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出來了,王辰等的就是這個凝靈期的人的出現。

「師弟,我叫王辰,怎麼稱呼?」王辰笑嘻嘻的打招呼。

「柳源。」

「好名字。」

「哪裡好?」

「……」

「說你名字好是客氣一下而已,你這人怎麼這麼實在!」王辰在心中念起自己的小九九。

「火雲掌。」就在王辰發獃的時候,柳源早已經在暗中續好了力。原來柳源是火屬性靈根。柳源在王辰分神的時候打出這一計火雲掌。

涅槃千金 「哈哈哈,讓你狂,這下完了吧。」周圍的人叫囂。

隨著柳源的一掌拍出,一個巨大的掌印向著王辰飛去,猛烈的火光炸裂在王辰身前,火屬性的靈根威力還真是巨大。

「哼,這下死定了吧。」柳源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我蓄力已久的火雲掌也敢硬抗。」

「喂,你在自言自語什麼那」

「什麼!怎麼可能?」柳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你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該我了。」王辰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只見王辰快速的沖向柳源,一腳踢向柳源。

「你的速度為什麼這麼快!」柳源好氣啊,他根本就摸不到王辰的蹤影,每次王辰沖向他之後,給他一拳一腳。自己想還手的時候已經追不上了。

「不打了,不打了。」柳源終於忍受不了了。作為一個剛剛凝靈不久的人,他的武技也只有火雲掌這一招,而且需要長時間的蓄力。

王辰憑藉著靈巧的身法,躲避了柳源的火雲掌之後,柳源便沒有了什麼威脅。說到底,柳源戰鬥經驗的匱乏,靈氣的不足,武技的缺陷都註定他一定打不過王辰。

「認輸就好了嘛,大家都是師兄弟。」王辰哈哈一笑,「同門之間沒必要搞得這麼僵是吧,你們想罵別罵我啊,要罵就去罵長老去吧。不過,師兄我還是挺通情達理的,我只要你的一塊令牌,其他人的就不要了,免得你們說我欺負弱小。」

「哼,這時候來裝好人。」

「有本事你去找梁少的麻煩啊。」

「就是啊,梁少一定能收拾的了你。」

「看你到時候還囂不囂張!」

……

周圍傳來一陣陣嘲弄不滿的聲音,王辰毫不在乎,看著四周喧囂的人,他覺得自己有些仁慈了。自己對他們仁慈,他們卻不領情,看來沒必要心慈手軟了。

但是自己要這麼多的令牌又沒有用,萬一被陳長老發現了,說不定還會懲罰自己,畢竟陳長老說過三塊之後不準再搶。但是就這麼放過他們又心有不甘,忽然,王辰靈機一動!

「既然你們不需要我做好人,我就不做了好啦。」王辰滿不在乎的掏掏耳朵,「呼,柳源,從你開始,把令牌全都交上來。」

新人們一聽全都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不是說只要柳源的令牌么。

「你怎麼能這樣!」一名女弟子悲憤的喊道。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和你拼啦。」

……

片刻,拿著二十一塊令牌的王辰,拍著讓他坐在身下的人:「做人要知足,別太衝動,知道嗎。你看你,你又打不過我,還要上來送人頭,這不是傻么。」

被壓在身下的人滿含淚水,這就是剛剛叫的最凶的一個人,還有幾人想要反抗,一併被王辰給收拾了,現在正在旁邊老老實實的蹲著呢。在這種小地方,哪有那麼多的天才,大部分只是一些普通人罷了。

然而經過特許的王辰,戰鬥力意志力得到了全面的提升。所謂的神識不是說著玩的。而且就算沒有實戰,這些新人同樣也沒有什麼實戰能力。更何況王辰在地球上還是青年武術大賽的冠軍呢,不說身經百戰,總比這些菜鳥強的多。

「我現在手裡有二十一塊令牌,但是我只需要一塊,不要問我為什麼。」王辰轉著手上的令牌繼續說道,「想必你們也知道這個令牌的作用,沒有令牌,直接進入外門。這個令牌相當於一個內門的入場券,重要性不用我說了吧。」

