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boy | 這個傘兵有點兒冷

Paraboy | 這個傘兵有點兒冷
 

 

Paraboy 

集結號角吹響, 金色雨翩翩落下,PEC2020 和平精英國際冠軍杯宣告成績的那一晚,現役和平精英職業戰隊NV-XQF選手Paraboy 有點兒忙。憑借和隊友的默契配合,他拿下總冠軍桂冠,與其他三位選手拿下瞭年度最佳陣容,又以個人的絕佳悍勇技術俘獲單人獎項——年度最具價值選手、最具歡迎選手,作為唯一一個四進四出頒獎舞臺發表四次獲獎感言的選手,他迎來瞭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

 

 

Paraboy

Paraboy,朱伯丞,江湖人稱傘兵,突破生涯淘汰800,被粉絲稱之為“住在淘汰榜上的男人”,在賽場上,這個保持著兇猛打法的少年,在亢奮、震撼、刺激之餘,鮮少有過冷靜,替代冷靜的是“燃”——聽到奪冠的那一刻很燃,觸摸冠軍獎杯的那一瞬更燃。賽場上荷爾蒙的燃燒也對應上瞭他早在S2 賽季放出的狠話,“我的各種職業賽事的冠軍版圖已經填滿瞭,接下來就是增加數量。”

讓世界看到野心,眼前這個19 歲的男孩毫不忌諱,“打職業就是想要填滿冠軍版圖。”那麼,這張等待填滿中的版圖正在無限擴大,“PEGI、PEC 和平精英國際冠軍杯、PEL 和平精英職業聯賽、TGA 騰訊電競運動會、PMCO……冠軍統統要有。”當野心拉響超A 警報,隨之而來的榮譽便是硬核實力的最佳證明。回看一年前拿下PEC和平精英國際冠軍杯的自己,對比今年,Paraboy 敏銳覺察到自己的變化,“比先前沉穩一點兒,心態也好一點兒。以前會特別急,心太急,語速也急,現在會越來越穩,慢慢地把重點表達出來。”

他是一個緊繃著弦的人。一年四季隻有三周休假時間,其他時間,嚴格遵守著俱樂部的訓練時間表,沒有放松。“所有人都在進步,你不能比別人松懈,要一直比他們更努力才能繼續。”他心中渴望抵達的目標是Uzi 簡自豪,曾屢次代表國傢出戰並獲得冠軍的電競選手,“Uzi 能堅持好幾年,我才堅持兩年。”屢屢獲得冠軍之後,他會跟自己說,“穩住,別飄”,就連媽媽為數不多的誇獎,他都藏著清醒,“聽一下就行,聽多瞭,容易自己飄。”那你覺得自己飄過嗎?他笑笑,“還好,一般都會被對手隊員拽下來。”

 

 

Paraboy

他也是一個不太允許自己輸的人,卻在長時間的高強度對戰中學習在輸贏之間為自己留得一線餘地,去接納輸的存在。“這個遊戲想奪冠,說實話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外界將NV-XQF 在2020PEL 和平精英職業聯賽S3 賽季的表現視為低谷期,從預期的奪冠到事實上的第六,輸瞭之後的Paraboy 調整過自己的狀態,“輸瞭之後,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走出低谷。我會去尋找失誤和復盤。偶爾也會有情緒化,我給自己半小時去放空。在低谷期,我們的隊伍之間,大傢會互相安慰處理情緒,但關鍵的是把自己調節好,想想讓自己如何不拖隊伍的後腿。”

和Paraboy 的談話,一來一往,輕易地能感覺到他的清醒,以及男孩身上的直線思維。他不太在意情緒,比起情緒,當然酷更重要。

“輸瞭之後,隊裡會有人說我現在很失落嗎?”

“不會,我會把這種人都殺掉。因為這種人與我們格格不入。”他在對面認真作答,保持高冷關乎體面,是男孩眼裡的一件正經事。他不刻意偽裝,“在直播的時候也會逗逼,但在比賽的時候,奪冠的時候,就是高冷的時候。”

 

 

Paraboy

同樣,在閃耀著無限光環的頒獎之夜,Paraboy 站在舞臺上向媽媽致謝,“今天是我的媽媽支持我打電競以來,我送給她最好的禮物”,是他少有的感性時刻。

在沒有正式走上職業這條路之前,傢人曾反對他以電競作為職業,直到Paraboy 在一場線上主播賽拿到第一名,天分冒出瞭頭來,於是順理成章地開始為職業之路花心思。小時候喜歡玩魂鬥羅、坦克大戰的男孩開始在FPS 的遊戲世界裡闖蕩,隨後在手遊刺激戰場(和平精英的前身)中以全國四排榜第二的成績以全國前200 名的成績嶄露頭角。他第一次隱隱感覺到天分,“這遊戲為我們而做的。”停頓片刻,套用瞭最流行的凡爾賽文學開起瞭玩笑,“你問我這種天分表現在哪兒?表現在讓人嫉妒。我也很奇怪,莫名其妙就打得這麼好,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LEAVE YOUR COMMENTS