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有不對勁的地方。」

靈源之地附近,衛易跟姜寧剛剛成功獵殺一頭三階妖獸,識海當中突然傳來素的聲音。

「這附近好像有妖獸在聚集過來,好像有爆發獸潮的傾向。」

獸潮?!

這兩個字,頓時讓衛易打了個激靈。

在淪陷區,狩妖者們最不願意麵對的,就是獸潮。大型的獸潮,絕對比高階妖獸更令人恐懼,哪怕是小隊如今有了化靈期修者坐鎮,一旦陷進去,絕無生還的可能。

而且就在不久之前,在那處山谷內,大股妖獸經過後的血腥場面,仍是讓衛易記憶猶新。

「難不成,我們被高階妖獸注意到了?」

「這還不好說,老娘如今神識雖然恢復了一點,但延伸的距離依舊有限。不過在老娘的感知範圍內,倒是還沒有發現四階以上的妖獸。」

沒有四階以上的妖獸?

那就還好!

衛易轉身,看向身旁此刻仍是一無所知的女修姜寧,「寧姐,這附近好像有點不對勁,好像有大股妖獸在朝咱們這邊過來。該不會是獸潮吧?」

「獸潮?!」

姜寧也是怪叫了一聲,眼神當中透露出一絲恐懼。

「我去確認一下,你去提醒老池老馬他們。如果真的是獸潮,咱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

。 一語驚醒夢中人。

異域強者在歐陽蒼怒喝下,決定聯手斬殺楚帝。

驀然。

眾人身影從通天台躍下,腳踏虛空,縱橫九天,掌中兵戈揮動,向楚帝襲殺過來。

看到眼前一幕。

楚帝身影倏然騰起,一步踏出無名城,一抬手,掌中之劍直指在眾人身影上。

「再敢前行一步,殺無赦!」

楚帝聲音不大,卻足以響徹雲霄之巔。

聞聲。

眾人前行的腳步停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楚帝,一個個面露狐疑之色,不能確定楚帝會不會在揮出那逆天一劍。

那一劍之威,太恐怖。

現在想起,眾人亦是心有餘悸。

殺!

他已是強弩之末,爾等還在懼怕什麼?

歐陽蒼的聲音在眾人背後傳開,這一道聲音彷彿擁有魔力。

在聲音落下的瞬間,眾人再次向楚帝殺去。

這時。

雪輕舞和洛璃一躍上前,來到楚帝身旁,兩女目光堅定如鐵,彷彿做了什麼決定一般。

洛璃看向楚帝,嫣然一笑,「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一直都是你保護我和輕舞姐姐,今日也讓我們老保護你!」

雪輕舞雖然沒有說話,但卻沖著楚帝點了點頭,彷彿再說你退後療傷,這裡交給她就行了。

楚帝不知兩女要幹什麼,但他心裡騰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洛璃的話,聽著怎麼有種訣別的意思。

下一秒。

楚帝踏步上前,站在兩女面前,「還是朕來吧,女人本不該參與戰爭!」

「別爭了,一起上,一起死吧!」為首的一名老者,森寒的聲音傳來,隨手一揮,一道光波向三人斬殺過來。

這時。

楚帝想要出手,但他還是軟的,一絲氣力都沒有。

剛欲釋放禁忌魔蟻,一抹倩影從他背後掠出,正是雪輕舞。

雪輕舞玉雪劍飛出,劍光如電,迎上面前斬落的銀光。

轟。

兩道劍光撞擊在一起,磅礴浩瀚的劍氣激蕩開,雪輕舞的身影向後暴退出去,嘴角一抹猩紅溢出。

「螻蟻!」

「你也配阻擋老夫?」

黑袍老者面色陰狠,倨傲道。

「螻蟻?」

「殺了你,看看我們到底誰是螻蟻!」

雪輕舞森冷道。

接著。

她身影上無窮的力量迸射,瞬息充斥在乾坤之間,伴隨著力量釋放,她一身修為瘋狂飆升,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看著眼前白衣如雪,青絲怒卷狂飛的雪輕舞,楚帝微微皺眉,眸子里閃爍著濃烈的擔憂之色。

「這不是自爆!」

「她在燃燒生源!」

「為什麼要如此?」

看著眼前雪輕舞如瀑的黑色長發,瞬間化為白絲,楚帝神情怒不可遏,她為了就自己,不惜燃燒自己。

「這是輕舞姐姐的選擇,她說他該為你做點事情,另外,眼前這些人並不是最終的敵人,還有人隱藏在雲巔之上。」

聽到洛璃的聲音,楚帝眸子里的殺氣更濃,拉起洛璃柔荑,身影倒飛出去,落在城池之上。

「所有人不惜一切斬敵,朕要血染星空,讓所有犯吾楚之人,命喪於無名城下。」

一聲令下,城池上眾人一躍飛出,快速選擇對手,加入到戰局之中。

雪輕舞一介女流,尚可為了楚國燃燒生源,他們又如何能退縮?

