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找誰?也許我能幫忙呢?」la

a雙手支著下巴,眨巴著那雙令人羨慕的卡姿蘭大眼睛,看着鷹眼。

「僱主找她爸!僱主她爸之前和人談戀愛了,導致女方懷孕,可後來卻消失了,僱主經過各方查探,覺得她爸可能是這裏的人,所以我才冒險過來的。」

畢竟是要找人,也許la

a能夠提供幫助呢?

鷹眼沒有隱瞞,把來這裏的目的,實話實說的告訴了她。 「沒什麼事,我和阿易先走了。」張凡說着,站了起來。

鄭少有點發矇:這就完了?

治病嘛,他以為張凡一定有好多程序要做,怎麼只開了個方子就完事了?

是不是敷衍應付呀?

為什麼?

難道是診費沒到位?

肯定是!

鄭少沖管家使了個眼色。

管家忙從提包里掏出支票薄遞上來:「少爺,您忘了給張醫生付診費呢!」

「你瞧瞧我這腦子,都被我爸的病給整亂了,診費還沒給張神醫呢!」鄭少假裝拍著頭,接過支票薄,提起筆,在上面龍飛鳳舞地划拉一陣,然後雙手遞給張凡:「張神醫,這是今天的第一筆診費,請張神醫笑納!」

「去!還笑納!你小子什麼時候學得文縐縐的?」張凡笑着,伸出兩根指頭,夾過支票,看也沒看,裝進衣袋裏。

「張神醫,你看,今天還有什麼要做的?你一起安排下來?」鄭少小心冀冀地道。現在,他對張凡是從頭到腳服了!

張凡預測的他爸發病的日子,一天不差!

張凡既然能預測得這麼準確,肯定有絕技能醫治!

現在,鄭少最大的擔心不是爸爸的病,而是擔心巴結不好張凡!

「鄭總的病,不是一天半天得的!治療嘛,怎麼可能一天就好!鄭少,你耐下心來,我自然有我的辦法,我怎麼安排你就怎麼做,明白嗎?」

「那是自然,聽張神醫的安排。」

「好了,我還有別的事兒,先走一步。」

張凡說完,便告辭離開。

阿易跟在張凡旁邊,走到樓下之後,嬉笑着捅了捅張凡,小聲問道:「那張支票有多少錢?能不能給兄弟透露一下?讓兄弟驚喜驚喜。」

「我想不會低於1萬元吧。」張凡淡淡的說着,從懷裏取出支票,輕輕看了一眼,遞給阿易,「你自己看吧,我眼花,懶得去數多少個零。」

阿易雙手接過支票,馬上驚叫起來,「去,張凡,搶銀行的那伙人,看了你這張支票之後,立馬舉槍自殺!五千萬!去,你開個方子五千萬?」

「不要大驚小怪,」張凡一把把支票奪回來,重新揣進懷裏,「別讓風把支票吹走了!」

阿易陪着笑臉道:「當醫生這麼賺錢!我看,張凡,以後我把我的那點業務停了,給你當跟班算了。左右那套封建迷信的東西,相信的人越來越少了,我的業務一天比一天走下坡路。」

「阿易,你這個想法很好,我們可以合作合作,公平合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麼好意思叫你給我當跟班兒呢?以後我救死扶傷,治病救人,少不了你這個易經專家,有需要你當幫手的,我自然會喊你一聲,診費也少不了你的。」

阿易忙點頭笑道:「那好那好,能跟神醫合作,我身價提高了。」

正說到這裏,張凡突然接到秘書的一條信息,「我到家了,你過來!」

張凡心中一愣,又一喜:這個秘書挺黏人的,早晨剛剛完事兒,怎麼又叫我過去?難道真是久旱逢甘霖?

「阿易,我有個約診,現在馬上要去患者家裏一下。」

阿易神秘地笑了笑:「拉倒吧,別騙人了,明白的是商主任那個秘書找你嘛!」

「扯!」

「你以為我沒有發現?在車上,他的小手一直放在你的腰帶上,哈哈哈哈……」

「閉上你的狗嘴,你要敢給我透露出半點風聲,咱們倆人合作的事兒就算泡湯。」張凡狠狠的說道。

阿易離開后,張凡按照秘書發來的微信定位,很快來到了郊區一幢豪華別墅前。

秘書一直站在樓前張望,看見張凡的車開來,急忙摁開了電動拉門,讓張凡的布加迪開進來。

上方看見她家的三個車位的車庫裏,停著三輛豪車,其中有一輛很彪悍的勞斯萊斯越野車,一打眼就應該能夠判斷出來是500萬以上級別的豪車,另外還有一輛寶馬和一輛雙座小型賓利。