一行人充滿憤怒的看著王辰,卻又不敢說話。這還用你說,你這麼強悍的人怎麼會到外門,你是故意來找茬的吧! 「所以呢,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直接去外門。第二,一百塊下品靈石贖回。」王辰心想,上次修鍊消耗了好多靈石,不如趁這個機會賺一筆。

「大哥,你瘋了吧!」人群中頓時就沸騰了,「一百塊啊!我要是有一百塊靈石我早就凝靈了啊。」

「對啊,你這是打劫啊,我們哪有這麼多靈石!」

「一百塊啊一百塊!」

……

「至於這個樣子么。」王辰十分的不解。

「廢話,他們連聚靈期都不到,怎麼會有那麼多靈石。你要一百塊他們肯定拿不出來。你也不想想,陳乾天的戒指里一共才只有兩千來塊下品靈石。」石頭沒好氣的解釋道。

「肯定是他為了偷襲雲縹緲用掉了呢。」

「好吧好吧,就算他用掉了。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吧,一塊下品靈石的功效頂的上十枚聚靈丹。」

「這麼值錢!」王辰吃驚道,「那我衝擊凝靈期用了五百塊是不是太多了。」

「廢話,我本來以為一百塊下品靈石就是頂了天的事了。所以我才讓你單挑這些人,用了五百塊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如果連這些人都干不掉,趁早找個地方挖個坑把自己埋了吧。」石頭沒好氣的說道。

……

「王辰師兄,你這未免也太沒有誠意了吧。」柳源黑著臉卻又不敢發作。

看著這一張張憤怒的臉,王辰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哈哈。我就知道你們一百塊都不給我!」

一眾人強忍著自己心中的怒火,這丫神經病吧,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王辰心中暗道,不是一個時空的聊不到一塊去啊。

「好了好了,別激動,別激動。」王辰趕忙說道,「那就十塊好了,別跟我說連十塊都沒有。還有啊,別想著什麼寧願去外門明年再來一次的想法哈。首先呢,明年你們不一定還有機會碰到像我這樣好說話的人。其次就是,外門的朱長老比我狠多了,進了他那裡保管你連渣滓都剩不下。」

「趕緊趕緊,我趕時間,你們不要我就賣給外門的那些人了。想必那些人出價更高,我這是給你們機會,別不懂得珍惜啊。」

這些人被王辰氣的鼻子都歪了,拿著從自己這搶來的東西,賣給自己,竟然還有臉說出這種話,真夠厚顏無恥!

但是沒有辦法,技不如人只能認栽。很快王辰手裡便多了兩百塊靈石。王辰樂呵呵的將靈石放到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心中念起自己的小九九:「如果把全部的人都洗劫一遍,這可是一大筆財富啊。」

「真夠無恥。」就連石頭現在都開始鄙視王辰了。

王辰根本就不搭理石頭,他自己說的弱肉強食,自己哪管這麼多,自己又沒有傷天害理,殺人放火。令牌本來就是要搶奪的好吧,自己不搶別人也要搶,別人搶了還不還呢!

很快,場中只剩下柳源一人:「王師兄,請問,能否也將令牌賣給我,我願意出雙倍的價錢。」

「你也想要啊。」王辰回過神來。

廢話我當然想要了,我好歹也是個凝靈期的人啊,就這麼被淘汰了我不甘心啊!柳源硬著頭皮回答道:「恩!」

「賣給你也不是不可以。」

聞言,柳源一激動,就要掏出靈石。

「別激動,其實我本來就是只要你一塊令牌對吧,因為你打輸了,所以你這枚令牌現在是我的,對吧。」

「嗯。」柳源一頭霧水。

「所以呢,現在你從我手中買這塊令牌和他們從我手中贖回這塊令牌是不一樣的你懂吧?」看著一臉茫然的柳源,王辰繼續說道,「因此,他們從我手中贖回令牌只需要十塊靈石,但是你呢需要一百塊。」

