,語氣銳利,「戰龍島雖與九玄門積怨,可怨不至死,為何九玄門要如此心狠手辣,將人置之死地!」

「你們誰能證明,戰龍島武者的死是九玄門所為?」朱大壯淡淡反問。

「呵,早就猜到你們會這麼說了。」

「真的以為死無對證就可以了嗎?」

「戰龍島隊伍為首的是宗師排行榜第一湛雷霆,還有逐浪三仙等強者,普天之下,除了九玄門,還有誰能殺得了他們?」

「我們雖然沒有親眼目睹,可是,這是三歲孩童都能輕易分析得出的答案。」

白眉道長冷笑,「你們都聽見武者的聲音了嗎?不是一個兩個人的猜測,這是整個武者界達成的共識。現在,你們能夠說說,要如何給我們各派武者一個交代了吧?我們可不希望每天過著提心弔膽的生活,隨時可能會被屠殺。」

「諸位果然明察秋毫。」楚塵的手機震動了一下,知道江映桃已經將視頻發布了,當即微微一笑,「不過,我剛剛看到了一個視頻,不知道諸位怎麼看。」

江映桃將視頻上傳的平台是一個聚集了不少武者的交流平台。

此時此刻,武者們都在聚焦各派老前輩闖入宋家的情況,猜測最後的結果,有人覺得楚塵會妥協,有人猜測楚塵將要大開殺戒。

忽然,一個新帖子出來,引發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帖子的題目非常顯眼……

【戰龍島倖存武者正式發聲,道明真相!】

居然有倖存者?

呵,想騙我點進去,休想。

可還是有人下意識地點了進去,同時打開視頻。

包括如今在宋家大廳的一些武者,也下意識拿出手機打開一看。

「我叫湛牧司,戰龍島弟子。」肖風所選的視角,湛牧司的神色平靜,背後是一張床,看起來非常整潔的一間房,「從清風觀出來后,由於我的身體不舒服,掉了隊,可沒想到,就在我離開隊伍的時候……」湛牧司沒法平靜了,聲音顫抖,「整個戰龍島隊伍,都遭到了屠殺。」

「我僥倖躲過一劫,也聽說了武者界的一些流言,在此,我正式澄清,殺害戰龍島隊伍的不是九玄門,而是來自海外武者界的勢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