看見張凡在打量那輛勞斯萊斯越野車,秘書有些傷感的說道,「我老公生前的時候最喜歡開越野車,這是他在國外出差時帶回來的,在海關上的稅比車價還高。他經常開着它帶我到大華國西部去旅行……」

秘書一點懷念地說着。

張凡點了點頭,「你老公能夠買得起這麼豪華的越野車,肯定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你是不是很想念他?」

秘書警覺起來,眨著美麗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我是很想念他,這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張凡心中閃過一絲不快,秘書的話,好像張凡比她的老公差了一大截子,「想念前夫,這是很正常的事情,這說明你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感情很好,這很好,難道不好嗎?」

秘書的臉上重新現出一絲微笑,俏麗可人,「你吃醋了嗎?輪得到你吃醋嗎?」

張凡嘿嘿的笑了起來,伸出小妙手,在她的臉蛋上擰了一下,「吃醋的不是我,而是他!呵呵,你今天早晨的表現,如果他地下有知的話,會氣得從墓碑後面跳出來罵你!」

秘書騰地一下紅了臉,眼睛裏熱辣辣的全是情意,身體上的每一個關節都鬆鬆垮垮的,像是要從身上掉下來,膝蓋打彎兒,幾乎站不穩身體,特別想一下子撲到眼前這個男人的懷裏,深深地感受到他身體里發出來的雄性氣息……

今天早晨她的表現確實有點過分了,跟自己的老公在一起的時候,做那種事情從來都是例行公事,甚至有一點反感。但是眼前的這個張凡,身上好像有一種無法言說的魔力,他在不知不覺當中就被這魔力所征服,以前的那些羞澀觀念,那些束縛,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精神和身體完全放開,自己感覺好像一匹脫韁野馬,在廣闊無垠的草原上盡情平治,而背上的騎手駕馭的技術是如此高超、如此精妙,使她感到自己負重若輕,彷彿天馬行空,身心已經飛到了彩雲之外……

她狠狠地瞟了他一眼,伸手把他的手打開,輕聲嗔道:「別動手動腳的,對女人尊重點!」

張凡捏了捏手指,感受到手指上滑滑的脂粉,然後放在鼻孔前嗅了一下,「你最好不要言不由衷,心裏喊著別人快來虐待你,嘴上卻要強調尊重,你知道什麼叫尊重嗎?尊重就是敬而遠之,恐龍女最受男人尊重,碰都不想碰她們一下!」

。。 整整忙了五日,傷患才全都得以從廢墟中救了出來,隨後便轉移到了城中進行集中安置。

林含和林小芭還是每日都會去照顧傷者,而靖王和徐長風則是忙是搭設粥棚,親自為難民們熬粥贈糧,一時間,靖王的良善慷慨美德,便是在澤川城中傳了開來。

加上靖王本來就長得俊美,在施粥贈糧的時候,又總是一副和藹可親的笑臉,故而他的人氣一時高漲,城中小兒都自發地給他傳唱了一首讚美的童謠來。

「哼,這個靖王,居然能預先知曉地震的到來,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一定有蹊蹺!」

穿著便衣的澤川知府與幾個哄抬物價的奸商圍坐在一距離難民安置區不遠處的茶樓里,觀察著靖王的一舉一動。

「原本以為他突然籌糧意在起事,沒想到卻是為賑災。

如此先知,確實蹊蹺,但天災本就難料,縱然蹊蹺,也難尋證據證明這天災和他到底有怎樣的聯繫。」

知府自然也覺得這事來得太巧了,巧的就好像是靖王故意讓人製造了一場天災一般,但他也心知肚明,就算這巧合再怎麼的可疑,也不能光憑一句巧合得太奇怪就把靖王抓起來審問一番。

況且這天災和人禍還是能被區分出來的,這樣一場地震,可不是靖王向做就能做出來的,所以他們再覺得可疑,也只能認為或許真的是靖王提前得到了什麼預兆,才會這般未雨綢繆。

「大人,難道此事就這樣讓他撿了這大便宜去嗎?

他阻了我等的財路倒是不打緊,只怕今後他在這澤川城裡的威風會更加壓過大人您啊!」

某個奸商又是危言聳聽起來。

「哼!不過就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你們就看好吧,本官定不會讓他這般輕易得了甜頭!」

知府大人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說罷,便是起身而去了。

……夜間,子時,粥棚旁的儲糧倉。

為了方便粥棚每日取糧煮粥,靖王便是租了一間離粥棚比較近的民宅作為儲糧倉,將糧食和配好的藥包都存放在了這儲糧倉中。

這個時間,街上已是空無一人,連打更的都已休息去了,而一個不速之客卻是身穿著夜行衣,偷偷撬開了儲糧倉的門鎖,潛了進去。

他走到了一堆糧食袋的面前,從懷裡取出了一包裝有毒粉的紙包,正匆匆地打開紙包的時候,突然房門被人一踹,嚇得他回過身去!