王辰還沒有忘記一百塊這件事,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土豪,不宰一頓怎麼能行。

柳源還未進入宗門便已經成為凝靈期,更何況柳源還有一門武技,從他憑現在的功力僅僅只能放出一次火雲掌,就知道這個武技並不尋常。不坑他一把真是對不起自己。

「王師兄,你這未免有點過了吧。」柳源咬牙切齒道。

「柳兄,你要明白,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你比較值錢。所以你懂得。」王辰苦口婆心的勸到,「柳兄,當然你可以搶他們的令牌,如果你不需要我就先走了。還有其他生意在等著我呢。」

「你還把這件事當成一件生意做了啊,混蛋!」眾人心中破口大罵,但隨即一想一會還會有別的人遭到王辰的黑手。咦,怎麼好像有點開心了起來呢?

「當然,如果你沒有錢,可以用火雲掌換哦。」王辰終於露出了他的獠牙。

「你想的美。」柳源這門武技,是他機緣巧合之下得來的,怎麼能輕易送人。但是一百塊靈石是真的拿不出來啊,柳源家中只是一介商人,哪有那麼多的靈石。再說,誰身上會帶一百塊靈石啊,一般人身上的十幾塊靈石已經是自己的全部家當了啊!

「喂喂喂,你不說話我真的走了。」王辰開始了欲擒故縱。

柳源現在真的很想一走了之,然後搶一塊令牌先進下一場測試再說。但是他怕得罪梁少,梁少再三囑託一定不要自相殘殺,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搶奪他人的令牌。自己一定會被梁少用來示威,殺雞儆猴。經過一番痛苦的鬥爭,他只能交出自己的火雲掌。

他也想過,等著去幹掉外門的弟子看看能不能再搶回一塊令牌,但是這樣以來風險太大了,所以柳源只能選擇屈服了。

「沒關係,反正自己已經學會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柳源在心裡安慰著自己。

「石頭,你看一下,是不是真的!」王辰激動著問。

「可以,是真的,這大概是一門中品黃階武技大概能賣兩百靈石吧。這個柳源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武技,一看就不懂價格。」石頭忽然發現,王辰這小子還挺有頭腦!看來以後靈石是不用愁了,光靠他坑蒙拐騙就能弄來不少靈石了。

「好了,謝謝你的武技,諾,這是你的令牌,我走啦。注意安全哦。再見!」

「再也不要見到你了!」 在縹緲峰的測試森林之中,新人隊伍中瀰漫著一股悲憤的氣息。沒錯,王辰如法炮製,洗劫了另外另外八隻隊伍。直到目前為止,只有梁少所在的隊伍幸免於難。 諸天作弊界面 倒不是王辰怕了他們,因為他們行進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王辰在洗劫的過程中耽誤了不少的時間,但是總的來說收穫還是不錯的。這一百八十多人之中,除去三十人被奪取了令牌之外,其他的人全都被王辰勒索。

值得一提的是,王辰竟然還採取了競價的方式!那些被奪取令牌的人,當然願意花費更多的靈石來獲得一塊令牌。所以總體來說,等於所有人都被王辰勒索了一遍。另外,九名凝靈期的人之中,只有三人有武技,還有兩人徹底反抗,直接被王辰拿走了令牌。

所以至此為止,王辰已經有兩塊令牌,還差最後一塊令牌。

就在王辰在洗劫第九隻隊伍的時候,終於接到消息的梁少開始往這邊聚集,然而王辰卻一無所知。

「大家都是師門兄弟,為什麼這麼搶劫我們,你不怕宗門長老找你算賬么!」這名凝靈期的人在竭盡全力的拖延著時間,這個人是梁少的跟班,在離開的時候梁少特意給了他一個傳音符。就在他遭到王辰的洗劫的時候,通知了梁少,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喂喂喂,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王辰一本正經的說道,「首先,我沒有搶奪你們任何財物,我搶奪的只是你們的令牌。令牌是這次測試的物品,是允許搶奪的。其次,我沒有強迫你們必須贖回你們的令牌,你可以選擇不要。我無所謂的,剛好我現在還差一塊令牌,你別要了吧,我可以去交差了,你們另外一直隊伍跑的實在是太快了追不上了。」

「就憑你也敢去追梁少,哈哈哈哈!」這位凝靈期的隊長,忽然仰天大笑。

原來就在剛才,他接到梁少的消息,他們已經到了!

