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怔了半晌,皺眉:“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不能是良知發現?”

“良知?”顧念冷笑了聲,“你如果有這種東西,當年就不會那樣做了。”

“哈哈,好啊,我承認,我沒有——如你和駱修所說,我一直利益爲先,所以對損害了我利益的人,不讓他承受一點他最不想承受的事情,實在不符合我的人生原則啊。”

顧念攥了攥手:“你到底想說什麼,這件事和駱修有什麼關係?”

“準確來說,我是來幫你的啊。”

“……”

“顧念,你難道就不好奇嗎?你從我這兒逃走,又進了一個怎樣的龍潭虎穴裡——才能護你如此周全?”

“…!”

顧念想到什麼,眼神輕顫了下。 孫聯合也是一臉冷笑,道:「這種頂級豪宅,就算是我們,也只能出定金,你竟然還敢說全款買下?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他們兩人這樣一說。

大堂經理的神色頓時冷了許多,感覺蘇七鋒不像是那種低調的富人。

「先生,你確定是真的買房的嗎?如果你要故意來鬧事,耽誤我們,那就不好意思了,請你自己離開,否則……」

說話之間,大堂經理給邊上守著的幾個保安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過來。

「把這位先生請出去。」

大堂經理直接吩咐保安。

王翠翠和孫聯合兩人頓時一臉得意的冷笑。

這頂級豪宅,其實是他們打算買下來的。

不過,他們手裡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現金。

只能是先個一成的定金。

後續再辦理貸款的程序,用房貸來買下。

「先生,請跟我們出去。」

兩名保安不多說,直接就要動手請蘇七鋒出去。

「給我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喝聲響起。

來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國字臉,濃眉大眼,身上帶著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嚴。

此人正是趙振。

全市地產行業最威風的人,什麼地皮都能輕鬆拿到。

之前擊垮周家的時候,趙振也是重要力量。

他此時正好在這快新開發的高端樓盤視察,看到蘇七鋒熟悉的身影,就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好大的威風啊!竟然還敢把客人趕走?誰給你們的權力?」

趙振一聲冷喝,讓大堂經理是兩股戰戰,膽戰心驚。

「趙總……這個人純粹是故意來鬧事的,他說要全款買下我們的樓王別墅……」

大堂經理第一時間就解釋了起來。

趙振聞言,眉頭緊皺,問道:「你什麼意思?你覺得蘇先生買不起?」

「這……」

大堂經理頓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好。

當然是覺得蘇七鋒買不起啊!

不然呢?

就這傢伙,能掏出一個億全款買下?

大堂經理剛有這樣一個想法,瞬間又轉變了。

按照常理來說,是這樣。

可眼下,並非常理,能讓趙總發火的人,怎麼會是普通人。

「你,還有你們幾個,自己去財務處結工資走人!」

趙振也不多說了,直接指著大堂經理和保安,將其開除。

「不要啊趙總,我錯了,我改啊!」

大堂經理頓時面如死灰,幾個保安也是臉色難看,把大堂經理恨死了。

趙振也不再理會他們,直接道蘇七鋒面前,笑道:

「蘇先生,您何必買呢,看中我們這套半山別墅,我們集團直接送給您好了。」

「不用,我有錢。」

蘇七鋒直接掏出一張黑色卡片,遞了過去。

看到這黑卡,趙振心中一震。

縱使知道蘇七鋒不凡,可沒想到出手便是黑卡。

一旁的王翠翠和孫聯合有些惱了,他們不認識趙振,只以為趙振是樓盤的領導,頓時很不滿的說道:

「喂,你這個趙總是吧?你這什麼意思?我讓保安趕走這傢伙,你竟然還要把他們開除?這是不給我們面子啊!」

「你們是什麼人?我要給你們面子?」

趙振眉頭一皺,喝道。

王翠翠冷笑道:「你連我們都不認識,你等著!你也要被開除!」

「誰能開除我?我等著。」

說完這話,趙振也不多說,直接接過蘇七鋒的黑卡,親自給其辦理購房合同。

王翠翠一臉尖酸刻薄的表情,嘲諷連連:「就這破卡,能有一億現金?三歲小孩都不相信!也就傻子相信了!」

樓盤裡的工作人員,早就都認出趙振來了。

畢竟是集團董事長,就算見面次數少,但其照片也早就記在心中了。

既然董事長都親自過來操作,這肯定是大有來頭,一個億絕對是沒問題的。

趙振親自刷卡,划走一個億。

同時吩咐工作人員,「把購房合同拿過來。」

工作人員拿過來合同,趙振開始填寫信息。

看到這樣一幕的王翠翠和孫聯合,全都有些懵逼了。

「裝,繼續給我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就算心裡也有些不對,但是王翠翠嘴上還是相當的嘴硬。

另一邊,寫了幾筆后,讓工作人員填寫合同的趙振,把黑卡交給蘇七鋒,冷聲說道:

「裝?看來你連這種黑卡都不認識?」

「不就是黑卡嗎?以為我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得了,多少銀行都有黑卡。」王翠翠冷哼一聲,繼續嘴硬道。

趙振冷聲道:「這張黑卡,全國持有者,不超過五十人!這張卡的額度,是五十億!」

五十億額度!

聞言,全場震驚不已。

「不可能!」

王翠翠氣急敗壞道:「真能吹牛!就這黑卡,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額度!絕對不可能!你說,這是哪家銀行發布的!」

蘇七鋒收好黑卡,根本不和王翠翠多說。

他和對方,完全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是何等的無知,你要知道,這張卡可不是哪一家銀行發的,而是全世界最頂尖的五大豪門聯合發行的!

一個豪門的力量,等同於一個中等國家的力量!

以你的身份當然是不可能接觸到這樣的存在!」

趙振冷聲說著,

若不是他混的還不錯,知道這張卡的存在都不可能。

實際上對於趙振來說,他也是聽他的後台有一次提到過才得知這種黑卡。

王翠翠整個人都給嚇懵了。

簡直都不敢相信還有這樣存在.

一旁的孫聯合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皺著眉頭強硬的說道:

「好,就算他有錢,但是這棟別墅是我們先看中的!你們樓盤雖然高端,但是終歸到底也要講規矩吧,先來後到的規矩難道都沒有嗎?」

「對呀,我們先選的這套別墅憑什麼賣給他呀?就算他有錢也不能這樣,必須要公平!」

王翠翠也來勁了,頗有死纏爛打的架勢。

趙振皺了皺眉頭,轉頭看著旁邊剛剛被開除的大堂經理問了一句。

「這些人交了定金了嗎?」

大堂經理尷尬的說道,「那個,趙總他們交過定金了。」

「那有沒有簽過合同?」

趙振又接著問道。

大堂經理連忙搖頭說道,「沒,沒有簽合同。」

「把這個定金翻5倍還給他們!」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