這時。

楚帝席地而坐,催動體內生命本源,快速修復周身傷勢,一縷縷神火跳動在他四周。

神火內,藏著無盡的禁忌魔蟻。

「小賤,有沒有辦法讓朕瞬間痊癒,並且一身實力恢復到巔峰時刻。」楚帝沉聲問答。

「有!」小賤答道。

聞聲。

楚帝急不可耐道:「什麼辦法!」

「做夢!」

「宿主肉身幾乎已經報廢,如果不是生命本源支撐,宿主已經隕落!」

「現在系統內並無能夠讓宿主痊癒的方式,有時候一些事情,還是要靠宿主自己。」

「期待奇迹的發生吧!」

系統聲音越來越弱,彷彿要沉睡一般。

楚帝急聲道:「系統,你沒事吧!」

小賤低聲道:「宿主都被打成這逼樣,系統能沒事,系統要恢復下,重新更新一次,不然下次有可能被打爆!」

聽到小賤之言,楚帝嘴角微微抽動了下,恐怖如斯的系統,這都被打殘了。

那自己身上的傷勢該重到什麼程度?

身體無法恢復,楚國將會徹底毀滅。

難道真的要期待奇迹發生?

什麼是奇迹?

楚帝從來不相信奇迹會發生,一切還是要依靠自己。

轟隆!

轟隆!

接連兩道炸天巨響傳開,楚帝微眯眼睛,向前看去,只見雪輕舞一劍斬天,逼退面前數百道身影。

看到這一幕。

楚帝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曾幾何時,自己竟需要女人保護。

真是個笨女人。

在今日之前,楚帝能夠感受到雪輕舞對他有情愫,但卻沒想到她如此勇敢,能夠為他做出這麼大犧牲。

今日若是不死,絕對不能虧待眼前女子。

就在這時候。

通天台上。

歐陽蒼昂首向虛空看去,接著,沉聲道:「還不出來,現在可是斬殺楚帝最好的機會。」

聲音落下。

一道身影飄落而下,來人一襲黑色長袍,袍子上繪著金色龍紋,無窮的力量從他身影上釋放出來。

遮天蔽日,充斥在乾坤間每一寸角落。

楚帝昂首注視於來人,喃喃自語道:「這人,很危險。」

在黑袍男子出現的一瞬間,空中接連落下百道身影,黑袍老者看了眼歐陽蒼,這才回首道:

「殺了楚帝,奪取煉獄塔!」

「屬下遵命!」

百道身影破空飛出,形如鬼魅,森寒如魔,前行中,一道道血色光芒飛出,白起,帝辛,項羽等人紛紛被震飛出去。

轉瞬間。

百道身影懸浮在無名城外,掌中兵戈直指在楚帝身上。

因為系統修復的原因,楚帝並不知道來人的身份,但從他們身上釋放的氣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些人只遜色於歐陽蒼。

一身實力應該要凌駕於逍遙萬里,天無涯等人之上。

百名強者圍攻,楚帝一時間竟束手無策,禁忌魔蟻成了他唯一的底牌。

這時,洛璃看向楚帝,她剛欲開口,就被楚帝給打斷了。

「不用你出手,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再說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朕如何向你輕舞姐姐交代!」

「他們要殺之人是朕,還是朕親自來吧!」 「要是去哪兒啊?」朱竹清像只小母虎一樣,惡狠狠地盯著戴沐白。

戴沐白舉手「投降」道:「沒、沒去哪兒……」

朱竹清冷哼一聲,扭過頭去。

唐三在一旁,訕笑不已。

這時,戴沐白轉移話題,看了看唐元,又看了看唐三,問道:「小三,我聽老師說,你和唐元是親兄弟,真的假的?」

唐三一愣,道:「老師?」

戴沐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唐三,道:「是啊,你不會忘了吧?」

唐三回過神來,趕忙對菊斗羅行禮,道:「月關前輩,晚輩失禮了。」

菊斗羅擺了擺手,微微一笑,道:「不用太過拘禮,小七是我看著長大的,你是他親大哥,又是我徒沐白的兄弟,你就和小七一樣,叫我一聲月關伯伯便可。」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