「兄弟們,上,樑上已經到了,跟我一起把這個人留下,交給梁少處置!」此人振臂高呼。

王辰覺得不耐煩,一拳轟出,直接讓這人閉了嘴。

王辰特訓的身體訓練可不是白練的,這一拳轟出,帶著猛烈的拳風。拳未到,拳風已將身體颳得生疼。

「呃……」一聲悶哼,此人一下子老實了。

王辰看向四周,沒有發現有人前來。這個梁少,應該很有貨吧,能得到這麼多人的認可,自身實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這個人一定有很強的財力。一想到這,王辰就激動不已。

……

「你就是那個偷襲我們的人?」忽然間後方傳來一聲質問。

「把他們的東西交給我,我既往不咎。」

王辰聽到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梁少到了。王辰這次近距離的觀察了一下這個所謂的梁少,一襲黑衣,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傲氣,眼神中透著一絲絲不屑,似乎在說,就憑你也敢來搶我小弟的東西?

王辰猜的沒錯,他就是這麼想的:「你算什麼東西?有本事自己來拿啊?」

王辰滿不在乎,拍了兩巴掌被他打得不敢說話的人:「這就是你找的靠山啊,看起來不錯嘛,人模狗樣的,不錯不錯。還不趕緊給我介紹介紹?」

梁少怒火三丈,沖著王辰喊道:「少廢話,把他給我放了,有本事沖我來!」

不得不說,梁少拉攏人心的手段運用的著實不錯。剛喊出這話,身後的兩人爭先恐後的要代替梁少去教訓一下王辰。

「梁少,讓我來,對付這種人,用不著您出手。我自己就解決了!」

話音未落,「讓我來,讓我來,看我打的他媽媽都不認識他!」

「呦呵,還笑呢,梁少,讓我來。」

……

看著眼前的一幕,王辰很不爽,自己有這麼的弱么。竟然有兩個弱雞爭先恐後的想要上來送死。

「回來,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另外九個隊伍都被他一人打敗。」梁少冷靜了下來。

「可是……」

「沒事,讓我來。」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梁少攔住他的兩個狗腿子繼續說道,「我叫梁天明,記好了!以免到了閻王爺那說不出自己的死因!」

話音未落,梁天明便來到了王辰的身邊。

王辰冷眼看完了梁天明的作秀,看著眼前的梁天明,淡淡的說道:「先不說你能不能殺死我,就算你能殺死我,有想過宗門會怎麼處置你么?」

「哼,少說廢話,我梁天明一殺兩個人算得了什麼。像你這樣的人我就算殺一百個,宗門又能奈我何?老子註定是成為核心弟子的人,就憑你這個外門弟子也想威脅到我?笑話!」

「本來我沒想跟你認真,但是現在我改注意了。門派進行選拔賽,技不如人怪我嘍?你忽然冒出來就想裝一把英雄?你以為你是誰啊?」王辰無所謂的說道。

周圍的人全都驚呆了,第一次見到敢這麼和梁天明說話的人。這個梁天明,是秦國當今皇后的弟弟。此次前來,是皇后親自下的命令,但是皇后並不想落人把柄,所以讓梁天明來試煉賽走個過場。

梁天明這個人很有心計,他想在縹緲宮中成立一股自己的勢力,所以從選拔賽開始就拉攏人心。

「哼,少逞口舌之利,看招!」梁天明終於忍不住要動手了。

只見梁天明從正面衝來,沖著王辰腦袋便是一拳。

「啊,梁少就是兇猛!這一拳打上,還不打的他滿臉開花!」身旁的人興奮的喊道。

王辰看著打向自己的拳頭,覺得有些壓力,看來這個梁天明還真是有兩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