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住在自己租的房子裏好。

牛亮現在深刻的體會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人在人家管理下,不得不認命啊!

牛亮看了一下一樓的大門,只見大門鎖著,現在是安全,可是什麼時候叔叔起床呢?

對!只要搞清楚,叔叔什麼時候起床,得認真觀察幾天嘛!

牛亮想到這,重新走到二樓上,只見二樓上一些花花草草,空氣還不錯啊!不如就在二樓上耍一下拳吧!

牛亮說到做到,開始練起拳腳起來,拳風呼呼,施展得威猛有勁,當身上練出汗水后,牛亮停止了動作,偷偷瞟了一眼珊兒房間的門,又走到能夠看到院子一樓大門的地方,目光注視着大門,只見中年叔叔還沒有起床。

牛亮看看手上的電子錶,已經是七點了!這個時候叔叔還沒有起床,難道要七點半才起床嗎?

珊兒姑娘那,自己可以放心,因為珊兒姑娘貪睡,自己第一天來上班就知道的。

女孩子睡眠充足等於美容啊!

愛美的珊兒一定會知道這個道理,所以牛亮並不擔心珊兒姑娘會早起來。

。 在何遠和喬楠離開時候,鄧茹開始考慮何遠為什麼要找她管理藥店。

何遠不差錢是肯定的,要不然何遠也不可能拿出來五百萬幫清安村修路,而且一家藥店一年的利潤也沒有多少,所以何遠開藥店的主要目的並不是掙錢,而是另有目的。

那麼何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通過藥店獲得更多的人脈關係嗎?

可也沒聽說誰開藥店能獲得多強強大的人脈關係,所以這一點也站不住。

那麼何遠為什麼要選她來管理藥店?

難道真的是因為信任?

別開玩笑了,她和何遠認識時間不長,也沒有什麼深入的交流,最多就是她算計了何遠幾次,但都沒有成功。

如果成功了,那麼何遠信任她是順理成章的,但問題是沒有成功,她和何遠之間,頂多算是鄰居的關係。

你見過有誰這麼信任剛剛認識一個月的鄰居的嗎?

所以何遠找她,也絕對不是出於信任,這麼說來,何遠這麼做的目的,似乎就很明顯了,要給她找點事情做,省得她整天想辦法纏著何遠?

想來想去,好像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鄧茹忍不住嘆氣,這個結果還真是讓她無奈,她明明已經這麼努力了,為什麼還是沒有收穫?

何遠就這麼討厭她嗎?

……

回家之後,何遠又拿出來一顆洗髓丹給喬楠開小灶,反正喬楠之前已經服用過洗髓丹了,繼續服用的問題也不大,至於有多少效果,何遠倒是不在乎,哪怕只有一點提升,何遠也是很樂意的,反正這些丹藥對於清安宗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安排好喬楠之後,何遠就去了清安宗。

這次他來到清安宗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想辦法遏制一下青陽真人等人荒廢修鍊的勢頭,絕對不能玩物喪志,畢竟清安宗是他以後最大的靠山。

進入清安宗,沒有人來迎接,因為所有人都忙。

忙著看小說、忙著追劇、忙著打遊戲。

何遠很是無奈,認真想一下,決定先去找青陽真人。

青陽真人是師父,年紀大,也最明事理,先找他准沒錯。

來到青陽真人木屋的時候,青陽真人還沉浸在小說中的世界,而且已經把斗破蒼穹看到了第六層,馬上就要看完了,就連何遠走進來都沒有察覺。

何遠咳嗽一聲,「師父,我回來了。」

青陽真人聽到何遠的聲音,蹭的一下竄起來,來到何遠面前。

「何遠,我可算是等到你了,這斗破蒼穹的第六冊我都快看完了,剩下的呢?你給我帶來了嗎?」

「沒有。」

何遠回答地很乾脆。

「沒有?」

青陽真人提高了語氣,「何遠,你不是說了會給我帶過來的嗎?怎麼還說話不算數了?」

何遠沒有直接回答青陽真人的話,而是坐到椅子上,問道:「師父,你這幾天看斗破蒼穹,有什麼收穫嗎?」

「收穫?」

青陽真人愣了一下,沒想到何遠竟然會這麼問。

「什麼收穫?」

何遠嘆氣,說道:「師父,這種小說都是消遣用的,絕對不能沉迷其中,荒廢了修鍊,否則便是本末倒置了。」

「小說裡面雖然沒有蘊含天地至理,但還是能看到一些淺顯易懂的道理,就比如蕭炎之所以被退婚,就是因為他實力不夠,被所有人看不起,可是當蕭炎擁有足夠強大實力的時候,還有誰敢看不起他?」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弱肉強食,只有自身的實力才是最大的道理,這個東西放到咱們清安宗,也是管用的。」

「師父,你是清安宗的宗主,我雖然不知道清安宗之外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但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必然也存在了一些隱患,只不過這些隱患還沒有爆發出來而已,如今的安逸很可能也只是暫時的,我們修鍊之人要時刻防備這些可能出現的危機。」

「如果將來有一天,危機到來,清安宗受到了威脅,而我們卻沒有足夠的能力應對,到了那個時候,你會不會因為今天沉迷於小說而感到後悔?」

青陽真人的臉一下就漲紅了,何遠說的這些東西,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不願意多想罷了。

他活了這麼多年,什麼事情看不懂?

