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艷的花瓣直接衝上雲霄,和那道天降攻擊碰撞。

嘶~一聲巨響在京都城半空響徹,彷彿整個天空都被炸裂。

肖魏攻擊被擋下,面色凝重,對方竟然憑半步玄武就擋下了他的攻擊。

妙錦鯉沒給對方喘息的機會,天音琴三弦齊彈。

烈空面色一變,急忙喊道:「小心,她手中的琴是玄品神器。」

肖魏聞聲,反應還是慢了一步,動作慢了一拍,遠處的倩影在瞳孔放大。

一股危險之意從心間湧起,他急忙拿出一件奇怪的擺鈴,在手中搖晃一下。 原本,上面只有幾道雜亂的痕迹,但是現在呢?

畫面漸漸變得清晰起來,還多了很多顏色、線條,就像是隱藏在海岸線的礁石,因為潮水褪去,忽然冒出來似的。

這個變化,讓肖長河深深迷醉,眼睛都移不開。

而夏千城更是一副見鬼的樣子,目瞪口呆,三觀都顛覆了。

就連楚然,眼中也是異彩連連。

她不懂畫,也覺得這幅畫是真好看。

好看到了極致。

一條條遒勁飛舞的線條,生動地勾勒出了一個姿態豐腴的少婦。

衣裙、腰帶、披肩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這種畫風,一看就是出自大家手筆!

當然,唯一的瑕疵是,這幅畫依然沒有印章。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忽然,肖長河一拍腦門,「這種方式好像叫濕畫,我曾有幸看見一位全國鼎鼎有名的鑒寶專家施展過!」

「不過,那是二十年前,現在那位專家已經過世了!」

「沒想到,沒想到今天居然又見到了,此生無憾,此生無憾啊!」

肖長河激動無比,手舞足蹈,如同跳大神一般。

「哼!」

「不就是把畫弄濕嗎?有什麼技術含量!」

夏千城臉色有些難看,嘴裡卻像是含了刀子,「林晨!我承認,你確實有些歪門邪道,但……」

「你依然證明不了這幅畫是唐伯虎的真跡。」

「沒準,還是張大千的仿品呢!」

聞言,林晨微微一笑。

「這副牡丹侍女圖,張大千可仿不出這麼深厚的功底。」

「不過,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再免費給你上一課!」

說完,他小心地把畫平鋪在桌面上,輕輕拭去上面的水漬。

隨後,又交代肖老闆,取過兩個烤乾機,開著最高的溫度,不過一分鐘,便把畫中浸潤的水分,全都烤乾了。

「你這有木炭嗎?」

「有倒是有,可你用木炭做什麼?」

肖長河皺了皺眉頭。

他平時沒事的時候,也會整點小燒烤。

「你拿來就知道了。」

林晨沒有解釋什麼,取過兩個夾子,夾住畫作的兩端,掛在一根橫著的木頭上。

待肖長河把木炭取過來之後,他直接生起火來。

沒一會的功夫,火盆就竄起了老高的火苗,火勢異常兇猛。

而後,驚爆眼球的一幕發生了。

林晨居然把火盆移動到了那副畫的正下方!

這是幹什麼?!

肖長河驚爆了眼球!

夏千城也呆若木雞,就連一旁的楚然,嘴巴也張的老大。

這麼大的火,還不得把畫燒成灰燼啊!

林晨這是要毀了這幅仕女圖?

此時。

林晨的表情極為專註,等待幾秒鐘后,把畫從木棍上取下來,雙手輕微抖動。

他的動作幅度非常小,卻非常快速!

火苗升騰間,映襯著他半邊側臉,也變得通紅起來。

認真的男人最帥。

楚然在旁邊看著,一時之間,目光全都投在了林晨臉上。

有些痴了。

足足三分鐘之後,林晨才把畫移開,隨後拿起旁邊早就準備好的噴壺,對著畫卷一呲。

水花四濺。

片刻的功夫,這幅仕女圖就濕透了。

「好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林晨輕描淡寫地拍了拍手。

肖長河一臉懵逼的表情。

夏千城也是皺著眉頭,剛想呵斥林晨,搞什麼幺蛾子。

忽然,瞪圓了眼睛,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

只見,在畫面的右下方,出現了一道紅紅淺淺的痕迹。

隨著一分一秒過去,那紅色痕迹漸漸加深,竟然形成了一個印章!

「蘇台唐寅畫」

刺目無比!

「印章,這是唐伯虎的印章!」

「真跡,確實是真跡啊!」

眾所周知,唐寅的畫,很少註明年份,而且畫風多種多樣。

他的印章是極具個人風格的,常人想模仿都模仿不了。

單單這印章,已經說明問題了。

此時,肖長河已經激動地臉色漲紅,垂足頓胸個,尖叫連連。

夏千城也駭然地瞪圓了眼睛,不可思議,如同見到最可怖的事物一般。

楚然更是全身發抖。

要知道,在市面上,唐伯虎的真跡本就少的可憐,其中大多數還是存疑不可考的。

可哪怕是沒有傳承,不可考究的唐寅作品,一經現世,也被眾多富豪一擲千金哄搶!

而眼前這副,可是有著唐寅的印章!

價格,恐怕難以估量。

肖長河動不已,趕緊拿出手機拍照。

雖說這幅畫已經是林晨的了,但畢竟是他從這出去的!

也可以趁機造勢,宣傳一波。

而夏千城則如同抽幹了所有力氣一般,癱倒在地上,睜大死魚眼,劇烈的喘著粗氣。

就像是一條上岸擱淺的魚。

本想著,跟在林晨屁股撿漏的。

最後不光賠得血本無歸,驚天大漏還讓林晨給撿到了。

這,跟誰說理去?

他怎麼也不明白,看上去一副老實人面孔的林晨,怎麼會如此奸詐!

「林晨,你……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楚然獃獃地看著林晨,一臉崇拜。

「以前看過一本書,記錄著這種辦法,今天也是第一次試,沒想到居然成功了。」

林晨一本正經地表演起來。

楚然將信將疑地瞥了他一眼,「真的?那本書呢,讓我看看。」

「我生活過得苦,早就當成廢紙賣了,找也找不到了。」

林晨腦子轉的飛快,找了一個完美的借口。

「好吧。」

楚然不再追究,轉而看向那副畫,眼神放光,愛不釋手。

這可是唐伯虎的真跡啊!

要是放在拍賣行,光是宣傳效果,就能抵得上上百萬的廣告費!

林晨,還真是她的幸運星。

「林小友,今天算是漲了見識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