「大膽小賊!

老娘的糧食你也敢下毒——」

踹門的正是林小芭,她雙手叉腰地站在門口,靖王、徐長風和林含就在她身後,門外還有好幾個手持燈籠的帶刀府兵,已經將這儲糧倉的出入口圍了個水泄不通。

那黑衣人見到這陣仗,忙是丟下了手裡的紙包,只想趕緊先逃跑。

徐長風自然不會讓他就這麼跑掉,那黑衣人一動,他便是側身從林小芭身邊而過,抬手一揮未拔劍的劍鞘,就擊打在了那黑衣人背部,那黑衣人隨即吃痛地喊出一聲,摔趴在了地上。

徐長風隨即再一抬腳,踩在了那黑衣人的背上,一旦黑衣人想爬起來,他便再一用力,就把那黑衣人又踩趴下去。

「把他給本王綁到外面的粥棚去,明日讓大家一起來看看,究竟是什麼人如此泯滅良知,連賑災的糧食都不放過!」

「是!」

靖王發話罷,兩個府兵便是拿著繩子走了進來,把那黑衣人綁了拖出去。

林含則跑去撿起那還沒來得及打開的紙包,小心地打開來查看了一番,而後震驚道:

「是砒霜!

小芭姑娘,你是怎麼知道今晚有人會來投毒的?!」

林小芭又一次未卜先知,實在不得不讓林含感到驚訝。

。 月卿等了半晌,沒聽到怪狐狸的奸笑,倒是聽了一個不大好的消息。

「月卿,你該下山看看了。原主她娘好像因為受太大的刺激,憂中生了病。今天嚴重到直接躺在床上起不來。」

「而原主她弟實在是小,小到夠不到灶台,已經餓了一天了。」

月卿眉頭一皺,當即拍板決定現在就下山。

只是……她抬頭看了一眼正要出門打獵的沈玉。

正好他要出門,那她偷偷潛回去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可是,作為妻子,在丈夫晚出打獵的時候是不是得象徵性的勸一勸?

不勸是不是顯得太不近人情了?

月卿想到這兒,便說:「相公,這麼晚了,山中的大蟲怕是也出來覓食了吧?此時打獵不太安全,所以……」

沈玉沒等她說完,緊接著道:「所以……這時候出去打才能獵到大蟲皮。」

月卿雖然不知道他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不過他能這麼想她很欣慰。

卻不料,沈玉話鋒一轉,接著道:「若是娘子實在擔憂,為夫今日便不去了。」

說完,竟然真的放下弓箭,自顧自地呈大字躺倒在床上,一寸都沒給月卿留。

月卿氣得牙痒痒,后槽牙咯吱咯吱地磨著。

「咱家鬧耗子?」沈玉皺眉怪道。

月卿沒理他。

她算是看出來了,沈玉就是故意的!

這就是故意整自己呢!

這是在測試她的底線呢!

不行,要忍!在他沒愛上自己之前都要忍!

等他愛上自己的那天……哼哼,看她要是不把他的真心踩在腳底下碾碎,她就不姓月!

反正到時候不管怎麼磋磨他的真心,她都有辦法滋養他的靈魂。

「夫君,你就睡床上吧,床上軟。」月卿又換上了阿圓標誌性憨笑,企圖把自己打造成一個沒有感情的任務機器。

說完,她從木櫃里掏出一床被褥,十分熟練地鋪在地上。

那動作行雲流水,好像鋪了不下百次似的。

沈玉看著心裡不是滋味,可身體依舊在床上一動不動。

月卿全程沒看某人的表情,鋪完床鋪就立馬躺下合眼。

過了半晌,一陣細微的鼾聲就從床底下傳了過來。

沈玉聽著她細微的鼾聲,探出頭看躺在地上的月卿。

她似乎睡得很沉,嘴微微張著,在月光下,那唇潤澤得很。

沈玉頓覺嗓子乾澀,咽了下口水,又迫使自己重新躺回床上。

說來也怪,剛才他腦子還暈沉沉的有些睏倦,現在靈台卻清明一片,竟是一絲困意都沒有了。

想起月卿的睡顏,沈玉的耳尖爬上了一絲嫣紅。

曾經聽著廝殺聲都能睡著的沈玉,今日卻破天荒的失眠了……

————芥子空間————

某兩位正在嗑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