弱肉強食這麼簡單的道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被斗破蒼穹給吸引住了,要怪也只能怪那個什麼土豆寫的書真是太好看了,一直動搖他的修鍊之心。

如今被何遠如此直白地說出來,青陽真人也不得不正視這件事。

如果他還像之前一樣沉浸在小說的世界中,荒廢了修鍊,最終很可能會害了清安宗。

作為師父尚且如此,他的徒弟又怎麼可能做到自律?

想到此處,青陽真人頓時就覺得手裡的小說不香了,連對後面的劇情也沒有特彆強烈的興趣了。

「何遠,那按照你的意思,我們應該怎麼做?」

何遠說道:「適當的消遣和娛樂是可以的,畢竟修鍊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但如果因為修鍊枯燥就沉迷於消遣和娛樂,是絕對不行的。所以我覺得還得是師父你出面勸一下大師姐和三師兄,最好是立一個規矩,規定每天只能有多少時間用來消遣和娛樂,並且要定期考核他們的修鍊進展。」

青陽真人點頭,「有道理,那你覺得每天留出來多少時間消遣娛樂比較合適?」

「一個時辰,怎麼樣?」

何遠試探著問道,同時也在試探青陽真人的態度。

青陽真人也有沉迷的跡象,如果青陽真人都無法接受一個時辰這個時間限制,恐怕大師姐和三師兄那邊也不好接受。

沒想到青陽真人直接點頭,「可以,就一個時辰,從現在開始,這就是咱們清安宗的門規了,任何人不得違背。」

何遠點頭,「師父英明!那就請師父去找大師姐和三師兄,這樣也能防止他們太過沉迷。」

青陽真人一聽要去找紫霜,臉色有幾分不自然,一下就被何遠看到了。

「怎麼?師父覺得為難嗎?」

青陽真人連忙搖頭,「沒有!怎麼會為難呢!我是師父,你們都是徒弟!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話音落處,青陽真人咻的一聲消失不見,留下何遠一個人在房間里發獃。 楊辰答應了下來,就要下樓。

「哎,你下樓跟兄弟們也說下,都準備準備。」

「對了,我還有個問題,我身上的怨氣如何祛除。」

「不用管它,過幾天就沒了。」

「好吧,那我身上那一圈紅光是什麼?」

楊辰再次問道。

「那是血煞之氣,殺的人越多就會越重,不過好像不影響什麼。」

邵勇回答道。

不再多言,楊辰下了樓,把邵勇交代過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下。

光陰如駿馬加鞭

這些天,楊辰都在潛心學習龜息決上的斂息、潛殺之道,小有所得。

暗器投擲進步飛快,五十步以內都可做到有效的殺傷。

在這方面,楊辰似乎有些天賦。

而更多的時間,楊辰都用來學習靈紋基礎上記載的東西。

這種溝通天地偉力的方式,讓楊辰十分的感興趣,雖然沒有對應的靈材。

楊辰還是記下了各種靈紋的圖案和功效。

對陣法佈置的訣竅和忌諱都十分的了解,就是沒有巫力或者靈力去實驗。

馮子石包裹里,那兩個佈滿靈紋的小木棍,就是一種幻陣的陣基,可以簡單迷惑人的五感,可以遮掩身形或者物品。

最重要的是,楊辰真氣的總量又有了長足進步。

現在真氣可以覆蓋大半個身軀了,突破到後天,指日可待。

楊辰心念一動

『飯桶!』

感覺到了楊辰的呼喚,蜚蛭慢慢地爬到楊辰的肩膀。

『幹什麼?』有些模糊的意念傳遞給楊辰。

『你現在能做什麼,有什麼你擅長的東西嗎?』

『嗯……』

楊辰有些無奈,自從蜚蛭被喚醒之後,每天就是睡覺,要不就纏着楊辰要血元。

楊辰喂它別的東西,它還不吃,就惦記血元。

可是血元已經都被它吸食完了,現在手鐲里也沒有儲量。

這次出行,不知道會有什麼么蛾子,所以楊辰打算帶上『飯桶』一起,說不行會有什麼作用。

腦海里的念頭沉吟了許久,傳遞給楊辰一個念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