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逸軒搖頭,堅決不同意柳狐玥的請求。

三個孩子突然跑了過來,將柳狐玥和鳳逸軒圍了起來。

「娘親,你就聽爹爹的話,不要吃聖果好不好。」黎君伸手搖了搖柳狐玥的胳膊。

柳狐玥低頭看看黎君。

這頭小櫻櫻也抓住了柳狐玥的胳膊搖了搖:「娘親,你不吃聖果,我以後就不說要拜臭龍龍為師了。」

柳狐玥回過臉來,又看看小櫻櫻。

鳳天賜站在鳳逸軒的身旁。

用擔憂的目光望著柳狐玥。

柳狐玥被他們三個弄得心神煩亂,低罵了一聲:「你們三個幹什麼呢,娘親又還沒死,用得著這麼快哭喪。」

「柳狐玥。」鳳逸軒咬牙,低低的喚她的名字。

柳狐玥輕輕的說了一句:「本來就是。」

「我不准你再說這樣的話。」鳳逸軒伸手將柳狐玥又抱入了懷裡:「先休息一下,我們再想辦法離開神墓遺迹,這個地方……真是夠黑,夠讓人討厭。」

鳳逸軒只想快一點帶著柳狐玥離開這裡。

他總覺得若是多待一刻,就會多一份他預料不到的危險。

「不行,灰灰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得去找它。」小灰灰得知了女仙子失蹤后,便跟隨在青龍的背後,柳狐玥這才想起了它的存在。

鳳逸軒眉頭跳了跳:「那個小東西真是夠讓人煩的。」

轉身,拉住了柳狐玥的小手:「怎麼也要先休息休息,孩子們受不了這樣的顛簸。」

鳳逸軒彎下腰便將小黎君給撈了起來:「讓爹爹看看你好了沒有。」

「爹爹,我很好,你看,娘親已經把我的小平安找回來了。」


至尊毒醫:傾城無雙 ,滿臉童真的笑容。

柳狐玥望著平安,她實在感覺不到平安哪裡小。

幾隻魔獸跟隨在柳狐玥的身後,剛才看到柳狐玥跟白澤一戰,他們真是嚇壞了。

當然,舞非歡跟南靖宇在看到那一幕時,也被嚇破了魂。

兩人皆是慶幸著柳狐玥平安無事。

而白澤在柳狐玥的悟性之中解脫后,便悄悄的消失在了黑暗。

只是在離開這裡的瞬間,鳳逸軒還不忘回頭看看黑暗之處。

那抹散發著詭異光芒的聖果,彷彿就在他的眼底。

他們走出了神墓遺迹的最中心之處,往來時的路離開。

準備尋找青龍跟小灰灰的去處。

當然,這個時候,柳狐玥不得不尋求火鳳。

只有鳳凰才能感應到小灰灰現在在何處。

可是當柳狐玥回到鳳凰神墓的時候,鳳凰並不在墓里。

「難道鳳凰也跟女仙子一樣失蹤了。」 攻略直男總裁

鳳逸軒看著四周空蕩的環境:「黑暗神殿的教待出現在此地,相信這幾大神獸都有得忙的,離開神墓也是有可能。」 「那樣的話,我們如何尋找小灰灰。」柳狐玥心裡焦急的不行,小灰灰怎麼樣也跟著她幾十年,而且鳳凰也將小灰灰將給了她,她若時離開神墓是最好的時機,萬一黑暗大魔頭出動,天神神帝帶上天兵到此一戰,他們也會被波及進去。就這樣離開不管小灰灰,那就是她不厚道了。

南靖宇走到了火元素池岸邊,蹲下了身子,伸手輕輕的觸碰上面的池水說:「這裡的屍體也不見了,你們發現了沒有。」

南靖宇的話剛一說出來,柳狐玥、舞非歡等人紛紛回頭看向放神屍的那個地方,果然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看來真的要發生大事了,我們該離開神墓。」舞非歡覺得此

舞非歡最不希望的便是柳狐玥跟孩子有什麼問題。

而這時,鳳逸軒卻跟舞非歡站在同一站線上。

鳳逸軒伸手攬住了柳狐玥的肩膀,說:「娘子,鳳凰也沒有找到,不如我們先離開吧。」

「不行。」柳狐玥狠狠的推開了鳳逸軒:「這個時候,你們也知道神墓里會發生大事,可是,我卻在這個時候將小灰灰給丟下,你們讓我日後如何去面對它的母親。」

「我去找它。」舞非歡道。

這時,柳狐玥看向舞非歡,伸手抓住了舞非歡的胳膊:「你不是有夢幻之境嗎,你的夢幻之境不是可以通過一個人的物品而了解到那個人的種種嗎,那……我把小灰灰玩過的東西給你看看,你試試看能不能利用這些東西來找到灰灰的下落。」

柳狐玥立刻自空間里拿出了小灰灰曾經玩過的東西,遞給舞非歡。

舞非歡接過了柳狐玥交來的物品,放在了夢幻之境上,然而夢幻之境里放映出來的畫面卻是小灰灰以前的畫面,而並不是化為鳳凰子后的情景。

「它碰過的東西,間隔時間太久,已經無法準確的定它所在的方位。」舞非歡抬頭看向柳狐玥。

柳狐玥失望極了:「它到底會去哪裡?」

「有青龍的地方,就有小灰灰,它一定跟著青龍去找小灰灰了。」鳳天賜輕輕的說。

「娘親,灰灰看起來很緊張那具女仙子屍體。」 溺愛千金妻

平安嗷叫了一聲,隨後低下頭蹭了蹭小黎君的腦袋:「女仙子丟失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天神神帝定然會大怒,如果這個時候鳳凰不在,那麼一定是天神神帝來了,將神墓里的神獸召喚走,然後一起尋找女仙子吧。」

