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康如好奇的打量著這些人,「奇怪,他們怎麼一個個臉色發青啊?」

「因為他們在迷陣呆久了,吸進許多毒霧,這會兒才緩過勁。現在都在修鍊,排去體內的毒素。」

宮錦宏在旁輕聲解釋道。

龐康如忍俊不禁,「就這樣,他們就都中招了?」

閻易天冷哼一聲,意指讓他別太囂張了,畢竟能上來這山頂之上的人,都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正想吩咐讓他們休息一下,卻不想熟悉的聲音卻響起。

「咦?這不是安定王嗎?怎麼會有空來這深山裡頭了?」

閻易天扭頭一看,一見到那俊美無濤的面容,就恨不得伸手毀了他。

但面上卻要裝做無所謂的樣子,淡淡道:「逍遙王果然閑逸,怎麼也來這了?」

逍遙王上官鴻晃了晃手上的玉扇,笑意盈盈,「本王是來尋找本王的夢中情人。」

夢中情人?

該死的,難道他也是來找白靈然的!

閻易天按耐下脾性,沒有吭聲。

逍遙王上官鴻上下掃了他一眼,有些疑惑,「安定王怎麼就來仙靈山了呢?你不是應該在邪月國京城的嗎?」

「逍遙王難道不知道仙靈山,也有一半是屬於邪月國的嗎?」

逍遙王上官鴻一愣,隨後莞爾而笑,「安定王說的沒錯,是本王唐突了。」

兩個大男人,心思各異,卻站在一起。

讓人覺得詭異無比。

這個時候,從大屋裡走出一個窈窕姑娘,頭上帶了一頂紗帽,蓋住了她的容顏。

只見她著了件銀白色勾勒寶相花紋的衣裳,外披一層半透明的淺櫻紅縐紗。

前來仙靈谷的那些武林中人,一見到她,竟緩緩起身半躬身行禮,齊齊恭聲道:「爾等見過毒醫使者!」

姑娘聲音如出谷黃鶯,「諸位前來仙靈山,可有什麼事?」

一聽到她說話的聲音,閻易天挑了挑眉頭,這姑娘並不是誰,正是他的女人——白靈然!

想不到,她在這些武林中人竟會有如此高的聲望,這倒是讓他意外。 這時,一個稍年老的人上前恭聲說道:「毒醫使者,我們武林盟主受了重傷,還望邪醫前輩能施施助手,救救我們的盟主。」

白靈然蹙了蹙秀眉,「這位老前輩,家師不會離開仙靈山的。老前輩的請求,恕難從命。」

「毒醫使者,你便代老夫轉告一聲不行嗎?」

「不行!」

白靈然一口回絕。

中年男子頓時一張老臉羞的漲紅,但仍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

正在這個時候,又不知道打哪裡冒出來了幾個人。

這幾個人看起來人模狗樣,只是一個個衣著都十分怪異。

原本尷尬站在白靈然面前的中年男人,一見到他們,竟衝到他們面前,直指著其中一個嬌艷的女子,大聲喝道:「月無情!你到仙靈山,又想做什麼?」

被稱作月無情的女子,在武林上有一句話可以如此稱呼她。

美色一流,用毒二流,武功三流,人品最下流。

月無情移著蓮步走到中年男子面前,冷冷的笑了,「老娘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武林盟主江世離手下的第一大走狗,莫清劍!」

被人這般的出言辱罵,莫清劍再也忍不住了!

正想要動手,卻被旁邊的女子拉住了他,出言警告道:「師兄,別與這臭婆娘計較,眼下救盟主要緊。」

聞言,月無情哈哈大笑,「江世離那老賊!他中了老娘的蝕骨散,居然還沒有死嗎?」

「月無情!這裡並非是你我的地盤!但若是你的嘴巴再不放乾淨點,我莫清劍斷不會讓你走出仙靈山半步!」

「哦嗬嗬嗬!!」

一連幾聲大笑,月無情媚眼如絲,笑意盈盈的看著莫清劍,「就憑你?」

「雖說你是女流之輩,我本不應與你一女流為難!但你身為邪教的爪牙,竟使出這般卑鄙的手段!假意向盟主示好,新婚大宴上,你竟毒殺自己的夫君!」

莫清劍恨得咬牙切齒,若不是這個女人,又豈會讓武林正道與邪教中人互相廝殺!