「一個女仙子竟然出動如此多的神獸。」柳狐玥輕聲的說:「逸軒,我們也去尋找女仙子吧,或許能得到什麼收穫呢。」

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斃,而且,她覺得她現在真的很需要聖果。

鳳逸軒看著柳狐玥堅決的心意,眉頭深深的皺起:「好,那就去吧。」

鳳逸軒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柳狐玥尋找女仙子跟小灰灰的心意,只好順從了她的意思。

他們決定在這個鳳凰神墓里暫時息一息腳。 柳狐玥趁著鳳逸軒抱著三個孩子躺在角落裡休息的時候,偷偷的叫來了彈彈。

「彈彈,幫麻麻一個忙。」柳狐玥回頭瞥了瞥鳳逸軒的方向,她離鳳逸軒還有一點點的距離,這也讓她能夠安心的派出任務給彈彈。

彈彈含著水潤潤的眸子,重重點頭的嗯了一聲:「嗯,麻麻,你說。」

「幫我回神墓遺迹的中心之處尋找聖果。」柳狐玥將聖果的模樣在它面前比劃了一下,彈彈聽后,點頭說:「好呀,麻麻你要在這裡等我喲,我很快就會回來。」

彈彈瞧了瞧鳳逸軒,再看看洞府內的每一個人後,接著就快速的離開了鳳凰神墓,以最快的速度跳入了通道。

柳狐玥望著彈彈離開的身影,心裡哪裡不擔心彈彈。

不管怎麼樣,灰灰跟彈彈都最她手心的寶。

可是這一次,她是真的沒有辦法才放彈彈自己一人去拿聖果。

彈彈這一去就去了三個時辰。

孩子們都睡飽喝足準備離開鳳凰神墓尋找女仙子。

可柳狐玥卻停留在這個洞府不願離開。

鳳逸軒察覺出了她的不對勁,便拉著她的手問:「娘子,你在想什麼?」

「沒想什麼。」柳狐玥回過神來。

「那就走吧,不離開這裡,怎麼能尋找女仙子,尋找那個小東西呢。」鳳逸軒挽著她的腰說。

柳狐玥點頭。

當他們踏出通道的時候,遠處的方位傳來了「轟轟轟」的聲音。

鳳逸軒跟南靖宇面面相視。

舞非歡拿出了夢幻之境,點開了四周的方位看了看,然後抬頭道:「有凶獸。」

凶獸?!

彈彈!

「去看看。」柳狐玥心裡惦記著的是彈彈。

柳狐玥跑在最前頭,鳳逸軒看那心神不定的小女人,先是皺了一下眉,而後便抱起了小櫻櫻快速的追了上去,至於小黎君跟鳳天賜,有平安在,他倒不用怎麼上心。

柳狐玥那個女人一定有什麼心事,不然她不會這樣緊張前面發生了什麼事。

柳狐玥趕到現場的時候,兩群凶獸正在瘋狂的撕斗著。

這裡是神墓的另一個新天地,有花草樹木,有藍天白雲,就跟外面的森林世界一樣,將人置身於桃園之中,讓人以為自己所在之處根本就不是神墓。

柳狐玥就站在某棵大樹的後面,雙手趴在大樹桿上,望著群群的凶獸撕打。

而在這群混亂的撕打當中,突然飛出了一顆閃爍著彩色光芒的果子。

柳狐玥仰頭望去,就見那果子在燦爛的陽光照耀之下變得更加耀眼。


是……聖果!

那些凶獸在爭搶聖果!

聖果在這裡,那麼彈彈呢。

「彈彈!」柳狐玥驚呼了一聲,直衝沖的就往凶獸群奔去。

凶獸們根本無暇顧及他們腳邊的那小人類,而是為拋上半空的聖果搶得頭破血流。

「彈彈你在哪裡。」柳狐玥以詭異的身影躲開凶獸們的踩踏。

而鳳逸軒在看到柳狐玥冒死奔去凶獸群的那一瞬間,將小櫻櫻拋給了舞非歡,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朝柳狐玥那奔赴而去…… 沒有人看到鳳逸軒是如何闖入了凶獸群的,只看到凶獸群互相撕打的越發激烈,已經看不到鳳逸軒跟柳狐玥的身影。

三個孩子們皆是緊緊的盯著凶獸群。

就怕他們的父母親再也無法從凶獸群裡頭跑出來。

小櫻櫻突然哭了起來:「娘親,爹爹,他們回不來了,你們快點去救救我的娘親。」

小櫻櫻伸手緊緊的揪住了舞非歡的衣物。

舞非歡低頭看著雙眼含淚的小櫻櫻,他們進去有那麼久了,可是,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而那些凶獸,還在為一個聖果而打鬥的你死我活。

那枚聖果就這樣被兩方的凶獸一個又一個的拋向天空。

當他們當中的有任何一隻凶獸快得到聖果,另一方的凶獸就會立刻反擊,將他們快得到了聖果重新拋向另一處,或者,拋向自己的夥伴。

看到這樣搶聖果的勢頭,舞非歡拿出了夢幻之境,對著凶獸面狠狠一揮,一道光芒自夢幻之境里打向凶獸群。

凶獸群在感應到從外頭而來的力量后,頓時往後一閃,使得兩方的凶獸們,終於消停了下來。

而被他們拋向天空的聖果,卻在這一瞬間落到了他們的中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