「我呸!他算哪門子的夫君?!」啐了一口口水,月無情冷笑一聲,「他不就是一個,喜歡我皮囊的臭男人罷了!而我,更是多年前,便讓他休出門的妻子!」

此話一出,讓眾人有些意外事情的走向。

白靈然卻沒心情聽這些人廢話,清冷的聲音在此揚起,「諸位,若是沒什麼事的話,此時便下山去吧。」

月無情被打斷了自己正想發飆的脾氣,沒好氣的對著白靈然一陣亂罵,「你這臭婊-子亂插話做什麼?老娘說話的時候,豈有你說話的時候?」

聽到有人這般的抵毀自己,饒是白靈然心性再怎麼平和,也根本不可能忍得下去。

銀光飛閃而過,直接在月無情的臉上劃過!

不消一會兒,月無情立即哇哇大叫,驚慌失措的叫道:「我的臉,我的臉,怎麼會有血?」

銀狐大搖大擺的走向白靈然,然後用它那又萌又可愛的娃娃音,「你侮辱了我主人,而我只是替主人好好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賤人!」


「王八蛋!居然敢毀了老娘的臉!來人!把那隻該死的狗抓住,老娘要扒光它的毛!」月無情又恨又驚的大叫道。

一群邪教中人,紛紛圍著白靈然。

白靈然仍是一臉無懼,勾了勾唇,有些失笑,「月無情,你可得搞清楚這是誰的地盤!」

「老娘管這是誰的地盤,你居然膽敢讓你的狗傷了我的臉!」

銀狐一聽她再次的喚自己為狗,再了忍不住的炸毛了。

擁有著這世界最快攻擊速度的它,在眾人眼中只有殘影!

它衝到月無情的面前,四爪齊動!

鋒利的狐爪子,直接讓月無情這個女人的頭髮,一一斷成碎發,半空中全是青絲!

更讓眾人不敢看的是,月無情的臉!

直接被抓的血肉模糊,不堪入目!

銀狐恨恨的發泄完之後,這才恨恨的說道:「聽好了!我不是什麼狗!我可是獨一無二的銀狐!本狐仙的名字叫令狐寒!」

閻易天聽到這隻銀狐自我介紹,忍俊不禁的笑了一下。

白靈然啊白靈然,你還想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嗎?

令狐寒,那是她帶到閻家堡飼養獸寵的名字。

還記得一起用餐時,那隻銀狐可是經常坐在餐桌上。

只要一見到它喜歡的全雞,立即跑到那裡,直接抱著整隻雞,速度奇快無比,狐爪下手極快。

只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它就能把整隻雞全部吃光光,連骨架子也不願意放過。

銀狐的出現,讓眾人傻呼呼的看著它。

誰都沒有想到,兩個巴掌大的小東西,居然會是世間難尋的銀狐!而且,那麼兇狠,還真是讓人驚詫不已呢!

閻易天微微一笑,他也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女人也不弱。

白靈然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在地上的月無情,「月無情,有沒有人告訴你,在我面前,最好別囂張!否則,你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月無情因為毀容,失去理智的大吼大叫:「賤人!你是個賤人!你是一個千人騎,萬人上的臭婊子,你……」

突然間語嘎,月無情再也說不出話來,因為她整個頭,都被人一劍削了,直接掉在地上!

眾人嚇了一跳,誰都沒有看見,場中那個黑色錦服的男子是何時出的手!

他冷硬的面孔,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

一柄銀劍在手,殺氣狂漲!

一一巡視眾人,竟無人膽敢與他直視。

面對他殺了月無情這個女人,眾人更多的是沉默,並在各自心裡揣測他的來歷!

這個人,絕對是個高手!

閻易天面色不悅,冷聲說道,「嘴巴都放乾淨點!否則,她便是下一個你!」

本來,山頂上人就多,閻易天又是站在一旁的角落裡。

白靈然出現的時候,她並沒看見閻易天,突然間看到他,並且是為了悍衛她而出手,讓她不由一驚。

他,來了多久了?

月無情被殺了,跟著她一起來的那些邪教之徒,頓時群龍無首!

月無情縱然再怎麼不好,那也是他們的主子,主子死了,自然是要報仇的,一個個抽出大刀,正欲對白靈然下手!

白靈然還沒來得及反應,她整個人都落在了閻易天的懷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個只覺得手腳發軟,握著的大刀紛紛掉在地上,全身使不上勁。

閻易天一愣,他剛剛並沒有對那些人下手啊,怎麼就全東倒八歪了呢?

白靈然呆在他的懷裡,一顆方心大亂,再次面對他的時候,為什麼她卻有一種害怕又期待的感覺呢?

她害怕被背叛,現代的兩次感情背叛,都讓她害怕,更怕自己付出真心,卻換來錐心之苦。

師父說,他是自己的良人……

真的會是她的良人嗎?

鼻子微微一酸,眼眶便溫熱了起來。

閻易天低下頭,輕聲問道:「你沒事吧?」

白靈然吸了吸鼻子,搖了搖頭,苦笑,「我沒事,有事的只會是你。」

閻易天正想再問她為什麼的時候,卻覺得眼前一黑,讓他頓時暈厥過去。

白靈然扶著他,不由覺得吃力,四周看看與閻易天一起上來仙靈山的人,看到了在一旁站著看戲的素昊與龐康如,趕緊招呼他們,「素昊,龐康如,你們快點過來!」

素昊是最聽話的人,一個躍身就上前扶著閻易天,白靈然這才從腰間掏出三顆藥丸,二顆分別給素昊、龐康如,一顆放進閻易天嘴裡。低聲吩咐道:「你們把藥丸含住,不需要吞下。然後和王爺在這裡等一會,待我處理完事情再說!」

「是!」

白靈然轉身對著那些人看了一眼,寒聲說道,「我只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你們立即離開仙靈山!過了這一個時辰仍不離開,試圖要亂闖仙靈山者,就休怪本姑娘直接開啟仙靈山上的仙陣!屆時,生死自負!囂張,是需要本事的!」

然後走到宮錦宏眾人面前,只是雙手一揚,他們一行人竟慢慢的消失在眾人面前。

「撲通!撲通!撲通!」

剛剛包圍著白靈然的那些邪教眾人,一聲接一聲,一個接一個的倒地,口吐黑血身亡!

莫清劍等人一見這些人死相這般的恐怖,下意識的後退幾步,嘴角微抽,他們當然知道毒醫使者的厲害!

所以才會待她恭敬有禮,可是月無情不知道毒醫使者的厲害,更不知道在一個用毒高手面前,時時都會沒命的。

這些邪教中人,只能說是瞎了狗眼,居然在別人的地盤上惹事,活該!看到那些屍體,竟一點一點的化成了黑色的血水。

莫清劍一個個心生懼意,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哪裡還敢真的四處亂闖!

又不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了!

毒醫使者說的沒有錯,囂張真的需要本錢。

沒有本錢的囂張,那就是找死啊!

莫清劍身邊的綠衣女子,一臉愁容的問道:「師兄,怎麼辦啊?」

「我能怎麼辦?邪醫不願意離開仙靈山,那隻能是我們先回去,然後再把盟主抬到仙靈山,求毒醫使者救救盟主吧!」

「可是,盟主情況……」

「先回去再說吧,實在不行的話,就用冰塊把盟主的身體凍住!」莫清劍無可奈何的嘆息道。 待閻易天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一張床上了。

而照顧他的人,居然不是白靈然,而是素昊,不由讓閻易天俊臉直接黑掉!

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心的?

素昊一見他醒來,懸著的心,終於擱了下來,「王爺,你終於醒來了!你快把屬下嚇死了!」

「怎麼了?」

「王爺是沒有看見那一幕,我們可是看著那些圍著王妃的人,活生生的吐血身亡,最後化成血水消失在這個世上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